简体正體
ad image
天理昭昭,善惡必報。(網絡圖片)
天理昭昭,善惡必報。(網絡圖片)

迫害佛法不得善終 湖北一些案例應驗

【希望之聲2020年5月30日】(本台記者李靜蘭綜合報導)歷來迫害佛法的人都不得善終,明慧網上有大量因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的報道,下面是發生在湖北省江漢油田和湖北鍾祥市的一些案例。由此也應驗了天理昭昭、善惡必報的古訓。

積極迫害法輪功  "610"頭子徐文鬥染疫死亡

徐文鬥,湖北省江漢油田"610"辦公室主任,1999年7月以來,積極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21年來,一直在610崗位上迫害江漢油田的法輪功修煉者,而且還帶出一些迫害的急先鋒。

迫害法輪功期間,他嚐到了中共給的“甜頭”,獲得中共給的各種“獎勵”、“獎金”及待遇,他是科級身份,卻享受處級待遇。人在湖北省三線城市潛江市工作,卻在一線城市武漢買房,老婆孩子住在武漢。

徐文鬥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不講法律,沒有人性。對待法輪功學員被誣告的案件,每案必非法判刑,證據不足就僞造證據。

江漢油田是一個國企,徐文鬥把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任務下達到各單位,給各單位下指標,不放棄修煉者,停工停薪,並且實行株連九族的做法,誰家父母修煉法輪功的,就停其兒女的工作。仍然堅持修煉的,就非法勞教、判刑。

徐文鬥不惜一切代價大量的送法輪功修煉者到武漢洗腦迫害,致使江漢油田上千名修煉者遭到嚴重迫害。對年輕的修煉者更是加重迫害,幾乎全部非法判刑。

徐文斗的女兒子宮長了瘤子,找修煉法輪功的醫生給看過病,法輪功學員曾向徐文鬥講真相,他絲毫不爲所動,本地法輪功學員也給他家人打電話,他就換號,海外的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根本不理,照樣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直到退休了,還不離職,繼續做迫害法輪功的顧問,指導接班人。

2020年新年期間,徐文鬥從湖北省江漢油田回武漢市的新家,過年期間,染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他雖然住上了醫院,並做了手術,胸腔被割開了多處,也沒能救活他,死時60多歲。

陳秀生、彭玉蘭焚燬法輪功書籍遭惡報

1999年7月20日之後,《鍾祥新聞》在詆譭法輪功的特別報道節目中:在毀壞法輪功書刊及其它物件的現場,碾壓工程車在上面來回碾壓,大火熊熊燃燒,陳秀生、彭玉蘭二人,親自動手挑動大火,留下了焚書的特寫鏡頭。

陳秀生是原鐘祥市市委副書記,他2019年6月患肺癌而亡。彭玉蘭曾任鍾祥市紀委書記、市委副書記、市人大主任。彭玉蘭患癌症、二次手術、四處求醫,前後幾年飽受折磨,於2018年初死亡。

迫害法輪功  丁宏普不到50歲就惡疾離世

丁宏普是鍾祥市教育系統的“610 ”惡人,他夥同鍾祥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劉從政等人與鍾祥市電視臺合謀,以關心、體諒、保密等等欺騙的手段引誘法輪功學員,與他們見面。

事後不長時間,劉從政、丁宏普等惡人把暗中錄像的幾名法輪功學員上了鍾祥電視臺。使他們身心和名譽遭受沉重的傷害,也深深地毒害了鍾祥市廣大不明真相的羣衆。

丁宏普還在鍾祥市整個教育系統,以扣發法輪功學員的工資等卑鄙手段,逼迫他們放棄修煉。有的被失業,有的被迫出走。不久,丁宏普遭惡報,不到50歲就惡疾離世。

詆譭法輪功  朱光祥毒害青少年也害了自己

朱光祥,1962 年生,曾長期擔任鍾祥市陳集小學副校長職務,分管教學及政教。法輪功學員曾多次給他講真相,他卻一意孤行,爲撈取向上爬的資本,不惜以毀壞青少年的人生爲代價,在學校內持久地辦大型牆報,惡毒攻擊法輪功,在集體場合,更是大肆污衊詆譭法輪功

有學生說:他弄不弄就發不信邪教的表要我們填。我們什麼都不知道,還不是他說了算!朱光祥之後患上白血病,受盡兩年折磨而病故。

天網恢恢  參與迫害法輪功惡報

龔道友,原鐘祥市公安局副局長,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初期,很是出頭賣命,叫囂:“你們誰不‘轉化’,我就關死誰。”不多久,他自己開車被撞死了。

陳祥林,原鐘祥郢中派出所副所長,迫害法輪功初期,表現積極,對法輪功學員非罵即打,他得了腦癌死亡。

唐文彬,原鐘祥棉紡廠警察,經常在法輪功學員家外監視、蹲坑,不聽法輪功學員的善意勸說,一個感冒要了他的命。

張老漢,原在鍾祥市東街電影院處理髮,他接受電視欺騙宣傳、仇視大法,發現大法弟子發的真相資料就舉報,沒想到,第二天就無法開門,中風偏癱。

古人說,“爲善者,天報之以福;爲非者,天報之以殃。” 迫害法輪佛法遭惡報的例子不勝枚舉,上面的一些案例也應驗了,讓人不得不信。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