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学生复课  孩子排一公里的队测体温消毒
学生复课 孩子排一公里的队测体温消毒(视频截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河南学生爆料学校数百人发烧 校方竟不检测 隔离后仍可上课

【希望之声2020年5月30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中共当局近期宣称疫情趋缓,许多学校都陆续通知学生复课,不过却屡次被曝无症状感染、集体发烧事件。一些学校担心病毒在校园扩散更是要求学生戴口罩,导致多地出现学生上体育课戴口罩跑步猝死事件。近日,河南某县的高中学生爆料,自己学校复课一个多月内,先后有几百人出现发烧等疑似症状,但校方根本不予检测,只要回家隔离,退烧后竟还能立即回校上课和考试。

据大纪元报导5月30日报导,一位化名王非的河南学生向该媒体爆料上述事件,但为安全起见,他没有说出真名和自己学校所在地。

王非说,他的学校高三年级在4月初复课,高一和高二年级4月底复课。复课后已经有数百学生先后发烧,特别是4月底到5月初出现的更多,最多的一天有一百多人发热。

王非解释说,因为自己也曾发烧,在学校接受检查,因此在校医务室看到了各个年级大致统计的人数。

他说,校方对学生不做核酸检测,只让发烧学生回家隔离14天,不发烧了就可以返校。实际上,很多人还在发低烧也返校了,学校管得很松。学校测体温也是走形式,只是发个表,让学生自己随便填写体温数据。

学校目前实施全封闭管理,校长还想让全体学生住校,学校宿舍每个寝室至少12人。校方不负责任,家长也不重视。因为担心孩子学习落后,所以家长宁可相信官方数据,认为年轻人感染死亡率不高。

王非透露,自己所在寝室曾有4个人同时发烧,班里大概有四分之一的人先后发烧。同学的症状除了发烧外,还有胃和呼吸道不舒服、肚子疼等,都应该算是疑似病例。他自己曾去县医院照了CT,但没有确诊,接着又连续低烧,后来又变成发高烧。

王非表示,县里虽然设了几个所谓的收治染疫病人的定点医院,但都不具备核酸检测的能力,只是走个形式,从县医院派出几个值班医生敷衍一下。核酸检测要市级医院才能做,但检测准确率很低。一旦疫情爆发,县里医疗系统马上崩溃。

他说,当地至今只通报了确诊三四十例,这个数字肯定是假的,当地有的医院即使有病患也一例不报。很多病人在封城时想去检测,但出不去,后来解封的时候,因为发烧的人太多,医院也没有那个检测能力。

王非还提到,尽管学校对疫情不重视,却在高调吹捧“党中央的抗疫精神”,期中考试的政治试题中,还让回答“莲花清瘟的疗效”,据说还是全市统一的考卷。

随著中国各地开始复学复课,多个地区在复学学生中查出中共病毒感染者或出现集体发热的情况。

据大陆媒体报导,湖北鄂州鄂城区本月初通报,一名高三复学学生核酸检测呈阳性。通报称,该学生是于4日接到复学核酸检测呈阳性的报告,在确诊的前14天,他无外出旅行史,无确诊或疑似新冠肺炎接触史,外出时坚持佩戴口罩,未乘坐任何公共交通工具,同时也无任何与感染中共病毒的相关症状。

湖北黄冈黄州区5月2日也在高三年级复学师生中,查出一名学生(鄂州人)核酸检测呈阳性。该学生是于4月30日上午,乘坐其父亲驾驶的出租车到黄州参加学校组织的身体健康检测,由此被查出。

同样在复学前核酸检测中被查出的,还有重庆西南大学一名返校学生,他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

4月25日,1名15岁湖北籍学生,从湖北持“绿码”返回广州,参加返校前大排查,核酸检测阳性,为无症状感染者......贵州锦屏县、河南平顶山、安徽马鞍山、江苏南京浦口区等多地学校,都曾传出学生集体发烧甚至停课的事件。4月中旬还传出视频,平顶山二中四个学生深夜被救护车带走,有身穿防护服的人员现身。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案例中,很多都是无症状或者症状不明显,冲击着学校的疫情防线。连串事件引发家长忧心,有网友说,“虽然这是个别,但是在全国家长心目中无疑是一个炸弹。”还有网友疾呼,“安全第一,还是不要开学了吧。”、“就怕这种,学生暂时还是不要流动,这学期已经到这个时间了,下学期再开学吧”、“千万别再为了面子,让学生做牺牲品了”。

除担忧染疫外,中国复课后发生的几起学生戴口罩跑步猝死事件也格外引发关注。

4月30日,湖南长沙市湘郡未来实验学校一名14岁的初三学生在体育课上进行1,000米体考测试时,因呼吸不畅顺倒地猝死。这位学生在跑步时配戴N95口罩。

4月24日,河南周口市郸城县某中学初三一名15岁李姓学生,上体育课戴着普通口罩跑步时晕倒,送医不治。

4月14日,浙江省温州市第二实验中学一名未满16周岁男同学,在进行1,500米集体跑步活动中晕倒,后抢救无效身亡。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