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近期,一些死者家属因起诉中共隐瞒疫情而遭到打压。旅居美国的维权律师陈光诚表示,中共一贯权大于法,因此,他鼓励在大陆的中国民众也加入海外控诉中共的大潮中,共同讨伐中共,为正义发声。(AP图片)
近期,一些死者家属因起诉中共隐瞒疫情而遭到打压。旅居美国的维权律师陈光诚表示,中共一贯权大于法,因此,他鼓励在大陆的中国民众也加入海外控诉中共的大潮中,共同讨伐中共,为正义发声。(AP图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武汉人起诉当局隐瞒疫情遭打压 陈光诚:加入全球诉讼 讨伐中共

【希望之声2020年5月31日】(本台记者杨慧贞、萧晴采访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作为「病毒发源地」武汉的死亡人数一直备受关注。曾有网友根据官方规定市民领取骨灰盒数目,估算出当地死亡人数至少数万。近期,一些死者家属因起诉中共隐瞒疫情而遭到打压。旅居美国的维权律师陈光诚表示,中共一贯权大于法,因此,他鼓励在大陆的中国民众也加入海外控诉中共的大潮中,共同讨伐中共,为正义发声。

旅美律师陈光诚31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国及全球大爆发,中共必须为此承担责任,因为有「铁证」证明,这是它故意隐瞒真实资讯导致的恶果。

【录音】我们看到一个基本事实就是说,从12月份开始,武汉的医生艾芬就已经被人传人,被感染了(中共病毒)这个铁证,或者说是病例,但是她做出汇报后,就被中共压下来。那从12月中旬有了这样的病例到30号她在医学院同学群里发出来以后,结果第二天马上中共就派人找到她的单位,相当于纪检部门、监察部门来找她,对她进行威胁。其他的转发了她的消息的、包括李文亮在内的8个医生,已被中共警察叫到派出所训诫。这一系列实际上是什么?从案卷的角度讲,这都是证据啊,是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疫情爆发,进而导致大批人死亡的一些证据链。那么由于中共掩盖疫情,甚至打击公开疫情的这些行使言论自由的公民,导致这样一场灾难,导致家庭成员的死亡,那么这些人对中共提出行政诉讼,是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

陈光诚表示,中共权大于法,中国民众虽无法在国内起诉中共,但相关案件会让世界看到,中国人在觉醒。

【录音】可是这个案件有个非常值得一提的地方就是说,我们看到掩盖中共病毒、掩盖疫情这个命令是来自中共的高层的,(中共)统一指挥,这是全国的行为,要不然的话,李文亮被训诫的那些东西也不可能在央视上滚动播出。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这个法律条文怎么施用?你说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去进行审理,那都是在共产党的控制之下来进行,所以这样就没有办法保证这个案件在审理(过程中)无论是程序上还是结果上的公正性。所以说,这个案件它真正的意义是代表着公民的觉醒,让全世界看到其实中国人民不是没有真正意识,不是没有追求公平、正义的思想,而是这种思想一直被中共压制着,被中共封锁著。

陈光诚也鼓励身在大陆的中国人,鼓起勇气加入海外诉讼中共的大潮中,向中共提出索赔,为正义发声。

【录音】案件本身现在要跳出中共的管辖范围,来进行公正的审理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比如说现在全世界各个地方都提出了通过法律对中共进行追责和赔偿的一些案子,甚至是群体案子、群体诉讼等等这样的一些形式,那如果国内的国人就是挺直脊梁,和这些人建立起联系,把自己的名字加在那里,去对中共进行讨伐、去追责,那这本身也是符合中国刑事诉讼法中,关于行政诉讼案件要异地审理的基本原则的,尽管这个「异地」有点儿大,所有中国共产党管辖范围内的法院都不能保证独立性,那在海外进行追责就符合正义原则。那另一方面,跳出这个思维模式,从国际的角度讲对中共提出讨伐,可以大有作为。

据《纽约时报》5月初报导,武汉市普通居民向维权人士发来短信,要求帮助他们起诉中共政府。一位居民说,他的母亲被多家医院拒之门外,最终死于中共病毒(冠状病毒)。另一人说她的公公在中共病毒隔离期间死亡。

但是,经过数周来来回回的计划后,与住在美国的健康权利活动人士杨占青联系的7名武汉居民,在4月末突然改变想法,或停止回应相关问题。杨占青表示,他们中至少有2人受到警察的威胁,并放弃了起诉中共政府的决定。

报导称,当这些悲痛的遇难者家属以及活动人士一起向执政的共产党施压,要求为武汉发生的事情承担责任时,中共当局开始了严厉打压。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杨慧贞 萧晴 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