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汉一隔离点(网络图片)
武汉一隔离点(网络图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外媒:中共“大国战疫”背后 百姓在绝望中死去

【希望之声2020年5月31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中共肺炎疫情爆发后,中共当局对外宣传“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放在第一位”,不过近日,总部在意大利都灵的《寒冬》杂志披露,在疫情爆发后,当局虽采取防疫措施,但却漠视基本人权,危及百姓生命。

据《寒冬》杂志报导称,在疫情中心的武汉,一名失去母亲的儿子在给当局的公开信中写道,“有一种被政府蒙蔽欺骗的感觉!政府每天开动各种宣传机器,宣扬政府如何全力抗击疫情,疫情得到了怎样的控制,有多少病人得到了医治完全康复以及出院了,现在看来真是不敢苟同。”

他在信中提到他75岁的母亲2月9日被确诊感染中共肺炎后,被转移至隔离点。“隔离期间根本就没有医生给其治疗,连最基本的打针、吃药控制病情发展的维护都没有,甚至病人要死了都没有人管。”

隔离一周后,他母亲被转至该市第三医院,医生除了每天为其测量体温,并无采取其他治疗措施。“2月26日,院方突然说母亲的中共肺炎已经治愈,可出院接受14天的医学观察。”

3月11日,他母亲解除医学观察,回到家中却持续发烧,并且出现严重的并发症,腹腔疼痛难忍。家人将其送往陆军总医院住院就诊,但院方称老人的病情没有达到住院标准,拒绝接收。他们辗转了多家医院均被拒绝。

家人没办法,只好将极度痛苦的母亲带回家,“母亲也十分绝望,”他说,“4月15日中午,母亲喝农药自杀了。”

他还表示,他母亲生前曾告诉他,与她一起被隔离的另外两位老人奄奄一息,大小便失禁,经常把床给弄脏了也没有人来清理。她告诉儿子说,隔离期间无人照顾他们,中共政府的隔离措施实际上就是让她自生自灭。她别无选择,只有等死了。

漠视生命,罔顾百姓死活,网民怒批中共“只隔离不治疗”。

据报导,2月17日,山西省吕梁市一名老人不慎跌倒被送往医院就医,经医生检查,老人是脑梗加脑出血,院方建议老人前往太原市省人民医院救治。

由于三个小时的车程颠簸,加上疼痛引起的压力,又因衣着太厚,老人微微发汗,到达医院后体温达37.6℃。医护人员二话不说,立即将老人带至“中共肺炎疑似病例”的隔离病房隔离。

2月20日,老人核酸测试表明她未被感染,但因强制隔离,她跌倒造成的伤势没得到及时治疗,导致半身瘫痪。

“隔离期间护士用布条将我的胳膊和床绑住,两天两夜没有给我一口水喝,护士输完液之后就躲得远远的。”老人含泪回忆道。老人回家后,家人发现老人胳膊处青一块紫一块,并且胡言乱语,经常做噩梦。

家属向医院讨要说法时,医院回复,只要高烧就得隔离,非常时期就得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人,这是国家下达的指示。

曾有23岁的武汉女大学生在隔离房发出最后求救:“医院一直说给我最好的方案,他们其实什么也没有做……我死不瞑目!”

此外,有中国武汉民众余仁双(化名),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时表示,自己80岁的父亲2月4日确诊感染中共肺炎后,医生竟没安排入住病房,也没给他们口罩等医疗防护工具,只给了几包感冒、退烧药后,就要他们回家自行隔离,说白了就是要他们回家等死。

余仁双说,其实早在去年12月他就在网络上得知中共肺炎的相关讯息,结果走漏消息的8个医生却被共产党抓起来。

他说,今年1月中旬,竟还有中共电视台报道宣传说,中国百姓相信共产党、不需要戴口罩,“这些都是共产党一惯的唬人手法”,武汉当地住民本来还相信共产党的宣传,觉得不需要戴口罩,也没打算防疫,直到武汉封城之后,才知道病毒的严重性。

上述例子在中国比比皆是,2020年1月1日,武汉警方“依法查处”了8名讲真话的医生之后,中共的媒体开始持续造谣说,“没发现人传人”,“没发现医护人员被传染”,“可防可控可治”。就在这一片谎言声中,人传人越来越厉害,医护人员被传染的越来越多,疫情从武汉传遍湖北全省,传到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甚至传播到世界各地。

死亡人数越来越多。殡仪馆的人手不够,拖尸体的车不够,火化炉不够,收尸袋不够,不得不从外省调集殡葬人员,增加车辆,紧急赶制收尸袋。

武汉到底死了多少人?湖北到底死了多少人?中国到底死了多少人?没有人能知道确切数字,因为中共一直在造假。可以肯定的是,实际死亡人数远高于中共的统计数字。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