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仵德厚在他夫人的坟前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仵德厚在他夫人的坟前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台儿庄战役”最后的指挥官 中共篡政后的悲惨人生 家破人亡

【希望之声2020年6月1日】(编辑:吴永健)“今年香港(凤凰)卫视的几位把我带过来,我今生没有再拜你的时候了,(老人向他夫人之墓频频鞠躬)这是最后一次,我到你坟上来看你。一生也是三十年的夫妻,能在一块儿几天,……(老人泣不成声)……孩子们是你养大的……,我没有照顾你一天,……你临走,我连面都没有见,……我对不起你,也很伤心……”

说话的人是“台儿庄战役”惟一在世的指挥官,当时是以营长身份担任敢死队队长、后来升任国军团长、少将师长师长仵德厚

这位回顾那些为国捐躯的弟兄们的往事,再想起自己结婚30多年,和夫人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不到两年的九十四岁老人,在他夫人的坟前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仵德厚夫人

仵德厚儿子:“妈,我跟我爸一起来看望你了。”

仵德厚夫人,她是经仵德厚的上司(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做媒,仵德厚孙连仲的好友、河北望族苏伯言之女苏志敬结为连理。(另传苏伯言之父曾为清朝翰林院学士)

 陆军二级上将:孙连仲(图片:维基)
陆军二级上将:孙连仲(图片:维基)

苏志敬是一位传统的中国妇女,三年大饥荒,原本带着三个孩子住在娘家的仵夫人,执意要跋涉数百公里来到仵德厚的家乡,就是因为,她怕一家人吃不上饭,有个三长两短会饿死在外地。在她的信念里这是对不起仵家的。她说死也要死在夫家。

于是,这个曾经的大家闺秀,就真的只身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开始跋涉,真的跋涉了数百公里,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村庄,在这里苦苦等待仵德厚的归来。仵夫人回到仵德厚的家乡,早起晚归,和村民们一起播种收割、带着三个孩子艰难度日。

仵德厚儿子回忆:“回来以后,就是住了五平方米一个地方,一直住了五年。那里一下雨就漏得不行,上面没瓦。做饭就在空地上。”

家里遭遇的一切事情让仵德厚老人念念不忘。

“哦……抗战能见几次,就是就业以后每年可以回来一次,就业十七年,那不能回来。顶多十年(十次)这就是跟她一辈子这么长时间,我对不起她。”

“我自己觉得伤心得不得了,自己的一生弄得啥嘛,父亲死了,连女人死了都不知道,那心情还能痛快?回来确实走到坟哪儿我就大哭,走到我父亲坟那边,自己心里伤心得……那简直……哎……简直不能提……人生最惨的生离死别嘛!”

仵德厚:“自己回想起自己一生,我说这一生没有没受过的罪,没有没受过的苦,结果呢,没有跟妻子一块儿过过年。这一生,我对得起国家,就是对不起我家庭,对不起妻子、孩子!”

由于仵老汉患有严重的前列腺炎,因为没有钱根治,他一直吃一种很便宜的药,吃完就会昏睡几个小时。因为路途远,加上身体不好,仵老汉已经好多年没到妻子坟上看看了。

这是当年(2004年)香港《凤凰卫视》采访结束后,他们特意要了一辆计程车,和老人一起去看望他的夫人

敢死队队长

1908年,仵德厚出生在三原县一个商人家庭,兄妹4人,他排行老大。父亲在一个名为“怡丰汇”的商号里做徒工,供一家6口人艰难度日。因军阀混战,刚刚考入三原师范学校的仵德厚被迫停学。

1926年,冯玉祥部队在陕招募学生兵,加上当时父亲破产,考入三原师范学校的仵德厚加入西北军。

1930年西北军解体之后随残部并入国民革命军第30军,曾参与对江西中央苏区的围剿。

仵德厚参加过的战斗以台儿庄会战最为出名、以武汉外围的战斗最为残酷。

其时,为补充台儿庄战力,30师88旅176团第3营营长仵德厚奉命率部增援台儿庄。

1938年3月26日,仵德厚率第3营官兵乘船渡过运河,来到31师师长池峰城的指挥所报到。池峰城向增援来的176团第三营营长仵德厚发出命令:由于敌人从西北角窜进城内,我城内官兵大部分伤亡,现已失去联系,我命令你营,火速增援,杀退敌军,协同固守 。

仵德厚受命后,当即挑出40名战斗经验丰富的精壮战士组成敢死队,每人除身背原有装备的4枚手榴弹外,还身背大刀,步枪上刺刀,胸前再佩挂一袋4枚手榴弹,搜索前行。随后各连,除轻机枪手外,每战斗小组再肩扛一箱手榴弹。   

傍晚时分,进攻开始,40名敢死队员首先冲进城门,日军即刻向我敢死队射击,敢死队在一片喊杀声中,将守门日军逐一击毙。仵德厚亲率7连第一个攻入敌人的火力封锁区,并占领街北的部分院落。副营长赵志道率8连冲进街南院内,推倒墙体与日军激战。一时间,整个台儿庄城内,枪声、手榴弹声、相互搏斗的喊杀声直冲云霄。

国军在台儿庄战役中进行挨家挨户的战斗。(图片:维基)
国军在台儿庄战役中进行挨家挨户的战斗。(图片:维基)

拂晓前,全营各连兵分三路攻入城内,战斗一直持续到天黑。经过一场血战,街道两边的敌人被仵德厚营一一消灭,从而迫使日军残敌逐一撤出所占街道院落,向城西北角退去……

台儿庄大捷后,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亲自来到台儿庄城外,为仵德厚授予金质“甲种一等嘉禾奖章”、华胄荣誉勋章、宝鼎二等勋章。

他因作战有功升任为团长。民国报刊也刊登了仵德厚营的战况,但当时曾经误将仵德厚写成了“许德厚”。

1938年4月7日,台儿庄战役结束,中国军队歼灭日军万余人,粉碎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速战速决的梦想。国军也付出了死亡两万余人的惨重代价。仵德厚率领的敢死队,只有三个人活了下来(仵德厚是其中之一),三营官兵也损失过半。

仵德厚:“几千人跟着我干,跟着我送了命,我怎么能不难过,提起战斗,当时自己能忍耐着就过去了,最后一想起来……,哎……自己每吃饭就想起来,那是同在一块儿的弟兄,受伤三四次,回来仍然战斗,我说,中国人民有这样好的儿女,中国亡不了。”

第二次国共内战 兵败被俘

1948年7月至1949年4月共军围攻太原时,任中华民国陆军第30军27师少将师长率所部驻守太原,配合27师师长戴炳南向阎锡山告密并瓦解了其老上司、抗日名将和国军功臣30军中将军长黄樵松投奔共军的计划。

黄樵松因此被捕押往南京后被国民政府处死,同时被杀的还有与其谈判及叛变计划的共军8纵参谋处长晋夫等两名干部。值得一提的是,晋夫是代替时任8纵政治部主任的胡耀邦前往谈判的。

仵德厚因此被国民政府提拔为27师师长共军攻克太原城,仵德厚城破被俘后,被太原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特别法庭判有期徒刑十五年;戴炳南则被判处死刑褫夺公权终身。

1959年,仵德厚服刑十年提前释放(服刑期间表现积极)。服刑后又被指定到山西省太原东台堡太原砖厂当工人,但并没有获得完全的自由。

放羊 种地

1975年,仵德厚回到家乡的时候六十五岁了。从这个时候起,他才开始了一个真正农民的生活。他开始学着怎么放羊,怎么种地。当然,因为年事已高,重头学起,当时经历了一段非常艰苦的日子。而过去的那些岁月,都已经离他远去,不再有人知道,也不再有人问起,好像突然之间,大半生的跌宕起伏大起大落,到这里戛然而止,他的生活恢复了一成不变,恢复了面朝黄土背朝天,变得出奇的平静。仵德厚说,其实对他来讲,能够这样平淡地走向人生的终点,也非常满意。

仵老汉现在和大儿子生活在一起,一家人主要靠种地养羊为生,生活清贫。仵老汉对此没有什么抱怨,他说只要能吃饱就好。

“有多少只羊?”

仵德厚:“农村都是一般养几只羊,这就是最多的时候。养羊都是为了卖一点奶,一天可以卖几毛钱,块把钱,就有一个小收入。地里的收入都保不住,就是能吃一点不拿钱买的粮食。”

虽然,仵德厚回到家乡,成了一个普通的农民,每天种地放羊,但是他始终像一个军人一样,坚持早操,几十年风雨无阻。岁月流逝,仵德厚的早操,由跑步变成了疾走,又由疾走变成了现在的慢走,从一九七六年走到了二〇〇四年。

仵德厚:“我出早操,就是每天活动活动,走一走,反正是习惯了。每天都是四点多,五点,最迟不能到五点起来,这已经坚持几十年,都是这样。”

仵德厚一生当中,经历了很多种角色:士兵、将军、囚犯、农民。几十年之后人们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些很特殊的痕迹,比如说,在村子里不过年不过节,他也永远穿着一身笔挺的中山装。而且如果你仔细一看的话,你会发现他那个普通的蓝色帽子,被他自己改造了一下,折来折去。里面还塞了一些很硬的东西,变得好像是一顶军帽的感觉。在这个不知名的小山村,这个种地的老汉,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军人。

2007年6月6日,仵德厚老人在陕西径阳县龙泉镇雒仵村的家中去世。享年九十七岁。

下面是视频:血战台儿庄大战之敢死队队长:仵德厚

 

责任编辑:楊述之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