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仵德厚在他夫人的墳前老淚縱橫,泣不成聲。(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仵德厚在他夫人的墳前老淚縱橫,泣不成聲。(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臺兒莊戰役”最後的指揮官 中共篡政後的悲慘人生 家破人亡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日】(編輯:吳永健)“今年香港(鳳凰)衛視的幾位把我帶過來,我今生沒有再拜你的時候了,(老人向他夫人之墓頻頻鞠躬)這是最後一次,我到你墳上來看你。一生也是三十年的夫妻,能在一塊兒幾天,……(老人泣不成聲)……孩子們是你養大的……,我沒有照顧你一天,……你臨走,我連面都沒有見,……我對不起你,也很傷心……”

說話的人是“臺兒莊戰役”惟一在世的指揮官,當時是以營長身份擔任敢死隊隊長、後來升任國軍團長、少將師長師長仵德厚

這位回顧那些爲國捐軀的弟兄們的往事,再想起自己結婚30多年,和夫人在一起生活的時間不到兩年的九十四歲老人,在他夫人的墳前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仵德厚夫人

仵德厚兒子:“媽,我跟我爸一起來看望你了。”

仵德厚夫人,她是經仵德厚的上司(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做媒,仵德厚孫連仲的好友、河北望族蘇伯言之女蘇志敬結爲連理。(另傳蘇伯言之父曾爲清朝翰林院學士)

 陸軍二級上將:孫連仲(圖片:維基)
陸軍二級上將:孫連仲(圖片:維基)

蘇志敬是一位傳統的中國婦女,三年大饑荒,原本帶着三個孩子住在孃家的仵夫人,執意要跋涉數百公里來到仵德厚的家鄉,就是因爲,她怕一家人吃不上飯,有個三長兩短會餓死在外地。在她的信念裏這是對不起仵家的。她說死也要死在夫家。

於是,這個曾經的大家閨秀,就真的隻身帶着三個未成年的孩子,開始跋涉,真的跋涉了數百公里,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村莊,在這裏苦苦等待仵德厚的歸來。仵夫人回到仵德厚的家鄉,早起晚歸,和村民們一起播種收割、帶着三個孩子艱難度日。

仵德厚兒子回憶:“回來以後,就是住了五平方米一個地方,一直住了五年。那裏一下雨就漏得不行,上面沒瓦。做飯就在空地上。”

家裏遭遇的一切事情讓仵德厚老人念念不忘。

“哦……抗戰能見幾次,就是就業以後每年可以回來一次,就業十七年,那不能回來。頂多十年(十次)這就是跟她一輩子這麼長時間,我對不起她。”

“我自己覺得傷心得不得了,自己的一生弄得啥嘛,父親死了,連女人死了都不知道,那心情還能痛快?回來確實走到墳哪兒我就大哭,走到我父親墳那邊,自己心裏傷心得……那簡直……哎……簡直不能提……人生最慘的生離死別嘛!”

仵德厚:“自己回想起自己一生,我說這一生沒有沒受過的罪,沒有沒受過的苦,結果呢,沒有跟妻子一塊兒過過年。這一生,我對得起國家,就是對不起我家庭,對不起妻子、孩子!”

由於仵老漢患有嚴重的前列腺炎,因爲沒有錢根治,他一直吃一種很便宜的藥,吃完就會昏睡幾個小時。因爲路途遠,加上身體不好,仵老漢已經好多年沒到妻子墳上看看了。

這是當年(2004年)香港《鳳凰衛視》採訪結束後,他們特意要了一輛計程車,和老人一起去看望他的夫人

敢死隊隊長

1908年,仵德厚出生在三原縣一個商人家庭,兄妹4人,他排行老大。父親在一個名爲“怡豐匯”的商號裏做徒工,供一家6口人艱難度日。因軍閥混戰,剛剛考入三原師範學校的仵德厚被迫停學。

1926年,馮玉祥部隊在陝招募學生兵,加上當時父親破產,考入三原師範學校的仵德厚加入西北軍。

1930年西北軍解體之後隨殘部併入國民革命軍第30軍,曾參與對江西中央蘇區的圍剿。

仵德厚參加過的戰鬥以臺兒莊會戰最爲出名、以武漢外圍的戰鬥最爲殘酷。

其時,爲補充臺兒莊戰力,30師88旅176團第3營營長仵德厚奉命率部增援臺兒莊。

1938年3月26日,仵德厚率第3營官兵乘船渡過運河,來到31師師長池峯城的指揮所報到。池峯城向增援來的176團第三營營長仵德厚發出命令:由於敵人從西北角竄進城內,我城內官兵大部分傷亡,現已失去聯繫,我命令你營,火速增援,殺退敵軍,協同固守 。

仵德厚受命後,當即挑出40名戰鬥經驗豐富的精壯戰士組成敢死隊,每人除身背原有裝備的4枚手榴彈外,還身背大刀,步槍上刺刀,胸前再佩掛一袋4枚手榴彈,搜索前行。隨後各連,除輕機槍手外,每戰鬥小組再肩扛一箱手榴彈。   

傍晚時分,進攻開始,40名敢死隊員首先衝進城門,日軍即刻向我敢死隊射擊,敢死隊在一片喊殺聲中,將守門日軍逐一擊斃。仵德厚親率7連第一個攻入敵人的火力封鎖區,並佔領街北的部分院落。副營長趙志道率8連衝進街南院內,推倒牆體與日軍激戰。一時間,整個臺兒莊城內,槍聲、手榴彈聲、相互搏斗的喊殺聲直衝雲霄。

國軍在臺兒莊戰役中進行挨家挨戶的戰鬥。(圖片:維基)
國軍在臺兒莊戰役中進行挨家挨戶的戰鬥。(圖片:維基)

拂曉前,全營各連兵分三路攻入城內,戰鬥一直持續到天黑。經過一場血戰,街道兩邊的敵人被仵德厚營一一消滅,從而迫使日軍殘敵逐一撤出所佔街道院落,向城西北角退去……

臺兒莊大捷後,第六戰區副司令長官、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親自來到臺兒莊城外,爲仵德厚授予金質“甲種一等嘉禾獎章”、華胄榮譽勳章、寶鼎二等勳章。

他因作戰有功升任爲團長。民國報刊也刊登了仵德厚營的戰況,但當時曾經誤將仵德厚寫成了“許德厚”。

1938年4月7日,臺兒莊戰役結束,中國軍隊殲滅日軍萬餘人,粉碎了日軍“三個月滅亡中國”速戰速決的夢想。國軍也付出了死亡兩萬餘人的慘重代價。仵德厚率領的敢死隊,只有三個人活了下來(仵德厚是其中之一),三營官兵也損失過半。

仵德厚:“幾千人跟着我幹,跟着我送了命,我怎麼能不難過,提起戰鬥,當時自己能忍耐着就過去了,最後一想起來……,哎……自己每吃飯就想起來,那是同在一塊兒的弟兄,受傷三四次,回來仍然戰鬥,我說,中國人民有這樣好的兒女,中國亡不了。”

第二次國共內戰 兵敗被俘

1948年7月至1949年4月共軍圍攻太原時,任中華民國陸軍第30軍27師少將師長率所部駐守太原,配合27師師長戴炳南向閻錫山告密並瓦解了其老上司、抗日名將和國軍功臣30軍中將軍長黃樵鬆投奔共軍的計劃。

黃樵鬆因此被捕押往南京後被國民政府處死,同時被殺的還有與其談判及叛變計劃的共軍8縱參謀處長晉夫等兩名幹部。值得一提的是,晉夫是代替時任8縱政治部主任的胡耀邦前往談判的。

仵德厚因此被國民政府提拔爲27師師長共軍攻克太原城,仵德厚城破被俘後,被太原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特別法庭判有期徒刑十五年;戴炳南則被判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1959年,仵德厚服刑十年提前釋放(服刑期間表現積極)。服刑後又被指定到山西省太原東臺堡太原磚廠當工人,但並沒有獲得完全的自由。

放羊 種地

1975年,仵德厚回到家鄉的時候六十五歲了。從這個時候起,他纔開始了一個真正農民的生活。他開始學着怎麼放羊,怎麼種地。當然,因爲年事已高,重頭學起,當時經歷了一段非常艱苦的日子。而過去的那些歲月,都已經離他遠去,不再有人知道,也不再有人問起,好像突然之間,大半生的跌宕起伏大起大落,到這裏戛然而止,他的生活恢復了一成不變,恢復了面朝黃土背朝天,變得出奇的平靜。仵德厚說,其實對他來講,能夠這樣平淡地走向人生的終點,也非常滿意。

仵老漢現在和大兒子生活在一起,一家人主要靠種地養羊爲生,生活清貧。仵老漢對此沒有什麼抱怨,他說只要能吃飽就好。

“有多少隻羊?”

仵德厚:“農村都是一般養幾隻羊,這就是最多的時候。養羊都是爲了賣一點奶,一天可以賣幾毛錢,塊把錢,就有一個小收入。地裏的收入都保不住,就是能吃一點不拿錢買的糧食。”

雖然,仵德厚回到家鄉,成了一個普通的農民,每天種地放羊,但是他始終像一個軍人一樣,堅持早操,幾十年風雨無阻。歲月流逝,仵德厚的早操,由跑步變成了疾走,又由疾走變成了現在的慢走,從一九七六年走到了二〇〇四年。

仵德厚:“我出早操,就是每天活動活動,走一走,反正是習慣了。每天都是四點多,五點,最遲不能到五點起來,這已經堅持幾十年,都是這樣。”

仵德厚一生當中,經歷了很多種角色:士兵、將軍、囚犯、農民。幾十年之後人們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些很特殊的痕跡,比如說,在村子裏不過年不過節,他也永遠穿着一身筆挺的中山裝。而且如果你仔細一看的話,你會發現他那個普通的藍色帽子,被他自己改造了一下,折來折去。裏面還塞了一些很硬的東西,變得好像是一頂軍帽的感覺。在這個不知名的小山村,這個種地的老漢,始終認爲,自己是一個軍人。

2007年6月6日,仵德厚老人在陝西徑陽縣龍泉鎮雒仵村的家中去世。享年九十七歲。

下面是視頻:血戰臺兒莊大戰之敢死隊隊長:仵德厚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