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描繪卡洪和安德魯·傑克遜同盟的第一期紙幣(1861年3月9日法案)(圖片: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Godot13)
描繪卡洪和安德魯·傑克遜同盟的第一期紙幣(1861年3月9日法案)(圖片: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Godot13)
美國史話

一場將相和的好戲爲何演砸?副總統竟通過仇人向總統傳遞善意

美國史話(五十五)

【希望之聲2020年7月7日】(作者:文長)上集說到安德魯·傑克遜最終當上總統。但是之後,第一屆內閣還沒等熱身完畢就解散了。這很大程度上都是卡洪惹的“禍”,他和很多人一直就看不慣安德魯這樣的布衣天子,還有他身邊那些人缺少貴族氣質的作風。其實,安德魯卡洪之間還有一個更大的分歧,而且這事關係到國家的切實利益。

 卡洪(John Caldwell Calhoun)(圖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大約1845年畫作,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卡洪(John Caldwell Calhoun)(圖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大約1845年畫作,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卡洪是南方人,從來就不喜歡聯邦政府裏那些北佬們,動不動就拿奴隸制等歷史遺留問題來對南方州指手畫腳。當時南方人心中有種很普遍的想法:各個州原本都是獨立的國家,大家爲了戰爭才聯合到一起,仗打完了就各自過自己的小日子,別張口閉口聯邦啊、中央啊,多嚇人啊?

可是北方人早就進入工業化時代了。在南方人想着怎麼收割棉花的時候,北方人正在想怎麼改進蒸汽機呢。國會爲了保護北方的工業,在1828年通過了一項立法,對進口物資一律徵收關稅。這讓南方人受不了了,他們那兒壓根兒就沒有工業,所以徵收關稅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只能讓南方人買東西更貴了,因爲進口貨漲價了嘛。於是,南方各州提出來,說設立關稅違反憲法。卡洪所在的南卡羅來納州更直接,咱們乾脆拒絕向聯邦政府繳納進口稅。卡洪在這場風波當中首當其衝,扮演着領導者的角色。他提出了一個“否定原則”(Nullification),就是說如果哪個州覺得聯邦政府的法令違憲的話,有權宣佈它無效。這相當於是說,聯邦政府根本不擁有至高的權力,各個州還和獨立戰爭之前一樣,各自擁有主權。

“否定原則”在很多人看來有點荒唐。如果聯邦政府的法令,在州政府那兒覺得不合自己口味就可以不執行,那要聯邦幹嘛呢?卡洪解釋說,聯邦政府本來就是獨立各州之間達成的協議,協議書就是《憲法》。在他頭腦中,聯邦(federation)其實和原來的邦聯(confederation)沒有區別,只是換個說法而已;聯邦並不擁有主權,只是一份君子協定罷了。這樣一來,聯邦政府出臺的法律,是否違反協定,完全是各個成員說了算。不用猜,卡洪這番話立即引發衆人的不滿。美國人爲了這個聯邦,付出了幾代人心血。從獨立戰爭到費城制憲會議,再到後來漢密爾頓和麥迪遜聯合撰寫的《聯邦主義者文集》,再到《權利法案》,再到1812戰爭,半個世紀的探索才鑄就的聯邦共和國,怎麼能被卡洪幾句話就給否定了呢?

卡洪還爲他的這個“否定原則”提出了具體執行方案。他說,聯邦法律是否違憲,不由最高法院說了算,而是交給各個州。如果哪個州認爲它違憲,或是不符合自身利益,這個州就可能暫緩執行。然後所有的州一塊商量,如果三分之二的州認爲這項法律合法,那提出質疑的州就只有兩種選擇:要麼接受這項法律,要麼退出。如果批准這項法律的州達不到三分之二,這項法律就無效作廢,任何州都不用執行。在參議院裏,同樣來自南卡的羅伯特·海恩爲卡洪吶喊助威,他說給聯邦政府過多的權力是世上最大的邪惡,侵犯了公民的自由。他的觀點概括成兩句話就是:自由第一、聯邦第二。

馬薩諸塞州參議員丹尼爾·韋伯斯特看不下去了。他反駁說,憲法並非州政府的產物,聯邦政府的權力也不來自於各個州,而是直接來自於人民,《憲法》的開篇是We the people,我們人民。簡而言之,人民跨過了州這一級,直接賦予了聯邦政府統治的權力。韋伯斯特宣佈,各州無權拒絕聯邦政府的法律,也無權宣佈退出聯邦。聯邦可不是大夥湊一起開聯歡晚會,說走就能走的。這個聯邦擁有主權,它是天賦人權觀念之下,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達成的一份契約。契約就是承諾,它是嚴肅的、神聖的,必須履行,不能毀約。韋伯斯特越說越激動,他指責海恩嘴裏說的什麼所謂“自由第一、聯邦第二”完全是一派胡言。他說,自由和聯邦是統一的,二者不可分割,現在如此,將來永遠也一樣!

別看他們倆吵得挺厲害,安德魯始終皺個大眉頭、一言不發。大家都很好奇,安德魯到底怎麼想的?卡洪決定先發制人,他帶頭舉辦了一次盛大的宴會,紀念美國前總統托馬斯·傑佛遜,安德魯同意出席。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這次晚宴的講話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他們一上來,先是對傑佛遜總統的民主理念大加稱讚,然後又提到弗吉尼亞州反對聯邦政府1798年通過的《外國人法》和《懲治叛亂法》那段歷史(詳見本節目第32集)。

等氣氛都渲染得差不多時,主辦者終於圖窮匕見,把話題引到南卡羅來納州反對進口關稅上來。講話聲情並茂,感人肺腑,連卡洪自己都被感動了。講完話之後,安德魯率先祝酒;他舉起酒杯,雙眼直視副總統卡洪卡洪心中充滿期待,他覺得今天的付出都沒白費,終於把安德魯給打動了。此時此刻,他就等著安德魯一句話拍板了!

誰知,安德魯等歡呼聲平靜下來後說,“我們的聯邦必須保持。”卡洪同學彷彿被拋到空中,又狠狠摔到地上。他萬萬沒想到,安德魯竟然會反對他的“否定原則”。他一時間魂不守舍,手直哆嗦,酒水都灑了出來。輪到卡洪祝酒了,他緩緩站起來,對衆人說:“我們的聯邦,十分寶貴,僅次於我們的自由。”在場的人都和卡洪一樣尷尬,面面相覷。卡洪又繼續說,“大家一定記住,只有尊重各州的權力,讓各州平等享有聯邦的福利和負擔,聯邦才能得以保持。”安德魯笑了笑,沒說話,隨即離開了宴會廳。他這一走,大部分人都走了。也真難爲卡洪同學了,精心設計的鴻門宴,結果被安德魯“呵呵”了。

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圖片:美國畫家Ralph Eleaser Whiteside Earl 19世紀初畫作)
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圖片:美國畫家Ralph Eleaser Whiteside Earl 19世紀初畫作)

細算起來,安德魯卡洪之間的矛盾由來已久。在門羅總統時期,卡洪就看安德魯不爽,尤其是在佛羅里達和英國人打仗的時候,安德魯沒有接到門羅的命令就擅自進攻,還私自處死兩名英國人,讓剛剛熄滅的1812戰火險些再次點燃。(詳見本節目第46集卡洪一個勁地勸門羅逮捕安德魯。這個事本來安德魯不知道,可是有人偷偷跑到安德魯那裏告密,結果安德魯卡洪的關係陷入冷戰。總統和副總統之間打冷戰,可不是好玩的,兩個人都試圖改善關係,想搞一出“將相和”的戲。

安德魯率先銷燬了兩人之間那些不友好的書信,還準備邀請卡洪到白宮來共進晚餐。卡洪自然願意,因爲他還想着跟安德魯搞好關係,然後消滅自己的政敵馬丁·範布倫(Martin Van Buren)呢。可是,本來一出絕好的戲,被他給演砸了。卡洪沒有銷燬那些信件,而是把信的內容整理一下,編成了一本小冊子。裏面引用了一些人的聲明,否認告密者的指控,並指責是範布倫故意利用告密者來挑撥他和安德魯的關係。卡洪一向是聰明的人,可就在接下來的決定上犯了愚蠢的錯誤。他明明知道Eaton恨他恨得咬牙切齒,還偏偏委託Eaton把小冊子轉交安德魯,並告訴他說,沒有安德魯的批准,他不會公開發行小冊子。Eaton恰恰就沒有把小冊子轉交給安德魯,也沒給卡洪任何答覆。卡洪一廂情願地認爲,沉默就意味着默許,於是大批印刷,並公開發行。安德魯知道後火冒三丈,破口大罵,他說卡洪你這是自掘墳墓。卡洪一頭霧水,天子何怒之有啊?後來才發現,Eaton壓根沒跟安德魯提過小冊子的事。

安德魯的第一任期內,卡洪一直給他找各種麻煩。雖然“否定原則”被否定了,但南方州的政客們依然堅持州政府有權否定聯邦法律。安德魯讓一位國會議員轉告那裏的“否定主義者”,說你們可以暢所欲言、可以隨便發表決議甚至威脅,但是如果你們想搞流血事件的話,我就要把我能抓到的第一個人吊死在我能找到的第一棵樹上!有人不信,難不成安德魯真會把人吊死?有人小聲說,別忘了他是世界決鬥冠軍啊,如果安德魯說到絞刑,他就開始找繩子了,咱們還是老實點吧。

無論安德魯怎樣威逼利誘,南卡就是軟硬不吃,他們就一句話:我們堅決不交稅,不交稅!他們還說,如果聯邦動用武力,南卡就退出聯邦,自己獨立。安德魯氣得不行,懇請國會授予他調遣陸軍和海軍的權力,國會立即批准。安德魯調遣了八艘戰艦,氣勢洶洶向南卡開進。武力威脅的同時,安德魯還拋出了橄欖枝,他說只要南卡服軟,政府就可以降低關稅。最後,戰爭沒有打起來,南卡國會議員和聯邦政府達成一項妥協,取消了他們的否定法案;國會相應地出臺法案,定於1842年終止進口關稅。然而,卡洪提出的“否定原則”並沒因此偃旗息鼓,它在南方州一直很有市場,也埋下了南方獨立的種子。直到南北戰爭結束,美國人用幾十萬人的生命,才最終換來了聯邦的穩固和民心的統一。

就在安德魯和南方州的“否定原則”較量的同時,另一場政治角逐悄悄拉開了帷幕,並引發了一場金融危機。這是怎麼回事呢?

請看下集《總統否決權!安德魯不惜影響連任 親手終結美國中央銀行》

更多文章請點擊【美國史話】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