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亂世中的聖賢——子思(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亂世中的聖賢——子思(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亂世中的聖賢 追隨孔子推“仁政” 子思眼中的“富”和“貴”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9日】子思,姓孔,名汲,是孔子的孫子,後世尊稱他爲“述聖”,是戰國初期著名的思想家。

子思所處的時代,當時面臨着社會禮壞樂崩、諸侯爭霸、民生塗炭的嚴峻局勢。他不辭辛苦的周遊列國,竭力倡揚道德仁政愛民的思想,努力拯救社會危機。他矢志不渝、追求真理的精神和威武不屈的剛正品格,深深影響着後人。

子思爲孔子的孫子,戰國初期魯國人,儒家主要代表之一,有「述聖」之稱。(圖片:元代畫像,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子思爲孔子的孫子,戰國初期魯國人,儒家主要代表之一,有「述聖」之稱。(圖片:元代畫像,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子思幼年就很有志向。有一天,孔子獨自長嘆,子思孔子:“是擔心子孫不能承繼祖業、洪揚道德嗎?還是羨慕堯舜之道而自己卻不能像他們一樣呢?”孔子說:“你小孩子哪裏知道我的志向。”子思回答說:“做父母的劈了柴,兒子不背就是不肖。我每想到這裏就十分努力的學習,絲毫不敢鬆懈,爲的是將來也能明道濟世。”孔子聽後高興的說:“我不用再犯愁了。”

子思苦學聖賢之書,他說:“誠者,天下之道也”,天道是人世間的公理,要求人以仁爲本,從善如流,德行統一。一次,孟子向子思請教有關“誠”的問題,子思講道:“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基礎,就是要修養自己的品德,而修養品德的關鍵就是“誠”。真誠是上天的法則,追求真誠是做人的法則。心意極誠而不能使人感動的,是沒有過的;不真誠是不可能感動人的。君子從來不欺騙自己的心,獨處的時候更要謹慎。”

衛國遭遇戰亂,子思衛國國君推薦苟變爲將,他說:“苟變很有將才。”衛國國君說:“我知道。然而苟變做官的時候,有次徵稅吃了百姓兩個雞蛋,所以我不用他。”子思說:“其實每個人都有長處,但同樣每個人都有犯錯的時候,正確的引導他、教育他,相信他會改過。不要因此而忽視了他的長處,棄之不用啊!”衛國國君向子思拜謝說:“我接受你的建議。”

後來子思聽說衛國羣臣對國君提出的錯誤計劃,如出一口般的附和,說道:“我看衛國這時真是‘君不象君,臣不象臣’啊!”公丘懿子問:“爲什麼?”子思說:“君主自以爲是,不考察事情的是非而樂於讓別人讚揚自己,這是無比的昏昧;不判斷事情是否有道理而一味阿諛奉承,這是無比的諂媚,是在助長邪惡之風!這樣居於百姓之上,百姓怎麼能滿意呢?!‘聞過則喜’纔是先賢們所推崇的他人指出自己過錯後的態度。”

君主自以爲是,不考察事情的是非而樂於讓別人讚揚自己,這是無比的昏昧。(示意圖片:清代畫作局部)
君主自以爲是,不考察事情的是非而樂於讓別人讚揚自己,這是無比的昏昧。(示意圖片:清代畫作局部)

子思嚮往國家的德治教化,無論身處任何環境,他從未動搖過自己的志向,他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指責申訴諸侯爭權奪利、恃強凌弱的害民害道之行。一次,魯國人胡母豹對子思說:“你應該考慮現實,要被現實所容啊!”子思說:“我所擔心的只是志向和道義不夠遠大。我希望能夠爲世所容,是爲了行仁德之道;如果背棄我的志節和天道而求爲世所容,那麼我又有什麼可行於世的作爲呢?這是罪過,所以我永遠不會改變所追求的道義。”

子思周遊列國洪揚道德學說,得到很多諸侯的敬重和百姓的愛戴,他的學生越來越多。魯穆公請他做國相,子思則以講學爲重婉言謝絕。子思一生貧困,他是這樣理解富貴的含義:不取於人謂之富,不辱於人謂之貴,不取不辱可以算是富貴。他痛斥阿諛求榮的不當,闡述高官厚祿,不足以釣餌君子。

曾子的兒子曾申問他說:“屈己以伸道乎,抗志以貧賤乎?”子思說:“道伸,吾所願也。今天下紛亂,正當其時。與其屈己以富貴,不若抗志以貧賤。屈己則制於人,抗志則不愧於道。” 子思認爲:使道義得到伸張當然是自己的願望,但如果屈己只是爲了求得富貴,那還不如寧守貧賤而得以堅持自己的志向,這樣,既不須受制於人,也無愧於道德原則。他還說:“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在“道”與“勢”的選擇上,子思表現出一代聖賢的高風亮節和浩然正氣。

子思爲人處事嚴守禮法和道德規範,他先承孔子,後傳孟子,寫了儒家的經典著作《中庸》,對後世影響很大。

我國歷史上每當盛世時,都是社會道德水準高的時期,政治清明,人心向善。每當亂世、末世時,則是權謀之術盛行,人們追求物慾,道德淪喪。因此不同時期都有聖人出來救世,啓迪人們心中的善念,維持道德水準。

文章來源:明慧廣播

責任編輯:勇舒/文思敏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