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 (图片 美联社)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 (图片 美联社)

英外交大臣吁中共悬崖勒马 “鹰派”人物言论惹关注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日】(本台记者唐仲宝综合报导)中共不顾国际舆论强推港版《国安法》,破坏香港自治与自由,引起西方民主国家谴责。曾于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中招“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期间主持国事的英国外相兼第一国务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 今天(2日)呼吁北京“悬崖勒马”,承担起对国际社会做出的承诺。拉布是约翰逊内阁中的“鹰派”代表人物,此举被外界视为是截止目前,英国政府对香港问题发出的最严厉发声。

外交大臣吁中共悬崖勒马

据德国之声报道,英国外交大臣、“鹰派”代表人物拉布今天在议会中发言时指出,中共政权目前通过北京政府就香港国家安全问题立法,而不是通过香港自己的立法机构的做法与其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所做出的国际承诺相冲突。他说:"现在到了中国(中共)重新思考的时间。中国(中共)是时候该悬崖勒马了,尊重香港自治,同时也要尊重中国做出的国际承诺。"

拉布在议会里还表示:"现在球在中国(中共)政府的手中。它可以做出选择。它既可以一意孤行,破坏香港自治,侵犯港人权益,但它也可以悬崖勒马,了解国际社会的广泛担忧,并且履行其作为国际社会主要成员的责任,"

据路透社报道,上周日(5月31日),拉布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曾重申,英国绝不会逃避对香港人民的责任,也不会漠视中国(中共)对港的威胁。伦敦政府将扩大BNO护照(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持有者的居英签证权利。

报道说,今年,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中招“中共病毒”,拉布曾代理履行首相职责。

4月16日,在每日例行的疫情通报记者会上,拉布表示,武汉肺炎疫情之后,英国与中国的关系将不可能如常,中共也必须回答全世界,这场疫情究竟如何爆发,北京又是如何处置。“绝对有必要在事后的教训中进行非常、非常深入的检讨,包括病毒的爆发…… 这需要借助科学。”

《金融时报》指出,拉布这番话显示英国政府高层对于北京政府隐匿事实的无力感。

据报道,香港去年爆发“反送中”大规模抗议,年底正值中英联合声明签署35周年纪念日。拉布当时曾发表声明,强调两国签署的这一协议明确规定香港的高度自治、权利和自由50年不变。中国(中共)执行这一协议,包括确保言论自由、独立司法和法制是维护香港繁荣和生活方式的关键。

他说:“香港正在经历主权移交以来最大的动荡。作为联合声明签署国,英国恪守自己的承诺,支持在一国两制架构下执行联合声明。要保证香港未来成功和稳定,唯一的途径就是通过切实的政治对话尊重并重视香港人的合法关切。”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讲师夏添恩(Tim Summers)认为,拉布的发言更多是“象征性作用”。“这可能会使(香港人)在英国定居在一定程度上变得更加容易,但这不是之前一些人呼吁的全面居民身份,”他告诉BBC中文。“具体影响还需要看将来宣布的更多细节”。

曾在1997年前后担任英国驻香港领事的夏添恩称,BNO可能是香港主权移交前中国十分顾虑的事情,但对于现在的中国来说,它的份量远不及上世纪90年代时那么重。

而BBC外交事务记者兰德尔(James Landale)则报道称,据英国政府公布的信息,香港估计总共有290万人有资格拥有这种护照。拉布的表态会被视作一种升级行为,可能会引起北京激烈反弹。他认为,中共可能不会介意一些泛民人士前往英国,但会担心为香港创造财富的精英阶层流失。

欧洲国家在香港议题上意见分歧态度令人失望

中共政府强推港版《国安法》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美国总统川普日前宣布的对中共进行制裁,包括取消香港特殊优惠地位,严格审查中国学术单位、企业及资本,以及将制裁迫害香港自由的中港官员等重磅措施。相比之下,澳大利亚,英国和加拿大等西方民主国家都表示的深切忧虑显得无力,而默克尔领导的德国政府更是迟迟没有表态。

专家分析,英国并没有站在香港的背后。其并不特别想看到这场抗议发生。英国也没有积极的去表达其是支持或是反对。抗议者希望香港有民主,这其实也是英国的希望。只是,因为要考虑到北京的反应,英国即便根本没有去做些什么,北京政府都会认为香港现状是英美的阴谋。

那么,他们是如何履行他们的责任的?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英国政府本身和首相不曾表达过意见,但他们的外事委员会(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会表达过对香港事态的关注,英国前副首相克莱格(Nick Clegg)就曾言:英国会以一个不会被视为干预的方式传递了信息给中共。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兼法国策略研究基金会(FRS)研究员陆克(Philippe Le Corre)以《香港是欧洲与北京的新芥蒂?》为题投书法国《星期日报》(Le Journal du Dimanche),指欧洲国家在香港议题上意见分歧态度令人失望。

关于拉布

现年46岁的拉布在英国政坛相对资历较浅,人们对他的了解不太多。

拉布从小在英格兰白金汉郡长大;父亲是出生于捷克的犹太难民,1938年逃离纳粹来到英国;妻子叫艾丽卡·雷,巴西人,有2个儿子。

拉布从文法学校毕业后考入牛津大学就读法律专业,之后又转入剑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毕业后,他先进入律师行在商界当律师,后来进入外交部,继续从事法律事务。

拉布2006年开始从政,于2010年当选萨里郡埃舍尔和沃尔顿选区的保守党议员,以直言不讳著称;曾先后担任脱欧派保守党议员戴维·戴维斯,留欧派议员、影子司法大臣多米尼克·格里夫的助理;2018年,时任首相梅重组内阁,拉布被任命为住房大臣;同年7月,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辞职后,拉布接任,是坚定的脱欧派,但因在脱欧后北爱尔兰边境问题的安排上与梅首相发生分歧,于11月辞职。

2019年,拉布曾参加过保守党党魁的角逐,但在第二轮投票中被淘汰出局。约翰逊上台后,对拉布委以重任:外交大臣和第一国务大臣,实际上相当于副首相,成为“鹰派”代表人物。在今年约翰逊中招“中共病毒”(武汉新冠肺炎)期间主持国事,代理履行首相职责时的表现可圈可点,从而引发外界更多的关注。

 

责任编辑:常青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