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英保守党议员埃尔伍德和美参议员科顿
英保守党议员埃尔伍德和美参议员科顿于6月2日敦促英相约翰逊和美川普总统在G7 峰会上讨论推出《大西洋宪章 (二)》,以领导国际社会应对中共(希望之声合成图)。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编译)英国议会国防委员会主席埃尔伍德(Tobias Ellwood )与美国国会《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提出者、美参议员科顿(Thomas Cotton)6月2日联名在泰晤士报上撰文表示,中共在推动一种挑战国际社会的意识形态,国际社会必须为此选边站,因此英相约翰逊和美川普总统应该在即将举行的G7 峰会上讨论联手推出《大西洋宪章( 二)》的问题,以领导国际社会应对中共在全球的扩张。 

文章表示,中共在中共病毒(又称萨斯2号病毒)疫情期间的行为引发国际社会重新审视中共,因为中共在疫情爆发之初隐瞒疫情,随后又拒绝国际社会对此疫情进行独立调查,这都凸显了中共在国际社会上的肆意而为;然而这并非最近才发生的现象。

中共对香港的民主抗争持续的残酷打压,及对香港独立行政区的特殊地位的加速侵蚀;中国新疆维吾尔族人的可怕现状;中共通过国家监控网络对其国民的进行的专制统治;中共在全球通过其“一带一路”有选择地推动其软实力;中共允许并资助中国公司在国际社会上以倾销价格出售伪劣的、不安全的设备;中共迫使他国签署限制本国自治权并难以退出的长期协议;中共大规模投资军费开支,以继续其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和印中边境的扩张; 以及中共无意于隐瞒的在必要时动武收回台湾的计划等所为,令国际社会无法继续无视中共这种挑衅全球意识形态的行为。 

文章分析说,在西方社会希望通过增加与中国的交往, 将中国变成一个尊重自由和开放贸易的、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时, 中共则在增强其经济实力,并“故意回避国际问责和规定;躲避任何坚守类似于自由、民主、法治等核心价值观的责任,因为其明知其行为无法遵从这些价值观。”

文章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西方的战后国际机构不再如冷战期间那样团结,也比冷战期间更厌恶风险,文章写道:“因此这些曾经为我们服务良好的国际机构已经过时,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个事实,中共在推动一个挑战性的全球意识形态,而且国际社会必须为此选边站。”

文章因此敦促英相约翰逊和美国的川普总统在今年的G7 峰会上讨论推出一个《大西洋宪章( 二)》,文章写道:“我们急需推出一个《大西洋宪章( 二)》,英美两国需要再次站出来,重新定义疫情过后世界的相关目标和抱负 。”

文章解释到, 这个宪章的目标在于脱离中共设想的、封闭的世界模式,“建立一个全新的国际视野,以推动和捍卫人权、民主和贸易”;文章建议此宪章可以先从包括美、英、加、澳和新西兰的五眼联盟发起,然后推广到印度、日本、韩国和英美在欧洲、英联邦和海湾地区的盟友。

文章写道:“我们处于历史的拐点,英美的特殊关系具有为全球提供急需的全球领导力的潜力, 而在未来的风暴中,国际社会急需这种领导来带领国际社会前行。”

美国罗斯福总统与英相丘吉尔于1941年8月14日签署的《大西洋宪章》,列举了两国国家政策中的共同原则和他们对于未来更美好世界的希望,此宪章不仅仅标志着英、美两国当时在反法西斯基础上的政治联盟,也是后来国际社会以“国际道德经久不衰真理”为原则建立联合国的基础;此宪章当时还是同盟国进行反法西斯战争的纲领。 

责任编辑:常青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