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英保守黨議員埃爾伍德和美參議員科頓
英保守黨議員埃爾伍德和美參議員科頓於6月2日敦促英相約翰遜和美川普總統在G7 峯會上討論推出《大西洋憲章 (二)》,以領導國際社會應對中共(希望之聲合成圖)。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日】(本台記者宇寧綜合編譯)英國議會國防委員會主席埃爾伍德(Tobias Ellwood )與美國國會《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提出者、美參議員科頓(Thomas Cotton)6月2日聯名在泰晤士報上撰文表示,中共在推動一種挑戰國際社會的意識形態,國際社會必須爲此選邊站,因此英相約翰遜和美川普總統應該在即將舉行的G7 峯會上討論聯手推出《大西洋憲章( 二)》的問題,以領導國際社會應對中共在全球的擴張。 

文章表示,中共在中共病毒(又稱薩斯2號病毒)疫情期間的行爲引發國際社會重新審視中共,因爲中共在疫情爆發之初隱瞞疫情,隨後又拒絕國際社會對此疫情進行獨立調查,這都凸顯了中共在國際社會上的肆意而爲;然而這並非最近才發生的現象。

中共對香港的民主抗爭持續的殘酷打壓,及對香港獨立行政區的特殊地位的加速侵蝕;中國新疆維吾爾族人的可怕現狀;中共通過國家監控網絡對其國民的進行的專制統治;中共在全球通過其“一帶一路”有選擇地推動其軟實力;中共允許並資助中國公司在國際社會上以傾銷價格出售僞劣的、不安全的設備;中共迫使他國簽署限制本國自治權並難以退出的長期協議;中共大規模投資軍費開支,以繼續其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和印中邊境的擴張; 以及中共無意於隱瞞的在必要時動武收回臺灣的計劃等所爲,令國際社會無法繼續無視中共這種挑釁全球意識形態的行爲。 

文章分析說,在西方社會希望通過增加與中國的交往, 將中國變成一個尊重自由和開放貿易的、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時, 中共則在增強其經濟實力,並“故意迴避國際問責和規定;躲避任何堅守類似於自由、民主、法治等核心價值觀的責任,因爲其明知其行爲無法遵從這些價值觀。”

文章認爲,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在於,西方的戰後國際機構不再如冷戰期間那樣團結,也比冷戰期間更厭惡風險,文章寫道:“因此這些曾經爲我們服務良好的國際機構已經過時,我們必須意識到這個事實,中共在推動一個挑戰性的全球意識形態,而且國際社會必須爲此選邊站。”

文章因此敦促英相約翰遜和美國的川普總統在今年的G7 峯會上討論推出一個《大西洋憲章( 二)》,文章寫道:“我們急需推出一個《大西洋憲章( 二)》,英美兩國需要再次站出來,重新定義疫情過後世界的相關目標和抱負 。”

文章解釋到, 這個憲章的目標在於脫離中共設想的、封閉的世界模式,“建立一個全新的國際視野,以推動和捍衛人權、民主和貿易”;文章建議此憲章可以先從包括美、英、加、澳和新西蘭的五眼聯盟發起,然後推廣到印度、日本、韓國和英美在歐洲、英聯邦和海灣地區的盟友。

文章寫道:“我們處於歷史的拐點,英美的特殊關係具有爲全球提供急需的全球領導力的潛力, 而在未來的風暴中,國際社會急需這種領導來帶領國際社會前行。”

美國羅斯福總統與英相丘吉爾於1941年8月14日簽署的《大西洋憲章》,列舉了兩國國家政策中的共同原則和他們對於未來更美好世界的希望,此憲章不僅僅標誌着英、美兩國當時在反法西斯基礎上的政治聯盟,也是後來國際社會以“國際道德經久不衰真理”爲原則建立聯合國的基礎;此憲章當時還是同盟國進行反法西斯戰爭的綱領。 

責任編輯:常青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