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杨景端医话 - 5 / 16

深入解读川普抗疫药物的前世今生与治疗原理❗️【杨景端医话】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日】(主持人:杨景端)        端倪世界,守护健康,我是杨医生。5月18号川普总统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了一个他健康方面的隐私,可谓一时激起千层浪,这个隐私就是为了预防新冠肺炎川普总统在过去的两周内一直在服用三种药,这三种药是羟氯奎阿斯霉素硫酸锌。赞扬的人说川普总统很有勇气以身试药给人们带来希望,反对的人说他这样做非常不科学,给大家树立了坏榜样。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川普总统为什么要这么做。  

              羟氯奎

        川普总统吃的第一个药就是羟氯奎,它实际上是一个很老的抗疟疾的药,说到疟疾年轻的朋友大概都不知道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寄生种疾病,每年都会造成上亿人的感染数百万人的死亡。经过人类长期的研究与它的斗争,直到2017年仍然有两亿以上的人被感染,有40万左右的人在全世界范围内死亡。人类和疟疾的斗争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当疟疾流行的时候它会造成大量的人死亡,其中也不乏一些历史名人。比如古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他是罕见的军事天才和政治家,东征西讨战无不胜,但是他却在巴比伦染上了疟疾,死的时候才33岁。还有一位死于疟疾的名人叫但丁,他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诗人,在他的巨著<<神曲>>的”地狱”篇里,他用了疟疾的症状来描述地狱的恐怖,很不幸的是他本人最后也死于疟疾

        治疗疟疾——金鸡纳霜

        那么有没有治疗疟疾的解药呢? 有!17世纪的时候在秘鲁的利马经常发生疟疾,当地的印第安人就发现美洲豹和狮子得了疟疾以后会去啃一种树皮,然后就没事儿了,印地安人把这个树叫生命之树,把他视为绝密不告诉外人。1638年当时西班牙驻秘鲁的总督的太太金鸡纳得了疟疾后越来越严重,照顾她的印第安小姑娘就冒着生命危险给她找来了生命之树的树皮煎给她喝,很快的治好了她的病。第二年他们就把生命之树移植到了欧洲,植物学家把它改名叫金鸡纳树。后来科学家通过对金鸡纳树树皮的研究发明了治疗疟疾的特效药——金鸡纳霜。两个世纪以后科学家就从金鸡纳霜里面提出了它的活性成分叫奎林,上个世纪40年代科学家又在奎林的基础上开发出更加安全有效的防疟药,也就是今天川普总统吃的羟氯奎

        抗疟疾的药为什么被用来抗新冠病毒呢?其实早在SASA期间人们就发现了氯奎能够抑制冠状病毒,所以人们自然就能想到氯奎是不是还可以抑制新冠病毒呢,结果体外实验就发现氯奎可以阻止新冠病毒上的s蛋白和细胞上面的IC受体的结合,从而阻止病毒进入细胞。其次氯奎还可以让细胞内环境的变得更加碱性化,在碱性的环境下有一个病毒复制所依赖的酶会受到干扰,在这种情况下就抑制了病毒的复制。

         阿斯霉素

        川普总统吃的第二种药就是阿斯霉素,它实际上是个抗菌素,它能够抑制皮肤,呼吸道,消化道和泌尿系的感染,那它为什么有抗病毒的作用呢?就是因为他和羟氯奎有非常类似的可以阻止病毒进入细胞,还能够提高细胞内的碱性环境从而抑制病毒的复制。人们在感染病毒之后很容易出现继发的细菌感染,到那个时候阿斯霉素就派上用场。刚才我们讲的都是体外的实验,那么临床效果到底怎样呢?最先报道它的临床效果的是法国的一个科学家,他叫Dr.Raoulta. 他用羟氯奎来治疗新冠病人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所以一时间在法国很多人都在购买羟氯奎用来防治新冠病毒。还有一家研究机构就比较羟氯奎单用和羟氯奎阿斯霉素合用,就发现和阿斯霉素合用的时候效果会更好一些。但是真正对川普产生影响的是纽约的一个医生Dr. Zelenko, 他治疗的有668例病人。按照我们现在对新冠肺炎的了解,通常有85%的人没有事,15%比较严重可能需要住院吸氧,5%的人可能需要住监护病房,最后大概有1%有其他疾病的人可能会因为病发症死亡。如果按照这个比例来算的话,那668个病人当中至少有6个病人可能死亡,有33个病人需要住监护病房,有100个病人需要住院。但是他治疗这个668个病人没有一个住院的也没有一个死亡的,纽约这位医生的临床效果是怎么来的呢?他就是用羟氯奎加上阿斯霉素再加上硫酸锌来治疗他的病人。

        硫酸锌

        硫酸锌就是川普总统吃的第三种药,说到锌,我们在前几次节目都谈到锌有抗病毒的作用,大家可能还记得在新冠刚刚开始的早期社交媒体上流传一封邮件,这是一个科罗拉多医学院的病理学家和病毒学家给他的朋友和家人发的一封邮件,根据他多年和冠状病毒打交道的经验他给大家推荐了一些防范措施,其中就包括准备好足够的新的锭剂还有维生素C和D,这个新的锭剂就是大家喷在喉咙里面的,比如感冒咳嗽后它们够抑制病毒的复制。他之所以推荐锌是因为它对冠状病毒在细胞里的复制有强烈的抑制作用。但是锌有个问题它不太容易进到细胞里面去,它需要一个离子载体呀把它载进去,而这个羟氯奎恰恰就是锌的离子载体,它把锌载到细胞内让锌发挥抑制病毒的作用,所以羟氯奎不仅能够阻止病毒进入细胞,还有提高细胞里的碱环境,它还有把锌带到细胞内让它发挥抑制病毒复制的作用。

        根据个人情况并且在医生指导下服用

        既然这个治疗方案这么好是不是每个人都应该使用呢?那可不一定。首先药都是有副作用的,如果有视网膜病变,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或者还有一些先天的代谢药物的酶上有缺陷,肝脏有病,肾脏有病,可能都不适合吃这种药,所以一定要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第二它作为预防的话,那么它实际上是事先制造了一个让病毒生存有困难的环境,这时候用药的时间都是比较短暂的,像川普总统他用了几个星期就停药了,这样就比较安全。还有就是在早期的阶段这些药都能够起到非常好的抑制病毒迅速复制的作用,为我们的身体赢得时间,因为没有任何抗菌药或者抗病毒的药能够彻底的杀灭病毒和细菌,它只是为我们的身体赢得时间,让我们的免疫功能最后发挥作用把病毒和细菌清理掉。但是如果病人进入很严重的呼吸窘迫综合征的状态甚至产生更多的并发症,在这个时候使用这个药是不是很有效就不一定了。虽然FDN把它作为一个紧急批准的药物,在紧急的情况下是可以使用的,但是我很怀疑在这种情况下它是否能够降低病人的死亡率。

        针对川普总统用这样的方法来防治相关肺炎大家评价不一,基本上有两个阵营,一个阵营是临床医生阵营,他们都在临床上使用这个方法发现非常有效,特别是在门诊针对那些不是特别严重的病人。当然了在有些医院,像纽约的Mount Sinai医院,他们把羟氯奎阿斯霉素硫酸锌都作为一个治疗新冠的方法之一。

        另外一个阵营就是研究团队,研究团队常常强调临床上的经验不是很科学,没有那么好的双盲,随机,对照等等,他们也没说错,但是在目前的这种抗疫战争的情况下,临床医生是很难去那样来研究病人的,因为在这时候治病救人是第一位的。目前发表的研究常常是针对住院病人,因为只有在住院的情况下才比较容易控制研究条件,那么住院的病人都比较严重,还有各种各样的并发症,他们本身就不一定适合用这样的药来治疗。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研究结果发现效果不好或者会增加死亡的风险。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人类和疾病和瘟疫斗争的历史就会发现,常常是我们发现了一种治疗的方法,很多年以后甚至很多世纪以后才能够研究明白它为什么有那个效果。据史料记载康熙皇帝也得过疟疾,是两个法国传教士给他带来了金鸡纳霜才救了他的命,所以在严重的疫情面前如果一个治疗方法它的好处大于它的风险,又能在医生的指导下个体化的进行治疗起到治病救人的作用,我觉得就非常值得一试。端倪世界,守护健康,谢谢大家收看我们的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