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印边界。 (AP photo )
中印边界的冲突在升温。 (AP photo )

中印冲突 蓬佩奥和众院主席谴责中共威权霸凌世界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报导)万名中国军队士兵强行进入有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拉达克(Ladakh)的加勒万河谷(Galwan valley)。中共与印度军队在边境持续对峙,两国紧张关系继续升高。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谴责中共的入侵,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恩格尔(Eliot L. Engel)也发表声明,谴责中共的霸凌行为。

蓬佩奥恩格尔谴责中共威权霸凌世界

6月1日(周一),蓬佩奥告诉美国企业研究所智库,中共把军队调往印度边界的入侵行为,跟中共掩盖疫情导致全球扩散、入侵南海、及在香港问题上的作法如出一辙,都是粗暴的极权政权的侵略行为。他说:「这些都是威权政权所采取的行动。」

众议院外委会主席恩格尔在一份谴责中共的声明中说:「中国(中共)再次表明,它不是根据国际法来解决冲突,而是欺负邻国。」他对中共对印度的入侵表示愤怒去,他说:「各国都必须遵守同一套规则,这样我们才能避免生活在『似是而非』的世界中。」

恩格尔透露,他在5月29日与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进行了电话交谈,他说:「我告诉他(埃斯珀),印度和中国(中共)已经建立了一种机制,即如果两国之间发生任何问题,要通过军事和外交对话解决。该机制已经建立,对话正在进行。」

4月万名中共军人已侵入印度

4月份的第三周,中共在克什米尔地区拉达克(Ladakh)的边境就已经增加了兵力,也布置了重型卡车和设备。只是当时印度误判,以为那只是例行的夏季训练。

根据Rediff媒体报导,5月5日约有5,000名中共士兵越过加尔万河谷,进入印度;5月12日又有同样数量的中共士兵,入侵班公错地区。一个中共国防网站声称,加尔万河谷是中国的一部份。印度领导人和军事战略人士对此感到震惊。

印度媒体报导称,双方士兵在拉达克至少发生过两次冲突。 士兵们操起石头、木棍进行战斗。据报导,至少有三个地点发生了对峙:加勒万河谷、基阿姆温泉、和南面的班公错。目前印度和中共都在边界驻扎了部队,并配备了大砲和装甲车。

而在新德里(印度首都)的观察人士看来,中国发出的信息似乎很明确——这不是一次例行入侵。

曾在军队中担任上校的印度军事专家阿贾伊·舒克拉(Ajai Shukla)说:「情况很严重。中国人已经进入了他们自己曾接受是印度属地的地区。它彻底改变了现状。」

印度联邦内政部长上周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印度的主权与安全至关重要,印度方面决定通过谈判形式,同中方解决争端。

印度和中国共有超过3440公里(2100英里)长的边境线,并有大量领土争议。两国边境巡逻人员经常发生冲突,偶尔会发生混战,但双方都坚称40年来没有发射过子弹。

为何现在又发生争斗?

目前双方的对峙已经超过了25天,上次对峙是在2017年,印度和中共在中印和不丹三国交界的洞朗(都克兰,Doklam)高原发生了73天的对峙。

印度修建一条战略公路可能是最近的导火索,因为这条公路可以提高德里在发生冲突时迅速运送人员和物资的能力。而这可能刺激了中共的神经。

但中国也修了喀喇昆仑公路(Karakoram highway)作为一条战略公路,贯穿这一地区,将中国与其长期盟友巴基斯坦连接起来。作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份,北京向巴基斯坦的基础设施——即所谓的中巴经济走廊(CPEC)投资了约600亿美元(480亿美元)。而这条高速公路是中国和巴基斯坦南部瓜达尔港货物来往的关键,该港口使中国在阿拉伯海有了一个立足点。

不过,在今年中国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印度便禁止了所有医疗和防护设备出口,以支撑印度自己的库存,而让中国感到不满。

而前印度外交官、熟悉拉达克和中印事务的专家史托布丹(P Stobdan)说:「我们经常看到两军越过实控线,这是相当常见的,这类事件一般在地方军队层面就能得到解决。但这一次,集结的规模是我们所见过的最大的一次。」

他说:「对峙发生在一些对印度很重要的战略地区。如果班公错被占领,拉达克就失去了保卫。如果允许中国军队在战略要地什约克河谷定居,那么(中共)就可以进驻努布拉河谷(Nubra valley),甚至是锡亚琴(Siachen)。」

但据BBC报导,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亚洲项目副总监迈克尔·库格曼(Michael Kugelman)说,这种对峙并不常见,这是中共在「大规模部署兵力,展示力量」。外界认为,最近紧张局势的加剧,或是中共外交政策的有所转变,也或是它们在分散香港和台湾问题注意力的一种方式。

而中国媒体几乎没有对边境问题进行任何报道,这也被解读为一个寻求谈判途径的可能信号。

而谈判也被视为唯一的出路。因为如果爆发军事冲突,两国都将损失惨重。

化险咨询(Control Risks)副总监普拉特尤什·拉奥(Pratyush Rao)表示,避免军事升级,而把重振经济放在首位,显然符合双方的利益。

责任编辑:杨晓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