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印邊界。 (AP photo )
中印邊界的衝突在升溫。 (AP photo )

中印衝突 蓬佩奧和衆院主席譴責中共威權霸凌世界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日】(本台記者仲軒綜合報導)萬名中國軍隊士兵強行進入有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拉達克(Ladakh)的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中共與印度軍隊在邊境持續對峙,兩國緊張關係繼續升高。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譴責中共的入侵,美國衆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國會議員恩格爾(Eliot L. Engel)也發表聲明,譴責中共的霸凌行爲。

蓬佩奧恩格爾譴責中共威權霸凌世界

6月1日(週一),蓬佩奧告訴美國企業研究所智庫,中共把軍隊調往印度邊界的入侵行爲,跟中共掩蓋疫情導致全球擴散、入侵南海、及在香港問題上的作法如出一轍,都是粗暴的極權政權的侵略行爲。他說:「這些都是威權政權所採取的行動。」

衆議院外委會主席恩格爾在一份譴責中共的聲明中說:「中國(中共)再次表明,它不是根據國際法來解決衝突,而是欺負鄰國。」他對中共對印度的入侵表示憤怒去,他說:「各國都必須遵守同一套規則,這樣我們才能避免生活在『似是而非』的世界中。」

恩格爾透露,他在5月29日與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進行了電話交談,他說:「我告訴他(埃斯珀),印度和中國(中共)已經建立了一種機制,即如果兩國之間發生任何問題,要通過軍事和外交對話解決。該機制已經建立,對話正在進行。」

4月萬名中共軍人已侵入印度

4月份的第三週,中共在克什米爾地區拉達克(Ladakh)的邊境就已經增加了兵力,也佈置了重型卡車和設備。只是當時印度誤判,以爲那隻是例行的夏季訓練。

根據Rediff媒體報導,5月5日約有5,000名中共士兵越過加爾萬河谷,進入印度;5月12日又有同樣數量的中共士兵,入侵班公錯地區。一箇中共國防網站聲稱,加爾萬河谷是中國的一部份。印度領導人和軍事戰略人士對此感到震驚。

印度媒體報導稱,雙方士兵在拉達克至少發生過兩次衝突。 士兵們操起石頭、木棍進行戰鬥。據報導,至少有三個地點發生了對峙:加勒萬河谷、基阿姆溫泉、和南面的班公錯。目前印度和中共都在邊界駐紮了部隊,並配備了大砲和裝甲車。

而在新德里(印度首都)的觀察人士看來,中國發出的信息似乎很明確——這不是一次例行入侵。

曾在軍隊中擔任上校的印度軍事專家阿賈伊·舒克拉(Ajai Shukla)說:「情況很嚴重。中國人已經進入了他們自己曾接受是印度屬地的地區。它徹底改變了現狀。」

印度聯邦內政部長上週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印度的主權與安全至關重要,印度方面決定通過談判形式,同中方解決爭端。

印度和中國共有超過3440公里(2100英里)長的邊境線,並有大量領土爭議。兩國邊境巡邏人員經常發生衝突,偶爾會發生混戰,但雙方都堅稱40年來沒有發射過子彈。

爲何現在又發生爭鬥?

目前雙方的對峙已經超過了25天,上次對峙是在2017年,印度和中共在中印和不丹三國交界的洞朗(都克蘭,Doklam)高原發生了73天的對峙。

印度修建一條戰略公路可能是最近的導火索,因爲這條公路可以提高德里在發生衝突時迅速運送人員和物資的能力。而這可能刺激了中共的神經。

但中國也修了喀喇崑崙公路(Karakoram highway)作爲一條戰略公路,貫穿這一地區,將中國與其長期盟友巴基斯坦連接起來。作爲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份,北京向巴基斯坦的基礎設施——即所謂的中巴經濟走廊(CPEC)投資了約600億美元(480億美元)。而這條高速公路是中國和巴基斯坦南部瓜達爾港貨物來往的關鍵,該港口使中國在阿拉伯海有了一個立足點。

不過,在今年中國新冠疫情爆發之初,印度便禁止了所有醫療和防護設備出口,以支撐印度自己的庫存,而讓中國感到不滿。

而前印度外交官、熟悉拉達克和中印事務的專家史託布丹(P Stobdan)說:「我們經常看到兩軍越過實控線,這是相當常見的,這類事件一般在地方軍隊層面就能得到解決。但這一次,集結的規模是我們所見過的最大的一次。」

他說:「對峙發生在一些對印度很重要的戰略地區。如果班公錯被佔領,拉達克就失去了保衛。如果允許中國軍隊在戰略要地什約克河谷定居,那麼(中共)就可以進駐努布拉河谷(Nubra valley),甚至是錫亞琴(Siachen)。」

但據BBC報導,美國智庫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亞洲項目副總監邁克爾·庫格曼(Michael Kugelman)說,這種對峙並不常見,這是中共在「大規模部署兵力,展示力量」。外界認爲,最近緊張局勢的加劇,或是中共外交政策的有所轉變,也或是它們在分散香港和臺灣問題注意力的一種方式。

而中國媒體幾乎沒有對邊境問題進行任何報道,這也被解讀爲一個尋求談判途徑的可能信號。

而談判也被視爲唯一的出路。因爲如果爆發軍事衝突,兩國都將損失慘重。

化險諮詢(Control Risks)副總監普拉特尤什·拉奧(Pratyush Rao)表示,避免軍事升級,而把重振經濟放在首位,顯然符合雙方的利益。

責任編輯:楊曉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