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健康碼監控(圖源:網絡圖片)
健康碼監控(圖源:網絡圖片)

滕彪:被西方養肥的中共 現反噬世界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日】三十一年前的六四屠殺震驚了世界,美國等西方國家開始對中共政權實施“天安門制裁”。但天安門的血跡還沒有清理乾淨,美國總統老布什就向屠殺的最主要責任者鄧小平伸出橄欖枝。“天安門制裁”中的絕大部分很快就取消了。1994年,克林頓宣佈繼續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並將貿易與人權脫鉤。2000年初,克林頓建議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PNTR)。爲了確保國會通過這項法案,波音、微軟及其他好幾百家美國製造商和農業企業花了逾1億美元遊說國會議員,他們宣稱“中國正在通往西方式民主的改革路上”、“經濟發展將促進中國的政治改革”、“互聯網的普及將把新聞自由帶到中國”。最終,他們遊說成功。

之後發生的事情人們都熟悉了:2001年,中國被允許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TO),2010年中國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按照購買力平價(PPP)計算,中國在2014年就超越美國,成爲全球第一。這個裹挾了最多人口的共產政權,從天安門慘案後的全球聲討和制裁中站穩腳跟,而且上演了驚天逆轉。所謂“中國經濟奇蹟”如此驚人,以致亮瞎了人們的雙眼:後來發生的大事——數百萬法輪功練習者被投入勞教營,156名藏人自焚,兩百萬維吾爾和突厥穆斯林被關進集中營,對律師、維權者和異議人士的清洗,獲得諾獎的政治犯死於監獄中,跨境綁架外國公民——似乎引不起什麼波瀾了。

在針對人權與貿易脫鉤一事的激烈鬥爭中,西方企業贏了人權組織。在中國的經濟發展登上經濟全球化的快車後,西方公司收割它們的回報。之後,中國獲得機會主辦奧運會、世博會、APEC會議、G20等多個重要國際盛會,沒有國家進行抵制。作爲最殘暴人權侵害國,中國仍一再地被選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囂張地操縱聯合國人權機制。

西方企業和西方國家重利輕義,放任中共暴行,甚至助紂爲虐。許多西方公司和跨國企業幫中國政府建立審查和監控系統。譬如,思科系統公司(Cisco)就提供技術、設備和訓練,協助中國打造防火長城(GFW)。北電網絡、微軟、英特爾等科技公司也在防火長城項目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在中國國安機關的要求下,雅虎提供用戶信息和關鍵證據,導致多位中國作家和異議人士被判重刑。爲了能重回中國市場,谷歌企圖開發配閤中共審查的搜索引擎“蜻蜓計劃”,在面臨巨大壓力後才被迫放棄。很多西方銀行和諮詢公司,高薪聘請中國頂級高官的家屬爲全職顧問。一些跨國公司的生產鏈,包含了新疆集中營的強迫勞動。這些,僅僅是西方企業與專橫政權進行腐敗交易的冰山一角。

在西方的“接觸政策”、金錢和科技的幫助下,六四屠殺後,中共專制政權日益強大並逐步向全球滲透擴張。互聯網成了中共進行政治宣傳、洗腦和追蹤民衆的有效工具。防火長城、社交媒體、大數據、電子商務、現代通訊科技、人臉識別、聲紋識別、步態識別、DNA數據庫等,都讓中共可以更有效地實施對人民的嚴密監控。在山東省,中共利用虛擬現實(VR)技術來檢驗黨員的忠誠度。這已經超出了奧威爾在《1984》裏所描述的高科技極權統治。市場調查公司IDC預測,中國的公共監控鏡頭將持續增加,在2022年將達到27.6億臺,人均兩個監控鏡頭,這還不包括中共可以隨時獲取信息的個人電腦和手機等設備。

中共在1949年後不斷積累的傳統極權統治術——“紅袖標”、祕密警察、網格化維穩、黑監獄、五毛水軍、民族主義、洗腦術、個人崇拜等,也有效地配合高科技極權主義,編織細密的控制之網。在處理新冠疫情的過程中,中共又藉機實行“健康碼系統”,配合社會信用體系和中共長期培育的基層社區治理,使民衆的隱私無所遁形。當局絲毫不打算在疫情結束之後放棄“健康碼”。

1980年代開始,經濟的增長、法律專業的恢復、互聯網與社交媒體的發展,都在一定程度上擴大了公民活動的空間,維權運動也勃然興起。但是中國政府從未放鬆對社會的監視與控制。如果中共從“八九六四”學到了什麼教訓,那就是不惜一切維護一黨專政。當中共察覺到公民社會和維權力量開始獲得更多資源和影響時,就會立即進行鎮壓。近年來,中國越來越難以從人口優勢、廉價勞力、經濟全球化收割更多經濟紅利,即使沒有疫情,GDP的高速增長也風光不再。解決中國的政治、社會和經濟危機的方案只有兩個──放鬆監控力度並建立法治和民主,或加強壓制。中共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

中共從八九六四還得到另一個教訓:必須警惕和排除西方意識形態的影響。因此中共除了在國內監控信息,搞“七不講”,同時極力控制海外華人社羣。這也是中共決心扼制自由香港的重要原因之一,它害怕香港的自由對內地形成越來越大的輻射。中國政府早已拋棄“一國兩制”承諾和在聯合國備案的《中英聯合聲明》。剛剛出臺的港版國安法,進一步把香港推入絕境。去年6月以來,中國和香港政府在香港濫用暴力對付示威民衆,血腥畫面觸目驚心,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擔心“六四”慘劇在香港上演。

中共成爲全球大大小小的獨裁政權的老大哥,爲他們提供重要支持。它向各國輸出壓制國民的科技、經驗和監控方法,而且大肆宣傳“中國模式”,兜售專制話語。中共的目標是不惜一切維持一黨獨裁,其國際行動的根本動力是營造一個有利於中共統治的國際環境。

中國政府越來越不掩飾它的國際野心。好在近幾年來,西方終於開始警惕中國對世界自由秩序的威脅,並採取措施進行圍堵和反制。儘管已經很晚,但晚做總比不做要好。這很可能成爲未來20年內,中國與世界關係的主軸。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