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地方官員在中共肺炎流行期間,強制拆毀農民房屋和田地,令許多人泣訴自己只剩“死路一條”。示意圖(微博圖片)
地方官員在中共肺炎流行期間,強制拆毀農民房屋和田地,令許多人泣訴自己只剩“死路一條”。示意圖(微博圖片)

遭強制拆遷“脫貧” 中國農民:我們只有死路一條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日】(本台記者福明真綜合報導)習近平在2020年實現“全面脫貧”的中國夢,到現在並沒有實現,中國農民卻已爲此付出慘重的代價。關切中國宗教和人權的《寒冬》雜誌日前披露,中共地方官員在中共肺炎流行期間,強制拆毀農民房屋和田地,強迫他們遷居城市失去生活來源,有農民表示,自己只剩“死路一條”了。

2015年,習近平提出脫貧政策,計劃到2020年實現7000萬貧困戶脫貧。今年3月6日,習近平在談話中重申,2020年全面脫貧“必須如期實現,沒有任何退路和彈性”。

《寒冬》雜誌6月1日報導,2月底中共肺炎疫情高峯期間,山東省菏澤市地方政府通知一村部分村民趕快搬遷,村莊一千多畝農田也要抽出一半改作他用。

當時政府官員挨家挨戶上門說爲防疫給村民量體溫。許多村民怕被傳染,拒絕他們進家,但官員仍然堅持,並強調要給村民落實新村改造的拆遷政策。官員威脅村民:“誰敢攔阻!”

“官員不把精力用在控制疫情上,還在疫情嚴重封村的時候到處走動落實所謂的脫貧政策。”有位村民抱怨說。

“馬上就豐收的小麥地都被政府用打地機給毀了,每次都有警察在現場維護,農田沒了,房也拆了,要是這裏疫情加重,我們只有死路一條。”這位村民悲憤地說。

另一位村民無奈地說:“我們今年不會有好日子過了。”

自實施脫貧政策以來,中共當局一直鼓吹脫貧成果顯著,但以“脫貧”爲名遭整村搬遷的農民卻有不同的看法。

山西省忻州市神池縣74個自然村,主要的收入來源是農業,自從2018年農民全部被遷到縣城後,就沒有了生活出路。

“進了城我們怎麼生存呢?現在也沒打工的地方,就是有我們除了種地別的什麼也不會,我們多是老年人,也不會被僱傭的。”一位搬遷的村民抱怨道。

他曾向一些政府官員提出這樣的問題,但政府官員答覆說,政府只管搬遷,不管人的收入來源。

5月28日,中共總理李克強在中共兩會上在被問及今年的“脫貧攻堅”任務能否順利完成時,再度搬出中國是“發展中國家”的說法,並稱,“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箇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

他又指,“今年要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但是“受這次疫情的衝擊,可能會有一些人返貧,脫貧的任務更重了”。

對此,有大陸民衆表示,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本來就有大量貧窮人口,只是共產黨從沒提過,這個時候搬出月收入1000的人羣,可能是要拿人家當擋箭牌了。

《寒冬》雜誌曾報導,去年2月21日,河南省商水縣譚莊鎮某村一名九旬老人在自己的小屋上吊自盡。據老人的鄰居透露,事發前一天,政府人員來到老人家,說國家扶貧政策要求老年人跟子女住在一起,並威脅:“這幾天上級要來檢查,你必須搬走。”

該省還有一位72歲老人也因被逼遷無處可去,而服農藥自殺。

有些搬遷的老年村民把習近平的“脫貧”與毛澤東的“大躍進”相比。“大躍進”是1958-1960年實施的一場運動,旨在將中國從農業經濟轉變爲以公社爲基礎的共產主義社會,地方官員在毛澤東的要求下互相攀比完成產量,往往都虛報產量,上報說產量“過剩”,而實際上,人們都在捱餓,“大躍進”導致中國大饑荒,估計有數千萬中國人死亡。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