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國大陸的農民工
中國大陸的農民工(圖片來源:AP)

全面小康也可以有“人大版”?這遭殃的百姓得是一批接着一批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日】(編譯:陳雯韻)中共上個月(5月22日)召開了兩會以後,被報出的驚人言論和舉措是一條接着一條、一樁接着一樁。

加上受到疫情影響,中共與世界衛生組織聯手,隱瞞病毒傳播消息,導致病毒在全球擴散,全球有三分之二的勞動人口受病毒影響居家隔離,一連串的經濟、民生等問題接踵而至。中共也因此在文明世界成爲衆矢之的,被全球政要圍剿。

可是庚子年魔幻萬變、禍不單行,中共此次兩會鬼影重重,放出的信號顯示面對八十國聯軍圍剿、黨內政要並不團結。

5月28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會上表示,到目前爲止,中國仍然有6億人口月收入僅1000人民幣,他表示“1000塊錢,在一箇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

作爲習身邊的核心團隊成員,李中堂的這番話顯然與習的倡導全面小康的政治目標相左,在這樣一個十分緊張的大背景之下,如此公開的挑釁對於習來說自然是不可接受的。

果不其然,5月31日,習近平見招拆招,在中共黨媒《求是》雜誌上發表《關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補短板問題》,將李中堂的“6億低收入”論懟了回去。

面對習維尼的這番言論,中國的普通民衆,尤其是長期生活在底層農村的民衆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隨着這一號召的發起,農村的很多農田將被徵做他用。

其實早在今年2月,中國的疫情還處在最高峯時期,山東省菏澤市部分村民收到政府通知自己即將“被搬遷”,村莊裏1000多畝農田有一半將改作他用。當地政府官員表示,要爲村民落實“新村改造”的拆遷政策,旨在實現“脫貧攻堅”,即把村民現有屋舍拆除後,重新規劃農村建設,以達到國家規定的脫貧標準。

4月初,村民在威脅下被迫簽字同意讓出土地,很多村民表示:“馬上就豐收的小麥都被毀了,農田沒了,房也拆了,要是這裏疫情加重,我們只有死路一條。”

山西省忻州市神池縣74個村的農民,在2018年全部遷居縣城。可是現實是殘酷的,兩年過去了,他們仍在爲習近平脫貧夢付出慘重代價。因爲以前農民們的主要收入來源是農業,搬遷後就沒了生活出路。

很多村民抱怨:“進了城我們怎麼生存?現在也沒打工的地方。就算有,我們除了種田外什麼也不會,我們多是老年人,也不會被僱傭。”

一位搬遷到城裏的58歲男子透露,他遲遲找不到工作,連打掃工作都找不到,“以前在村里根本不爲生活發愁,自從住了樓房後一直都爲生計發愁。 ”

養羊只爲生的村民也說:“我們搬到城裏就沒了生活來源,但政府根本不管我們的生活問題。”

原來在中國,脫貧都是靠強制來實現了,當真是厲害了“我的國”!

責任編輯:唐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