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习近平为何不去武汉?分析人士:怕传染
习近平面临统治危机,党内人士也叹中共穷途末路(美联社)

扛不下去了!疯传中共党内罢习会议录音(音频)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国政局正进入诡异情势,反习暗涌不断,日前中国国内疯传一个据指是中共内部讨论罢免习近平的会议的录音。

6月2日流出在海外社交媒体的这个录音,内容要点包括:

1、经济搞到这一步,不能往前推进,是因为体制本身已没有出路,改它没有用,这个体制根本上要抛弃它。但不是要闹革命。

2、中共现在这个理论根本上出了问题,要铇根。

3、中共已是一个“政治僵尸”,习(未点名)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谁想出来挽救这个危局都不可能。

4、这个党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出路是请这个人下去体面的去二线养老去,重新拨乱反正。

5、如果不解决这个人,这个体制就是自由落体,五年之内,中国会经历一次大乱世,乱世出枭雄,然后重新来。

以下为录音全文(或略有误差,以录音为准):

我们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么一个地步,可以讲两个大的问题上,从根上铇起,一个就是我们这个体制,一个就是我们这个理论,那么从体制这个角度讲,老师早就讲过这么一句话,毛泽东用来搞文革的体制,邓小平拿来搞改革,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经济作为一种技术性的操纵手段,我们拿过来用了,很快的就把经济搞上去了,但是,那些就是我们讲市场经济,从每一层要素,商品市场涉及到要素市场的这些改革至今没有真正的往前推进。所以你那个商品市场,就不可能真正是一个真正商品市场经济,总是被别人操纵价格,总是被别人垄断资源,是吧?因为你的那个要素市场不改革,那么为什么他还是跟权力有关系,所以我们这个体制,这个问题没有解决,那么因此体制走到今天这一步,产生这么个人,或者说高层一步出这么个东西来,坐到大位置上去,那也是说明什么,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是没有出路了,改他没有用,就是改是没有用了,这个体制从根本上讲必须要抛弃掉它,所以我们讲的改革就不再是一个设计的框架体制,然后你在做,这是我第一条,有人会这么认为啊,这么说这个体制要抛弃掉它,那么我们要闹革命去呀?不是那么回事。所以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我们这个理论,从根本上是出了问题的,且不说当初中国共产党接受的那个马克思列宁主义对不对,这个划分先不说,实际上这个理论上很多东西是要铇根的,就说我们那个就是4000人大会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邓小平不阻挡党内来反思文革,不仅从政事上否定,而且从理论上根本抛弃,那么不至于到现在还在为文革翻案,因为政治这个东西是时过境迁,可以翻过来倒过去的,但是如果你在理论上把他的根铇掉,他的思想基础彻底的,或者说是重重的摧垮了,那么他想翻回那个文革的东西它就非常难,因此我觉得我们在改革开放以后,这两个最根本的问题没解决,一个就是体制,一个就是理论,所以走到现在,怎么办?我个人的看法,如果要讲情况的话,从修宪开始,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党,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明摆着那个修宪从党内起首,他就是不合法的,它绑架了18届三中全会,他在三中全会前两天,抢着抛出这个取消任期制的这个说法,迫使三中全会跟咽狗死一样的咽下去,那么你三中全会那么多中央委员,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在三中全会上把这问题提出来,所以这个党本身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而一个人,一个主要领导可以凭着他的这种掌握了刀靶子、枪杆子,然后又捏住了体制本身,党内的一个就是官员本身的贪腐,第二个党内没有任何人权和法治保障党员干部的权力,这两条被捏在手里边,所以这个9000万党员成了奴隶和个人使用的工具,他需要的时候,说党怎么着,不需要的时候,你这个党员干部不是党员干部了,他想把你弄到哪里去就成为一个贪腐分子,你就看看吧,我们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吧,党内的那些个领导干部被国家监察委员会处理的人,我不说这些处理的人本身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没有问题也会弄出点问题来,更何况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死了很多人,不干净了,但问题是,你定的那些个罪名,也得到国家法律上查查,也得到党纪上去看看,哪些属于违纪,你只用违纪去处置他,哪些属于国家法律定了的,是刑法上有这个罪名的可以捏他,我们现在什么不支持实体经济,就成了罪名,然后这个妄议中央就成了个罪名,对党不老实,这也叫罪名?哪里还有一点法治的味道,政党哪里还有一点政党的感觉,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想怎么处置手底下的奴才,他就这么处置,所以我说这个党已经是个“政治僵尸”了。

目前这个状况,谁想出来挽救这个危局都不可能,何况他要一条大道走到黑,谁说话都不行,其实我想过这个问题,最开始他上来的时候,是明里暗里的想弄点个人崇拜提高自己的威信,提不上来啊,可能还记得吧,16年的5月份,人大会堂的那个演出,你带头去抵制了,结果那个事情闹得很大,那场演出就此罢休了。7月份你看吧,16年的11月份出了个什么呢?把妄议中央放进了18届六中全会的党纪里边,然后四个意识什么看齐意识之类的东西,放到了政治正确的必须要说的官话。我们现在讲叫标准配置,什么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尤其这个两个维护,全党围着一个人转这叫政党吗?早就不是政党啦。他就是一个黑帮老大,手里捏着的一个工具而已,党成了“政治僵尸”,你现在谁能出来、谁能改变它都不可能,如果说有可能换人,这是第一步,我觉得当然最好的是换人,这当务之急,我觉得换人这是第一条。但是你可以看到他现在在干什么,他现在手里捏着刀靶子,他把军队捏在手里,他把政法委、警察捏在手里,他对所有人都可以用高科技监视,谁能够出来说我们来解决问题,不可能。你就开个中央常委会,我们讲少数服从多数嘛,有吗,没有。只有我现在这个状况就说如果有这个常委会最后来个集体决议,少数服从多数,你这个干得不行,不能把一个国家、一个党因为个人重大的问题,而拖到了死胡同里边去,让9千万党员、14亿人民给你陪葬,这是不可以的,那么如果说,我们中央的政府局常委的这些人,对党但凡还有点责任心,但凡对这个国家对民族还有点责任性,我觉得这个七个常委是应该开会做决议的,换人吧,只要你换了人,外部的环境开始松了,因为这就是个标志告诉外面,我们要转向了,只要这个人在台上,外部的环境只有越来越紧张是不可能缓的,不可以给我们缓和的,而你换了人外部环境就可以缓和,因为你做了个不说话别人都知道你有可能转向,这是我觉得最好的事。那么其他的这些常委,有哪个对党对人民的这个责任心吗?没有。现在这帮人连政客都不。我觉得他们就完全就是一个人的手下的奴才上来的,那么当然我这么一说的话,可能会把什么汪洋之类的人打到那边李克强,是吧。其实他们也是很不容易,在各自的位置上很努力的在做些工作缓和危局。这个我们其实都看到了。那么这个党,我觉得现在的老人也好,现在这个党的常委也好,能不能再有一次为了这个国家人民奋起,做个少数服从多数的这么个决议,请这个人下去体面的去二线养老去,不要再去干预,这个党有可能挑头,如果这个人不下去,这个党没有机会。

如果说有可能换人,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往前做,而是要停止那些东西不要往前做,比如动不动删微信、以言治罪,这些东西可以停止。比如动不动把民营企业家抓进去。抓任志强不算,比如阿拉善的两个领导人抓进去了,前两天钱小兰都被他们弄进去了,凭什么他这么做,你抓一个人容易,但是你吓跑了一大批企业家,所以你现在看到中国的民企很少人能说挣到钱了,大家考虑身家性命重要,能跑的全跑了,资金能走的全走了,有钱的走了,有本事的全走了,还能剥夺老百姓利益的高层权贵留在这,喝民企民脂民膏,还有就是永远也走不去的相当大批的贫困的人群,这两部分还在这,能走的全走了,那么这个国家还有希望?

没有希望,所以说换了人之后就停止,不是要做什么,下来就是停止,拨乱反正,这步必须要做,象当初文革一样,重新来整理,必须从根上理论上抛弃,什么新时代,什么新时代社会主义,那个胡扯,逻辑混乱,语言不通的东西,居然拿来当做宗教一样来让全党来学。

一个这么大的政党,拿这个东西来欺骗九千人,还有绑架14亿人,让全世界来笑话中国人民。这是一个政党已经走到穷途末路。我觉的要拨乱反正。

如果能走自己的路,下来的事情是好办的,我们还得相信这个体制绝大多数党员干部心里是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现在是都被裹挟着走,不能不这么干,我现在想这个党的政治僵尸,现在老说规定动作,自选动作,没人敢搞自选动作,就是因为那个看齐意识,绝对忠诚,让所有的党员干部不敢根据实际情况来做,找个名目就说你不忠诚,这就活活把一个党,一个国家弄死掉。所以一旦让这个人体面下去,拨乱反正,没有阻力。毛那时要思想拐弯,现在不需要,都明白。

现在社会,也不能指望,他已经把整个社会打成象散沙一样,他把所有公民社会秩序全部打散,用警察式暴力、监控人民,这个社会本身已经不行了。现在这个社会状态上来的人一定是混世魔王。所以就看这个党内的人有没有这个能力自我挽救、自我救赎一把呀!

所谓抛弃体制,中国要所谓要改革往前走的话,仍然要希望在这个体制内的中高层来,或者我们党内,因为社会的底层也是不能指望的。

因为实际上中国社会不是没有活力的,不是没有生机的,没有人才的,现在摧残思想、摧残人才,这个威胁解除了,我相信大家都会起来。要相信这个民族他是有生机的,但现在是一个人挡住了全国、全党。

如果不解决这个人,就等看这个体制自由落体吧。然后重头开始。很大可能是这样。

我个人认为是到今年年底,到明年的上半年,经济会动到企业,到那时再看,看这个国家是啥样的,现在要看外部施加压力,还能扛一阵子,钱还没糟塌光,等钱都糟塌光,扛不住了,使国内的矛盾四起的时候,那时再看。我们这一代人,活着的时候,五年之内,我们还能看到中国经历一次大乱世,有人说乱世出枭雄,然后重新来。

传录音中讲话人为中央党校教授蔡霞 近日发文痛批中共是人类公敌

目前未知前述录音来自一个什么样的会议,也未知具体时间。

有网友跟帖问:说这段话的人是高层还是一个普通的党员?

有人回复:中央党校蔡霞

蔡霞是中共中央党校教研部教授,她因曾在2016年任志强批习近平的“党媒姓党”事件中出面挺任而引起关注。旅美中国民运人士赵常青5月31日在推特爆料称:“曾经为任志强做公开辩护的蔡霞到纽约了,估计胡舒立也快支撑不住了。”但赵常青没透露蔡霞何时到了美国。

据赵常青披露的蔡霞出走美国的帖文,蔡霞5月30日在社媒上发表了对中共最近强推港版国安法的看法。

蔡霞直言:香港的主权是中国的,但香港的治权是香港人民的,而香港的地位和秩序是全世界的。中共现在毁坏香港的自由贸易港地位,毁坏香港作为一个全球三大金融中心的地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共挑战全球。中共推出港版国安法,是为了维护中共少数人的专制统治而强暴香港人民。

蔡霞说,表面上看是中共威胁挑战香港人民的自由权利,实际上是威胁全球秩序和人类文明价值。……从这个角度看,中共与全球为敌,尤其与人类文明为敌。中共是人类公敌。

如果前述录音确是来自蔡霞,从蔡有关港版国安法的发声可见,她已和中共决裂,与该段录音中的党内改良思想大为不同。

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中国历史学专家李元华早前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强调:任何人不能对这个政党有任何的希望,唯一的出路就是解体它。解体后就象其他社会一样,就是正常的社会,各个国家相对来讲都有比较完善的政体,有民主、法制、讲普世价值,等等。但是只要中共存在,这些根本都是不可能的。只要还是中共,换一个上台者也是换汤不换药。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访问学者辛灏年也在推特上公开表示,赞成习近平下台,但共产党必须下台,不是习一个人的事!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