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習近平爲何不去武漢?分析人士:怕傳染
習近平面臨統治危機,黨內人士也嘆中共窮途末路(美聯社)

扛不下去了!瘋傳中共黨內罷習會議錄音(音頻)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中國政局正進入詭異情勢,反習暗涌不斷,日前中國國內瘋傳一個據指是中共內部討論罷免習近平的會議的錄音。

6月2日流出在海外社交媒體的這個錄音,內容要點包括:

1、經濟搞到這一步,不能往前推進,是因爲體制本身已沒有出路,改它沒有用,這個體制根本上要拋棄它。但不是要鬧革命。

2、中共現在這個理論根本上出了問題,要鉋根。

3、中共已是一個“政治殭屍”,習(未點名)完全成了一個黑幫老大,誰想出來挽救這個危局都不可能。

4、這個黨已經走到窮途末路,出路是請這個人下去體面的去二線養老去,重新撥亂反正。

5、如果不解決這個人,這個體制就是自由落體,五年之內,中國會經歷一次大亂世,亂世出梟雄,然後重新來。

以下爲錄音全文(或略有誤差,以錄音爲準):

我們之所以走到今天這麼一個地步,可以講兩個大的問題上,從根上鉋起,一個就是我們這個體制,一個就是我們這個理論,那麼從體制這個角度講,老師早就講過這麼一句話,毛澤東用來搞文革的體制,鄧小平拿來搞改革,改革開放以後,市場經濟作爲一種技術性的操縱手段,我們拿過來用了,很快的就把經濟搞上去了,但是,那些就是我們講市場經濟,從每一層要素,商品市場涉及到要素市場的這些改革至今沒有真正的往前推進。所以你那個商品市場,就不可能真正是一個真正商品市場經濟,總是被別人操縱價格,總是被別人壟斷資源,是吧?因爲你的那個要素市場不改革,那麼爲什麼他還是跟權力有關係,所以我們這個體制,這個問題沒有解決,那麼因此體制走到今天這一步,產生這麼個人,或者說高層一步出這麼個東西來,坐到大位置上去,那也是說明什麼,這個體制本身已經是沒有出路了,改他沒有用,就是改是沒有用了,這個體制從根本上講必須要拋棄掉它,所以我們講的改革就不再是一個設計的框架體制,然後你在做,這是我第一條,有人會這麼認爲啊,這麼說這個體制要拋棄掉它,那麼我們要鬧革命去呀?不是那麼回事。所以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我們這個理論,從根本上是出了問題的,且不說當初中國共產黨接受的那個馬克思列寧主義對不對,這個劃分先不說,實際上這個理論上很多東西是要鉋根的,就說我們那個就是4000人大會的時候,如果那個時候,鄧小平不阻擋黨內來反思文革,不僅從政事上否定,而且從理論上根本拋棄,那麼不至於到現在還在爲文革翻案,因爲政治這個東西是時過境遷,可以翻過來倒過去的,但是如果你在理論上把他的根鉋掉,他的思想基礎徹底的,或者說是重重的摧垮了,那麼他想翻回那個文革的東西它就非常難,因此我覺得我們在改革開放以後,這兩個最根本的問題沒解決,一個就是體制,一個就是理論,所以走到現在,怎麼辦?我個人的看法,如果要講情況的話,從修憲開始,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黨,事實上已經是一個“政治殭屍”,明擺着那個修憲從黨內起首,他就是不合法的,它綁架了18屆三中全會,他在三中全會前兩天,搶着拋出這個取消任期制的這個說法,迫使三中全會跟咽狗死一樣的嚥下去,那麼你三中全會那麼多中央委員,居然沒有一個人敢在三中全會上把這問題提出來,所以這個黨本身已經是一個“政治殭屍”,而一個人,一個主要領導可以憑着他的這種掌握了刀靶子、槍桿子,然後又捏住了體制本身,黨內的一個就是官員本身的貪腐,第二個黨內沒有任何人權和法治保障黨員幹部的權力,這兩條被捏在手裏邊,所以這個9000萬黨員成了奴隸和個人使用的工具,他需要的時候,說黨怎麼着,不需要的時候,你這個黨員幹部不是黨員幹部了,他想把你弄到哪裏去就成爲一個貪腐分子,你就看看吧,我們現在是個什麼狀況吧,黨內的那些個領導幹部被國家監察委員會處理的人,我不說這些處理的人本身有沒有問題,我覺得沒有問題也會弄出點問題來,更何況這個體制本身已經死了很多人,不乾淨了,但問題是,你定的那些個罪名,也得到國家法律上查查,也得到黨紀上去看看,哪些屬於違紀,你只用違紀去處置他,哪些屬於國家法律定了的,是刑法上有這個罪名的可以捏他,我們現在什麼不支持實體經濟,就成了罪名,然後這個妄議中央就成了個罪名,對黨不老實,這也叫罪名?哪裏還有一點法治的味道,政黨哪裏還有一點政黨的感覺,完全成了一個黑幫老大,想怎麼處置手底下的奴才,他就這麼處置,所以我說這個黨已經是個“政治殭屍”了。

目前這個狀況,誰想出來挽救這個危局都不可能,何況他要一條大道走到黑,誰說話都不行,其實我想過這個問題,最開始他上來的時候,是明裏暗裏的想弄點個人崇拜提高自己的威信,提不上來啊,可能還記得吧,16年的5月份,人大會堂的那個演出,你帶頭去抵制了,結果那個事情鬧得很大,那場演出就此罷休了。7月份你看吧,16年的11月份出了個什麼呢?把妄議中央放進了18屆六中全會的黨紀裏邊,然後四個意識什麼看齊意識之類的東西,放到了政治正確的必須要說的官話。我們現在講叫標準配置,什麼四個自信,四個意識,兩個維護,尤其這個兩個維護,全黨圍着一個人轉這叫政黨嗎?早就不是政黨啦。他就是一個黑幫老大,手裏捏着的一個工具而已,黨成了“政治殭屍”,你現在誰能出來、誰能改變它都不可能,如果說有可能換人,這是第一步,我覺得當然最好的是換人,這當務之急,我覺得換人這是第一條。但是你可以看到他現在在幹什麼,他現在手裏捏着刀靶子,他把軍隊捏在手裏,他把政法委、警察捏在手裏,他對所有人都可以用高科技監視,誰能夠出來說我們來解決問題,不可能。你就開箇中央常委會,我們講少數服從多數嘛,有嗎,沒有。只有我現在這個狀況就說如果有這個常委會最後來個集體決議,少數服從多數,你這個幹得不行,不能把一個國家、一個黨因爲個人重大的問題,而拖到了死衚衕裏邊去,讓9千萬黨員、14億人民給你陪葬,這是不可以的,那麼如果說,我們中央的政府局常委的這些人,對黨但凡還有點責任心,但凡對這個國家對民族還有點責任性,我覺得這個七個常委是應該開會做決議的,換人吧,只要你換了人,外部的環境開始鬆了,因爲這就是個標誌告訴外面,我們要轉向了,只要這個人在臺上,外部的環境只有越來越緊張是不可能緩的,不可以給我們緩和的,而你換了人外部環境就可以緩和,因爲你做了個不說話別人都知道你有可能轉向,這是我覺得最好的事。那麼其他的這些常委,有哪個對黨對人民的這個責任心嗎?沒有。現在這幫人連政客都不。我覺得他們就完全就是一個人的手下的奴纔上來的,那麼當然我這麼一說的話,可能會把什麼汪洋之類的人打到那邊李克強,是吧。其實他們也是很不容易,在各自的位置上很努力的在做些工作緩和危局。這個我們其實都看到了。那麼這個黨,我覺得現在的老人也好,現在這個黨的常委也好,能不能再有一次爲了這個國家人民奮起,做個少數服從多數的這麼個決議,請這個人下去體面的去二線養老去,不要再去干預,這個黨有可能挑頭,如果這個人不下去,這個黨沒有機會。

如果說有可能換人,那麼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是往前做,而是要停止那些東西不要往前做,比如動不動刪微信、以言治罪,這些東西可以停止。比如動不動把民營企業家抓進去。抓任志強不算,比如阿拉善的兩個領導人抓進去了,前兩天錢小蘭都被他們弄進去了,憑什麼他這麼做,你抓一個人容易,但是你嚇跑了一大批企業家,所以你現在看到中國的民企很少人能說掙到錢了,大家考慮身家性命重要,能跑的全跑了,資金能走的全走了,有錢的走了,有本事的全走了,還能剝奪老百姓利益的高層權貴留在這,喝民企民脂民膏,還有就是永遠也走不去的相當大批的貧困的人羣,這兩部分還在這,能走的全走了,那麼這個國家還有希望?

沒有希望,所以說換了人之後就停止,不是要做什麼,下來就是停止,撥亂反正,這步必須要做,象當初文革一樣,重新來整理,必須從根上理論上拋棄,什麼新時代,什麼新時代社會主義,那個胡扯,邏輯混亂,語言不通的東西,居然拿來當做宗教一樣來讓全黨來學。

一個這麼大的政黨,拿這個東西來欺騙九千人,還有綁架14億人,讓全世界來笑話中國人民。這是一個政黨已經走到窮途末路。我覺的要撥亂反正。

如果能走自己的路,下來的事情是好辦的,我們還得相信這個體制絕大多數黨員幹部心裏是明白什麼是對,什麼是不對,現在是都被裹挾着走,不能不這麼幹,我現在想這個黨的政治殭屍,現在老說規定動作,自選動作,沒人敢搞自選動作,就是因爲那個看齊意識,絕對忠誠,讓所有的黨員幹部不敢根據實際情況來做,找個名目就說你不忠誠,這就活活把一個黨,一個國家弄死掉。所以一旦讓這個人體面下去,撥亂反正,沒有阻力。毛那時要思想拐彎,現在不需要,都明白。

現在社會,也不能指望,他已經把整個社會打成象散沙一樣,他把所有公民社會秩序全部打散,用警察式暴力、監控人民,這個社會本身已經不行了。現在這個社會狀態上來的人一定是混世魔王。所以就看這個黨內的人有沒有這個能力自我挽救、自我救贖一把呀!

所謂拋棄體制,中國要所謂要改革往前走的話,仍然要希望在這個體制內的中高層來,或者我們黨內,因爲社會的底層也是不能指望的。

因爲實際上中國社會不是沒有活力的,不是沒有生機的,沒有人才的,現在摧殘思想、摧殘人才,這個威脅解除了,我相信大家都會起來。要相信這個民族他是有生機的,但現在是一個人擋住了全國、全黨。

如果不解決這個人,就等看這個體制自由落體吧。然後重頭開始。很大可能是這樣。

我個人認爲是到今年年底,到明年的上半年,經濟會動到企業,到那時再看,看這個國家是啥樣的,現在要看外部施加壓力,還能扛一陣子,錢還沒糟塌光,等錢都糟塌光,扛不住了,使國內的矛盾四起的時候,那時再看。我們這一代人,活着的時候,五年之內,我們還能看到中國經歷一次大亂世,有人說亂世出梟雄,然後重新來。

傳錄音中講話人爲中央黨校教授蔡霞 近日發文痛批中共是人類公敵

目前未知前述錄音來自一個什麼樣的會議,也未知具體時間。

有網友跟帖問:說這段話的人是高層還是一個普通的黨員?

有人回覆:中央黨校蔡霞

蔡霞是中共中央黨校教研部教授,她因曾在2016年任志強批習近平的“黨媒姓黨”事件中出面挺任而引起關注。旅美中國民運人士趙常青5月31日在推特爆料稱:“曾經爲任志強做公開辯護的蔡霞到紐約了,估計胡舒立也快支撐不住了。”但趙常青沒透露蔡霞何時到了美國。

據趙常青披露的蔡霞出走美國的帖文,蔡霞5月30日在社媒上發表了對中共最近強推港版國安法的看法。

蔡霞直言:香港的主權是中國的,但香港的治權是香港人民的,而香港的地位和秩序是全世界的。中共現在毀壞香港的自由貿易港地位,毀壞香港作爲一個全球三大金融中心的地位,意味着什麼?意味着中共挑戰全球。中共推出港版國安法,是爲了維護中共少數人的專制統治而強暴香港人民。

蔡霞說,表面上看是中共威脅挑戰香港人民的自由權利,實際上是威脅全球秩序和人類文明價值。……從這個角度看,中共與全球爲敵,尤其與人類文明爲敵。中共是人類公敵。

如果前述錄音確是來自蔡霞,從蔡有關港版國安法的發聲可見,她已和中共決裂,與該段錄音中的黨內改良思想大爲不同。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中國曆史學專家李元華早前在接受本臺採訪時強調:任何人不能對這個政黨有任何的希望,唯一的出路就是解體它。解體後就象其他社會一樣,就是正常的社會,各個國家相對來講都有比較完善的政體,有民主、法制、講普世價值,等等。但是隻要中共存在,這些根本都是不可能的。只要還是中共,換一個上臺者也是換湯不換藥。

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後、訪問學者辛灝年也在推特上公開表示,贊成習近平下臺,但共產黨必須下臺,不是習一個人的事!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