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評論】美國騷亂被視爲認同中共價值的大掙扎 (音頻/視頻)

shitaopinglun

【石濤評論】美國騷亂被視爲認同中共價值的大掙扎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6月3日】(主持人:石濤)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肖申克的救贖》幾乎所有人都看過,很多人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但就我個人來講,這都是我個人跟大家分享的,如果你沒有信仰的基礎,看《肖申克的救贖》有難度。當然你自己會覺得自己看得明白,但其實它內在的精髓,我個人以爲它內在的精髓就在那本《聖經》上。善於惡的對壘,權力與冤枉的那種背景之下,透顯出在人的層面所展現出來生命內在的善與惡的根本。爲什麼說是在那本《聖經》上呢?對待那本《聖經》的一切,人們所看到的故事,他們兩個人所引用的話,都是在電影中表現出他生命內在的品質。典獄長對《聖經》倒背如流,有着他自己完全的詮釋,但他是邪惡的。肖申克作爲一個裏面的殺人犯,作爲典獄長有權沒收掉他的一切,典獄長卻對神擁有敬仰,即使對一個殺人犯,他也願意把《聖經》整本還給他,由他自己希望能夠得到救贖。難道典獄長不善良嗎?難道典獄長不真誠嗎?難道典獄長不虔誠嗎?難道典獄長對神不尊重嗎?我覺得這是對每一個人今天有着宗教背景的人,是值得考慮的。作爲男主角,他把鷹嘴錘,鷹嘴錘在監獄裏如果被抓住的話就會打慘了。他把鷹嘴錘藏在了《聖經》裏面,他把《聖經》給挖了個洞。在一般的宗教人的眼睛裏,敢把《聖經》挖成洞,爲了藏他罪惡的工具逃跑的工具,爲了藏他在法律制裁之下他本該受刑的過程中,在今天的法律背景之下完全是一種犯罪,而且那是褻瀆神靈的, 但他是聖徒。我覺得對於今天的強調法律的人和強調所謂宗教的人,我覺得是一個巨大的思考。

 

這是男主人公,把鷹嘴錘藏在了《聖經》裏,在《聖經》裏掏出了一個洞,正好放他的錘子,所以以《聖經》爲保護以《聖經》爲掩蓋,來掩蓋他在法律框架之下,最罪惡的證據和工具,犯罪的工具,在法律的框架下這是犯罪的。在通常人們說的宗教的背景之下,他敢毀了《聖經》去藏他的犯罪的工具,以逃避法律的制裁,他本身又是一個殺人者,而法律不給予他公正的對待。法律不給予他公正的對待,只有他自己知道外人沒人知道。那一個救贖者該怎麼辦?這是典獄長在突查他的監牢,拿着這本《聖經》,然後典獄長可以明確講出來馬可福音第十三章第三十五節的內容是什麼,倒背如流。對方是罪犯,他是典獄長,他是法律的象徵,他是正義的代表,他是權力的一切,他對《聖經》倒背如流,他知道里面的背景的故事,他知道里面代表的含義,但他是邪惡的。在法律的背景之下他是法律的一切,但他是生命中的邪惡。

 

我剛纔引述了《肖申克的救贖》那段有關《聖經》的故事的原因,是因爲昨天川普的這張照片,他在拍這個照片的時候他說,美國是神賦予的,所以有責任有權利去保護整個美國國民的安全。左派的人不喜歡的他的人抨擊他,在我們節目中也有朋友留言,有人說他就是作秀,他一年多了也沒有去過這個教堂做過禮拜。也有人說,他從來不讀《聖經》,這本《聖經》他根本沒有碰過。那這本《聖經》是從哪兒來的?他從白宮走出來的時候,我沒有看到他手裏拿《聖經》,這是真的。等回來的時候,他在講述完了之後,他往回走的時候,一開始他拿着,後來他沒有拿着。我個人覺得這是比較正常的了,因爲他旁邊一定有跟隨他的人,這毋庸置疑了。至於說他一年多都沒有去過這個教堂做過禮拜,可能吧,我只能說我沒有任何背景的概念,我沒有,但是跟大家分享過,我說在過去的時間裏在大疫情的時候,他曾經宣佈過兩次祈禱日,全國祈禱日,希望能夠在這個大疫情的背景之下,透過祈禱能夠對美國人民有所緩解,就現在的困境。那我跟大家解釋過,在我眼睛裏我覺得他商業的成分太濃厚了,他不夠虔誠,這個在我個人的節目中我們都跟大家分享過這個概念,裏面的急功近利的氛圍極高,我個人絕不否認這一點。

 

至於說你說現在他是真是假?對我來講就是真的,我早跟大家解釋過,在過程中是每一個生命的真實自己展現的過程。他昨天晚上在他講完話之後,在沒有任何人準備的背景之下,他步行走出了白宮,穿過了抗議者,來到了被焚燬的教堂,拿起了《聖經》,表達了他的概念,你在不知道他後面將如何做的背景之下你一定說他是騙子,這是不恰當的。所有人在過程中都是一種改變的過程,而任何一個定格的過程對於所有人來講,都包含着一種你個人的成見跟憤恨。他即使是撒謊,但他今天可以做出這個動作,你都應該善意的去理解,這是人的善良。如果你連這個境界都沒有,你去嘲諷《封神演義》,《封神演義》講的太多的故事,申公豹,元始天尊就知道他在幹嘛,但元始天尊並不殺了他,而被申公豹毀掉的,找的麻煩的都是元始天尊自己的徒弟。那元始天尊知道申公豹在騙他,元始天尊知道申公豹會跟他的師兄弟出現這麼大的衝突,申公豹毀了那麼多他的師兄弟,做師父的做師伯的爲什麼不毀了他?道理一樣的。所以當你嘲笑《封神演義》的時候,你都不知道人家講的什麼樣的生命境界,不開玩笑的。

 

我們在五月三十一號的節目中,一燒那個教堂的時候我跟大家說了,完了,這個事兒改了,對吧?你看共產黨,共產黨在北美在西方所有的勢力都將被揭露,都將完蛋了,原因就在這裏頭。所以這是沒有真正信仰的人,你別說是宗教,宗教不是信仰,宗教是把信仰人文化。我這麼講吧,把真正的生命的境界爲你自己私利所用大多是宗教,就像我們通常聽到的一些人,我要上天堂你要上天堂,很多人這麼個說法。你的身體是你自己的,你的身體都受着這個天地間生命循環的控制,你自己都控制不了你自己,那你什麼叫我要上天堂啊?這就是我跟大家解釋的,在真正的生命理念中,你早已偏離了,太自私太自我了,所以纔會出現這個場面。你說他一定爲什麼舉起了《聖經》,我不知道, 但他做了,他做了別人做不到的事情,對吧?他在整個發言中明確講,和平抗議是這個國家所尊重的,這個國家必須尊重的,但同時在這個國家第二修正案,第二修正案是什麼?美國人擁有槍支,用他們的槍保護他們自己的家,殺了那些闖入者。你說他是善的,你說他是惡的?而在偏頗的那些政治的訴求中,那些陰謀者,去摒棄掉客觀事實,只說另外一面。喬丹這麼幹了,約翰遜這麼幹了,奧巴馬這麼幹了,他們都是剛剛乾的。我在昨天節目中講了,喬丹是個自卑者,我不開玩笑的,喬丹是個自卑者,他根本不是一個大寫的人。他只不過是在今天的利益的追尋中,在今天的政治精英的文化中,他是個精英,但他不是一個大寫的人。他在面對整個環境,就是在面對今天已經出現了打砸搶燒,連他的耐克店都被搶的背景之下,他只說他忍耐不了了。在他的生命中,不去痛斥任何那些非人性非正常的不該有的那種沒有道德約束的行爲。他不是自卑者是什麼?所以人間的環境的成功,根本不是生命的真諦,不是的。那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概念是來自於這個背景。

 

昨天川普直接聲明,如果各州州長不能夠去處理本州的事情的話,他將派部隊,但所有民主黨的州長都不同意。文章裏講,華盛頓的州長在星期一晚上譴責川普沒有管制能力,希望沒有士兵或者平民因而受傷而造成死亡。在有關傳媒追述總統在國內用兵的法律依據的時候,指總統如果認爲國內有非法聚集或者叛亂的話,是有權派兵的,這是沒錯的。他引述的是一八零七年的《反暴動法》,據說引起了討論啦。《反暴動法》是授予美國總統在美國境內動用軍隊,在一般的情況下美國軍隊不在國內出現的,但有兩個條文直接決定美國總統是否可以使用軍隊。一個,當州長出於本州內的,就是議會或州長的要求,要求聯邦政府支援,這裏包括大的災難,包括一些出現了人道危機的時候,總統是有權派出軍隊去鎮壓針對華府的叛亂或者非法集會,就是說要去推翻合法的民選政府。這裏講的華府就是合法的民選政府,民選總統。如果有人針對華府的民選總統進行直接推翻行爲的話,在州長和州議會的邀請下是可以的。另外一個,上述情況發展到無法通過正常的程序來完成執行聯邦的法律的,或者州里面無法去維護民衆的公民權利的時候,總統可以在未經州的同意的情況下派軍隊去。這就清楚地表明,川普是擁有權力去這麼做的,川普完全擁有權力派軍隊到各州。

 

而他昨天在他的講話中是非常清晰地提到這一點,如果你州或者市你不能派國民警衛隊以最大的可能,去維護美國公民在這樣的衝突中在這樣的危險中他的個人的生命安全和他個人的財產的話,美國總統有權行使他的權力,動用《反暴動法》來平息這樣的叛亂。如果總統引用該法律平亂的話,在法律限制下必須先發出總統公告,下令暴亂人士在指定時間內解散回家,如果情況持續無法平息的話,總統就可以發出行政命令,指派軍隊。該事情曾經使用過,在一九九二年曾經用過,同時在美國有另外一個法律是一八七八年制定的,我們剛纔說的那個《反暴動法》是一八零七年制定的。一八七八年, 七十年之後有一個叫《警衛團法案》,就是限制聯邦政府在國內使用軍隊的,有爭議的根據說政府不能在美國境內指派現役軍隊執行警隊的工作,但是它是有一定限制的,也就是說當今天的規模太大,它已經橫跨二十四個州, 四十個城市進行宵禁。美國現在的警力,各州警、城市警察無力維護現在的場面。而如果州國民警衛隊,也就是民兵,州長拒絕執行而任意使得州境內的情況惡化,威脅到這個州的美國公民的時候,美國總統依然可以跨過州長,派軍隊直接進入。所以這裏提到說,總統要在美國境內特別是在華盛頓出動現役軍人的話,他是不受限制的。在一九九二年洛杉磯暴動中,曾經引用過《反暴動法》,後來進行了更改,權力的擴大在二零零六年,在應對天災、恐怖襲擊時,美國總統都有權使用軍隊。這是我們看到的,我以爲這是一種比較權威的解釋,大家也就明白了爲什麼川普敢這麼做,他有法律的依據;那他昨天的行爲是以神的名義,美國是神保護的國家。

 

佛洛伊德,有朋友昨天說濤哥你沒注意到,引起美國事端的那個人叫弗洛伊德嗎?他的姓應該叫弗洛伊德,其實我一開始我也注意到那個問題。弗洛伊德是心理學家、精神分裂學者、哲學、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家之一,他是猶太人,他原來出生在奧地利,現在是捷克的地方, 一八五六年出生的,他死亡的時間是一九三九年。過去二百年到今天,影響到今天人類的真實生活。他最大的惡,把人們的思想轉變成活在這塊臭肉上,侮辱了人的神造的靈魂的一面,我看就這麼回事。我早跟大家提示過,達爾文、愛因斯坦、弗洛伊德、甚至包括畢加索、馬克思、恩格斯,一批猶太人產生在一八几几年到一九几几年,他們奠定的基礎摧毀了今天人對神的認識。有些朋友不一定接受啊,只是我個人非常淺薄的認識。你要討論這弗洛伊德不知道得多少年代,咱們沒那意思,我只說大框架。

 

現在討論的安提法(Antifa),就是川普要把它定格爲邪惡組織的安提法,安提法沒有正規的組織,找不着在美國的正規的組織。它最早的起源你可以追溯到當時納粹德國,它最早起源是來自於德國的共產黨,德國的共產黨就這麼來的。它的最早的創始者就是德國的共產主義,它在納粹年代就出現了,但後來到英國到哪兒到哪兒,反正就這麼個概念,而裏面的核心就是反傳統的。裏面的核心是反傳統的、反極右的,通過暴力的殺富濟貧的宣泄自己內心憤怒的,永遠是掩蓋的生活在陰暗之下,遮住面孔的,穿着黑衣服。以暴力求和平,就是他們明確的口號,這是外在的。而他們有着明確的精神的指導、思想的指導。而這精神與思想的指導的基礎就在於他的生命基點在這塊肉上。所以跟我們剛纔看到的弗洛伊德的概念是一樣的,他把人的一切的感受,人的一切的自覺,人的一切本來擁有的悟性,都解釋在這塊肉上的基礎,剷除了人生命的內在的根脈,所以跟今天的進化論、無神論和表面科學解釋一切的,今天共產黨崇尚的這個大屁股崛起的一切是完全一樣的,他的生命基礎是一樣的。

 

那這一次的黑人死了,真的跟他叫一個名字,弗洛伊德。在我眼睛裏就是整個結束了,跟那個黑人的個人,我個人沒有任何探討的意思,我只是說這樣的巧合的時間的概念,和出現在美國今天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抗議了的問題,已經完全擴展到人的思想、精神、生命認知,在美國社會出現根本衝突的緣由。在這點上說,共產黨的一切,就是十九世紀初以來的馬克思的,馬克思被人們否定了,恩格斯被人們否定了,去年巴黎聖母院的大火燒掉了雨果的一切,留下了神的東西。他是雨果之後出生的,巴黎聖母院的房頂的修繕的時間是一八四幾年,那個時候同樣是《物種的起源》。他是一八五六年出生的,所以順着時間的推動,走入到今天的美國社會,就是我說的大清理,應該是大清洗。所以我昨天的節目中說當這件事情,美國騷亂結束之後,天滅中共在中國發生。

 

奧巴馬的女兒涉嫌安提法組織的成員,這是蠻有趣的。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引起了衝突,川普宣佈安提法爲恐怖組織。緊接着就是紐約市長的女兒昨天在參加暴亂,被警察抓了。而FBI在監控中發現奧巴馬的女兒直接參與安提法組織本身的活動。而美國司法部長巴爾說,要公開安提法與媒體和政治人物之間的相關的關聯。應該是前天了,《紐約郵報》登出的消息說,紐約現任市長的二十五歲的女兒叫基婭拉,直接參與了非法集結,拒絕配合警方要求,封堵了曼哈頓的一條街道,結果遭到警方的抓捕。這是三十一號晚上九點四十分報的消息,這就是紐約市長的女兒。然後他提到說,在紐約市的警佐工會一號在推特上公佈了她被捕的消息,她是一個無政府主義反抗者的一員,那作爲市長的父親,如何保證這個城市的本身的安全?是這麼回事兒。這就明白爲什麼市長禁止動員騎警並且組織警員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情,這是我們看到的一個故事。這是奧巴馬的女兒,奧巴馬的大女兒跟安提法直接有關聯。冷眼向洋,這是一個推友在推特上。他說原推文已經被刪掉了, FBI的監控發現,奧巴馬的大女兒在巴爾的摩安提法的一個會議中走出來,這是FBI所監測的東西,這應該是一家媒體爆了,這是監控錄像,發現了當時她的狀況,所以這是電視臺報導,透過推特報的,原文已經沒了。

 

我們剛纔介紹安提法本身的來源,它就是直接共產黨來的,德國共產黨產生的。安提法本身又沒有非常嚴謹的這種組織形式,它完全是人們的思想,這個思想的基礎是共產主義。這是它整個錄像監控的東西了,FBI的報告。所以這是我們看到今天在美國社會衝突的根本理由。那奧巴馬也針對衝突說話了,拜登也說話了,他們的說法正好跟川普的說法是衝突的。十個月前公佈的,證明奧巴馬大女兒直接跟安提法直接有關係。而川普早在去年當時就已經提到,他要把安提法定格爲恐怖主義。我們在前天的節目中跟大家分享了當時的消息是二零一九年的八月份,當時川普提出來要把安提法作爲恐怖主義。如果FBI的監視器錄到了,他們跟安提法分子一同出現在街上,而紐約市長的女兒,明尼蘇達州的司法部長的兒子,都是這個組織的成員,他就提到到底金主是誰?就是暴亂的金主是誰?

 

這裏暴亂的金主,一般鎖定在是索羅斯上。索羅斯是蠻特別的人,也是猶太人,金融大亨、大鱷。他最出名的,一九九二年他用了十個小時擊垮了英國鷹,中央銀行,使得英國中央銀行被迫與歐洲脫離。他一晚上十個小時掙了二十億美元,當時啊,掙了二十億美元,就藉助了槓桿的原理,就是我們通常現在叫炒賣外匯。在這個背景之下,他阻擊英鎊成功。後來他又在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是他有份的。他在蘇聯的解體的過程中起了相當大的重要作用,他大概用了十個億去幫助當時在蘇聯包括在波蘭的那些反共的人。所以現在反過來他又成爲了一個幫着共產黨忙的人,很奇怪很奇怪的,出錢的應該是索羅斯。在川普作出相應決定的時候,能夠意識到這是個共產主義背景的極端組織,二零一六年大選之後,各地打砸搶都有他們的影子,是。有些網友說了,民主黨的這個頂級的大金主索羅斯直接給錢。我們昨天在節目中用過一個,那個白人去分錢給那個黑人,黑人小夥子,跟大家分享那個視頻。那個視頻今天川普在自己的推特上轉推了那個視頻,來證明在大街上發錢,這個做法就跟中共的做法是一樣的。有組織的跨州進行這種暴力活動,是各州都承認的,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的州都承認,所有他們幾乎被抓的都是外州來的,也就是說,他們非常有效地組織了一批人,大概每個人每天是兩百塊錢,被人指揮着去,派定去固定的城市參加抗議活動。

 

司法部長巴爾說,各地組織的骨幹有百分之八十是外地的,背後就是安提法。有一個叫做奧利維亞的女人跟她的兩個孩子在底特律,昨天和另外的暴徒一起坐巴士到了目的地鬧事,他們一天的勞務費兩百塊。所有的暴徒都是拿贓錢幹活,鐵證出來,索羅斯資助的開放社會的基金會是這次主要的,他每天給兩百美金。幾年前在西雅圖,摧毀西雅圖的人是一樣的,都是這幫人,這是川普當時講的。拜登有十三個員工在捐錢,去幫助這些人。這是昨天我們也看到了確實是這樣的。所以這就是我們能夠看到的故事,那在美國社會就出現了一個分裂,出現了一個直截了當的分裂,而這一份分裂,就逐漸上升到人相信神還是否定神,就是上升的高度已經上升到生命的認知,而這生命的認知的背後出現了這種在人的社會表面上的政黨上的分歧,所以我自己的說法,經過這一次的美國的騷亂之後,中共體制,就共產主義的一切,它的罪惡,在美國社會將出現徹底的大曝光。疫情是一波,這又是一波。這種曝光出現之後,就是給人們醒悟的過程,其實既是淘汰這些生命的過程,也是給那些好人醒悟的過程,能夠在這種更大的災難出現之前,一種自救的機會。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