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为川普总统6月1日从白宫里走出来拜访被骚乱分子烧坏的圣约翰教堂。(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图为川普总统6月1日从白宫里走出来拜访被骚乱分子烧坏的圣约翰教堂。(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专家:没有安全就没有投资 平定骚乱和重建需要坚定执法

【希望之声2020年6月3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华尔街前投资公司合伙人莉兹·皮克Liz Peek)周三(6月3日)撰文说,平息近几日在全美许多城市的骚乱以及以后的重建需要坚定的执法。否则,帮派和街头暴力会扼杀城市重生,这是历史的教训。没有安全保障的地区,投资者不会投资,民众也不愿搬去居住。 

皮克在福克斯新闻网刊登的文章中说,川普总统承诺要平息对我们国家的暴力袭击,并表示:“不安全的地方,就没有未来。”他是对的。 

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我们的民选官员从来没有对暴乱分子摧毁我们的社区袖手旁观,这些民选官员都宣过誓要坚守我们的法律并保证我们的安全。对社区的摧毁是毫无道理的,极其鲁莽,重建社区将付出极高的代价。 

在与几名骚乱严重城市的民主党市长举行的“虚拟圆桌会议”上,民主党可能的总统候选人拜登表示,他相信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惨死是美国的转折点。他说:“窗帘已经被拿掉。民众已经为真正的体制变革做好了准备。” 

这位常常词不达意的前副总统似乎想说,要解决“体制性的种族主义”,为少数族裔社区提供更多的资金来创业是需要做的一些事情之一。他还进一步强调了小型企业的重要性。 

当然,对少数族裔社区投资对他们的繁荣至关重要。但历史告诉我们,没有坚定的执法,也不可能有繁荣。

罗迪欧大道(Rodeo Drive)或麦迪逊大道(Madison Avenue)上的奢侈品商店遭到破坏,贪婪的罪犯抢走了路易·威登手袋,尽管这些行为是卑鄙的,但这些还不是悲剧。真正的悲剧是,已经被中共病毒(武汉肺炎)重创的贫困黑人社区再次遭到了洗劫,摧毁了他们的商店、生计和梦想。 

奢侈品店可以、并且将能够重建;而贫困黑人社区可能永远无法恢复。 

让我们回顾一下2014年发生在密苏里州弗格森(Ferguson)的事件,由于黑人青年布朗(Michael Brown)被枪击致死引发了骚乱。从这一事件可以看出重建工作有多么艰巨。弗格森是圣路易斯大都会的一部分。《华尔街日报》去年夏天在骚乱五周年纪念日报道说,圣路易斯郊区的失业率为5.5%,而圣路易斯县为3.3%;前者的贫困率为23%,而后者为10% 。 

圣路易斯大都会的犯罪率高于大多数邻近城镇,并且高过美国90%的其他城市。 

骚乱五年后,弗格森社区中的小企业收入下降了约50%,尽管在弗格森进行了大量新投资。 

虽然在布朗被枪杀的西弗洛里桑(West Florissant)大道的那个被毁的街区,现在新建了一个1200万美元的男孩和女孩俱乐部(Boys and Girls Club),而城市联盟(Urban League)也在另一个被烧光的街区建立了一个职业培训中心,但是大部分新投资都流向了较富裕的白人社区。 

《华盛顿邮报》在2018年报道说:“在2014年后涌入该城市的3600多万美元的实体开发项目中,只有240万美元……让这个孤立贫困的弗格森直接受益。” 

《华盛顿邮报》说,这是因为企业只愿意承担一定的风险。是的,投资者不会在仍被视为不安全的社区投资。 

在洛杉矶的瓦茨(Watts)地区也有类似的经历。1965年在加州的这个地方发生了持续6天的骚乱,造成34人丧生,超过1,000人受伤,财产损失达4000万美元。这个曾经以黑人为主的社区现在大多数是西班牙裔,50多年后的现在,该地区仍然萧条。 

根据《洛杉矶每日新闻》在2015年的报道,“这里的家庭收入中位数约为28,700美元,而洛杉矶县为56,266美元……在25岁以上的瓦茨居民中高中毕业的不到一半,而洛杉矶县有76%。 尽管瓦茨近60%的社区人口有工作资格,但有工作资格的人只有一半在工作……” 

与弗格森一样,在骚乱摧毁了瓦茨这座城市之后,有大量的资本流入和重建,包括美国银行和查尔斯·德鲁大学(Charles Drew University)在内的许多组织都在瓦茨进行了投资。但正如地方政府说的那样,“城市重生并未实现”。  

不断发生的帮派和街头暴力扼杀了城市重生

除非地方政府能保证免受最近几天看到的那种肆意破坏,否则没人会在这些地方投资。除非人们感到安全,否则他们不会搬进这些地区居住。 

将来的任务非常艰巨。全国贫困和富裕的社区都被摧毁;重建将耗资数十亿美元。这场骚乱是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灾难之上的。病毒灾难已经沉重打击了经济,并压制了就业增长。我们的城市刚刚以为能度过难关,现在可能会遇到新麻烦。 

年轻人不可避免地会选择城市生活的假设现在开始被质疑。该假设的依据是,数据显示,越来越少的大学毕业生学开车,郊区房价在下降。

但是现在,年轻人正在目睹城市生活的弊端: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城市生活显得不那么健康,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骚乱使他们觉得不那么安全。市长们将不得不提高税收以填补赤字和重建,从而会增加本来已经很高的生活成本。 

这些都是危险的趋势,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压垮城市。 

各地的困难将不会一样。曼哈顿和比佛利山庄的繁华地段极有可能在几个月内被清理干净。 

但是,明尼阿波利斯或洛杉矶的少数族裔社区可能永远无法完全恢复,尤其是如果这些城市的民主党领导人继续软弱执法,并拒绝保证安全。 

拜登从未提及他将如何恢复秩序,他也没有能力提出。他迫切需要非裔选民的支持,但他因为帮助起草过1994年的《犯罪法案》而受到诟病。许多人认为该法案导致了黑人的大规模被监禁。

如果当选,拜登将无助于开创小企业蓬勃发展和增加机遇的环境。拜登将是完全错误的掌舵人。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