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圖爲川普總統6月1日從白宮裏走出來拜訪被騷亂分子燒壞的聖約翰教堂。(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圖爲川普總統6月1日從白宮裏走出來拜訪被騷亂分子燒壞的聖約翰教堂。(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專家:沒有安全就沒有投資 平定騷亂和重建需要堅定執法

【希望之聲2020年6月3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報導)華爾街前投資公司合夥人莉茲·皮克Liz Peek)週三(6月3日)撰文說,平息近幾日在全美許多城市的騷亂以及以後的重建需要堅定的執法。否則,幫派和街頭暴力會扼殺城市重生,這是歷史的教訓。沒有安全保障的地區,投資者不會投資,民衆也不願搬去居住。 

皮克在福克斯新聞網刊登的文章中說,川普總統承諾要平息對我們國家的暴力襲擊,並表示:“不安全的地方,就沒有未來。”他是對的。 

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我們的民選官員從來沒有對暴亂分子摧毀我們的社區袖手旁觀,這些民選官員都宣過誓要堅守我們的法律並保證我們的安全。對社區的摧毀是毫無道理的,極其魯莽,重建社區將付出極高的代價。 

在與幾名騷亂嚴重城市的民主黨市長舉行的“虛擬圓桌會議”上,民主黨可能的總統候選人拜登表示,他相信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慘死是美國的轉折點。他說:“窗簾已經被拿掉。民衆已經爲真正的體制變革做好了準備。” 

這位常常詞不達意的前副總統似乎想說,要解決“體制性的種族主義”,爲少數族裔社區提供更多的資金來創業是需要做的一些事情之一。他還進一步強調了小型企業的重要性。 

當然,對少數族裔社區投資對他們的繁榮至關重要。但歷史告訴我們,沒有堅定的執法,也不可能有繁榮。

羅迪歐大道(Rodeo Drive)或麥迪遜大道(Madison Avenue)上的奢侈品商店遭到破壞,貪婪的罪犯搶走了路易·威登手袋,儘管這些行爲是卑鄙的,但這些還不是悲劇。真正的悲劇是,已經被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重創的貧困黑人社區再次遭到了洗劫,摧毀了他們的商店、生計和夢想。 

奢侈品店可以、並且將能夠重建;而貧困黑人社區可能永遠無法恢復。 

讓我們回顧一下2014年發生在密蘇里州弗格森(Ferguson)的事件,由於黑人青年布朗(Michael Brown)被槍擊致死引發了騷亂。從這一事件可以看出重建工作有多麼艱鉅。弗格森是聖路易斯大都會的一部分。《華爾街日報》去年夏天在騷亂五週年紀念日報道說,聖路易斯郊區的失業率爲5.5%,而聖路易斯縣爲3.3%;前者的貧困率爲23%,而後者爲10% 。 

聖路易斯大都會的犯罪率高於大多數鄰近城鎮,並且高過美國90%的其他城市。 

騷亂五年後,弗格森社區中的小企業收入下降了約50%,儘管在弗格森進行了大量新投資。 

雖然在布朗被槍殺的西弗洛裏桑(West Florissant)大道的那個被毀的街區,現在新建了一個1200萬美元的男孩和女孩俱樂部(Boys and Girls Club),而城市聯盟(Urban League)也在另一個被燒光的街區建立了一個職業培訓中心,但是大部分新投資都流向了較富裕的白人社區。 

《華盛頓郵報》在2018年報道說:“在2014年後涌入該城市的3600多萬美元的實體開發項目中,只有240萬美元……讓這個孤立貧困的弗格森直接受益。” 

《華盛頓郵報》說,這是因爲企業只願意承擔一定的風險。是的,投資者不會在仍被視爲不安全的社區投資。 

在洛杉磯的瓦茨(Watts)地區也有類似的經歷。1965年在加州的這個地方發生了持續6天的騷亂,造成34人喪生,超過1,000人受傷,財產損失達4000萬美元。這個曾經以黑人爲主的社區現在大多數是西班牙裔,50多年後的現在,該地區仍然蕭條。 

根據《洛杉磯每日新聞》在2015年的報道,“這裏的家庭收入中位數約爲28,700美元,而洛杉磯縣爲56,266美元……在25歲以上的瓦茨居民中高中畢業的不到一半,而洛杉磯縣有76%。 儘管瓦茨近60%的社區人口有工作資格,但有工作資格的人只有一半在工作……” 

與弗格森一樣,在騷亂摧毀了瓦茨這座城市之後,有大量的資本流入和重建,包括美國銀行和查爾斯·德魯大學(Charles Drew University)在內的許多組織都在瓦茨進行了投資。但正如地方政府說的那樣,“城市重生並未實現”。  

不斷髮生的幫派和街頭暴力扼殺了城市重生

除非地方政府能保證免受最近幾天看到的那種肆意破壞,否則沒人會在這些地方投資。除非人們感到安全,否則他們不會搬進這些地區居住。 

將來的任務非常艱鉅。全國貧困和富裕的社區都被摧毀;重建將耗資數十億美元。這場騷亂是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災難之上的。病毒災難已經沉重打擊了經濟,並壓制了就業增長。我們的城市剛剛以爲能度過難關,現在可能會遇到新麻煩。 

年輕人不可避免地會選擇城市生活的假設現在開始被質疑。該假設的依據是,數據顯示,越來越少的大學畢業生學開車,郊區房價在下降。

但是現在,年輕人正在目睹城市生活的弊端:由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城市生活顯得不那麼健康,弗洛伊德事件引發的騷亂使他們覺得不那麼安全。市長們將不得不提高稅收以填補赤字和重建,從而會增加本來已經很高的生活成本。 

這些都是危險的趨勢,可能會在一夜之間壓垮城市。 

各地的困難將不會一樣。曼哈頓和比佛利山莊的繁華地段極有可能在幾個月內被清理乾淨。 

但是,明尼阿波利斯或洛杉磯的少數族裔社區可能永遠無法完全恢復,尤其是如果這些城市的民主黨領導人繼續軟弱執法,並拒絕保證安全。 

拜登從未提及他將如何恢復秩序,他也沒有能力提出。他迫切需要非裔選民的支持,但他因爲幫助起草過1994年的《犯罪法案》而受到詬病。許多人認爲該法案導致了黑人的大規模被監禁。

如果當選,拜登將無助於開創小企業蓬勃發展和增加機遇的環境。拜登將是完全錯誤的掌舵人。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