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締造美國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經濟上種種負面的問題,都是來自於美元和黃金的脫鉤,所有這些負面的原因,都是因爲鑄幣權從國會轉到了聯邦儲備局這個私人機構。(圖源: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44): 鑄幣權從國會轉給聯儲局是衆多經濟問題的根源

【希望之聲2020年6月5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後續內容裏,將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權利。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斯考森教授繼續解答,鑄幣權從國會轉給聯儲局帶來哪些經濟問題?爲什麼美元在全世界都能被接受?世界各國的中央銀行都存在什麼問題?當初的美國郵局是怎麼創立的?今天的郵局又存在什麼問題?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43): 貨幣發行與決定利率的權力歸國會 不屬於聯儲局

鑄幣權從國會轉移給聯儲局,是衆多經濟問題的根源

斯考森教授說,美國的經濟在1930年的經濟危機發生之後,又出現了另外的變化。在經濟危機中美國又做了另外一個決定,就是把美元跟黃金脫鉤,美元不用黃金作爲背後的支撐了,所以囤積黃金和白銀都是違法的。政府發紙鈔給你,你就得用紙鈔,就是現在的美元,變成了這麼一個情況。

爲什麼美元在全世界人人都能接受呢?就是因爲美元當初它背後是黃金,所以人人都知道,我拿了美元總是可以到美國政府那裏去換回黃金的,他就會放心,信任美元。「金本位」廢除之後,那就沒有強力的支撐了。但是美元爲什麼還值錢?大家敢拿着這一堆紙?就是因爲美國強大的經濟作爲後盾。但是,一旦美國經濟出現巨大危機的話,那個時候可能人家就不認美元了,覺得美元不值錢了,因爲美元后面的後盾出問題了,那時候會給美國經濟帶來更大的問題。

斯考森教授認爲,當初美國國父們是取中了一下,在中間取了個位置,因爲當初在美國,一方面是各州想去印自己的鈔票,另一方面,象英國這樣的外國發了很多僞鈔想去破壞美國的金融,因此國父們就把鑄幣權交給國會,國會來定義貨幣,這樣就有效地解決了出現的矛盾。

但是這個制度只維持到100年前就變了,國會不再擁有鑄幣權了,這個權力給了聯邦儲備局。從那以後,美國的金融就處於非常脆弱的情況,不斷出現多次金融危機,每次金融危機一來,普通的美國人會失去房子、失去存款,物價會上漲,牛奶、汽油都會上漲。所以很多很多經濟上種種負面的問題,都是來自於美元和黃金的脫鉤,所有這些負面的原因,都是因爲鑄幣權或發行貨幣的權力從國會轉到了聯邦儲備局這個私人機構。

我們未來要進行改革,要把發行貨幣的權力從聯邦儲備局拿回來,還給國會,由國會來決定美國的利率是多少。

當然這個問題聽起來是挺複雜的,其實這個問題不光是美國的問題,所有有中央銀行的國家,全世界的國家都有這個問題。這些中央銀行全部加在一起,它們借了多少錢?60萬億美元!這麼大的一筆錢。所有這60萬億的借款,都要還錢、還利息,所以這些巨大的利息就掏空了各國政府,讓它們沒有資金去發展國家。所以整個這個世界的金融權力集中在各國的中央銀行手裏,是一小撮人決定了整個世界的金融,決定了整個世界的利率,決定了經濟這麼大的問題,這是不對的。應該由民意代表來決定利率,而不是讓中央銀行那幾個寡頭出於自己的目的,出於自己的考量,來決定這個世界的利率,或者各國的利率是什麼樣的。

貨幣政策導致的通貨膨脹會嚴重傷害美國經濟

斯考森教授說,我覺得沒有多少人知道聯儲局這個問題,雖然在國會裏會有一些明白的國會議員不斷地在提這個事,要廢除聯邦儲備局。但是多數人是不明白這個事的:你看我們不斷地產生工作,我們不斷地在賺錢啊,我們每年生活都很OK啊,幹嘛做這個事情?但是他們意識不到,美國坐在多大的一個風險之上。

每年國會都會發出一個數字,叫做生活成本,就是美國的通貨膨脹。逐年下來東西就越來越貴。爲什麼一定要越來越貴?這樣對嗎?其實不對的,東西沒有必要越來越貴,就是因爲美國有那麼大的國債,因爲欠債,所以纔會讓物價越來越貴。說到這裏,其實是蠻複雜的,我們只能粗略性地講一講大概的東西,這裏的學問還是相當複雜的。

通貨膨脹會帶來多大的傷害?我們看看今天的委內瑞拉、伊朗就知道了。當通貨膨脹變成200%、1000%的時候,你今天買瓶牛奶2塊錢,明天變成2塊5,再過兩天變成3塊錢……所有這些原因就是因爲貨幣政策是由中央銀行那麼幾個寡頭決定的,而不是由人民的代表來決定。在這個過程中,每次物價上漲,都是重新的財富分配,有人賠就有人賺,財富就移到那些政策對他有利的人那裏去了。

在35年前,我們買房子是8萬5千塊錢,現在我們把房子賣了,換成新的房子,要40萬塊錢。爲什麼同樣的房子35年前是8萬5,現在變成了40萬呢?就是因爲通貨膨脹,而通貨膨脹會傷害美國的經濟。

美國郵局和郵路的建立也是憲法所創立的

斯考森教授說,那個時候國父認爲,要有一個正式的、官方的渠道來傳遞文書,當然那個時候也不私人公司做這件事情,但它們沒有一個保證郵件一定會傳送到位,所以爲了傳遞信件、文書,當時就建立了美國郵局。不光是在各地建立郵局,還要修建郵政投遞的道路。

對經濟來說這非常重要,支票、工資單,能夠穩定地傳遞到位可是關鍵,對經濟太重要了。所以國父們決定讓國會負責管理美國郵局。如果說你住在大城市裏,你走幾步就可以買東西郵寄,就可以把你的事幹完。可是你要住在鄉村裏怎麼辦?你還得跑到大城市裏頭去做郵寄,就是因爲這個緣故,國會就需要一個穩定的辦法,可以把郵件從這裏傳遞到那邊。或者說你住在岸邊,你很容易走動、運東西,可是你住在內陸怎麼辦?比如你住在西弗吉尼亞的煤礦裏,所以國會就得到這樣的任務,要建立起四通八達的路徑,郵差傳遞的路徑,對當時的經濟是非常重要的。

郵政也是當初憲法授權給聯邦政府的20項權力之一。後來因爲郵局經營起來賠錢,所以郵局從最初屬於國家經營,後來就變成私營了,希望它能夠自我經營擺脫賠錢的狀態。但是政府還是牢牢控制郵局,所以也沒有變成賺錢的狀態,因爲政府不讓它隨意漲價,窮人可能就付不起郵票費,所以郵票的價錢不讓隨便漲。所以象美國郵局這樣半官方半私人的這樣一個公司,基本上它就無效率,它就很難賺錢。後來因爲看到美國郵局沒有效率,所以就出現了私人的郵遞公司,象今天的UPS、FedEx之類的,它可以一夜之間就把郵件送到,美國郵局是完全做不到的。當然了,這樣的競爭也逼着美國郵局不斷創新,儘量地趕上來,但是不管怎麼說,這種半官方性質,政府介入到經營中去,它就很難賺錢。所以郵局到現在一直是賠錢的。

什麼原因視美國郵局每年賠款幾十億?

斯考森教授說,關於郵局有幾個方面的問題:首先,一個理想的狀態就是,國會也不能把郵局當作一個賺錢的單位,如果想把它管理得好的話,政府不要介入太多;但是要能夠讓郵局不賠錢,它能夠自己付自己的成本,然後提供一個便宜的傳遞系統,也就行了。

但是這裏頭郵局有另外一個責任,就是在早期,因爲郵局的郵遞和美國法院是直接相關的,因爲你得向法院承允說,我確實遞送了傳票或者遞送了訴狀,郵局就得提供證明說,確實遞送到了,因爲郵局是保證遞送到位的。有人可能會問,私人郵遞公司不能這麼做嗎?這有它的難度。如果私人公司去做的話,因爲它是私人公司,你管不了它,它如果服務不好,就是沒遞送到,怎麼辦?法院是要依靠絕對可靠的證據來進行下面的訴訟程序的,所以當時的認知就是:如果私人公司能做成準確、及時遞送的話,政府一定要伸手去管那個私人公司,保證它的遞送到位。我們說這一點也是違反自由市場精神的。所以由於這個緣故,法律系統上的需求導致國有郵局的存在。但是不管怎麼說,政府參與的商業活動都是很難賺錢的,所以每年郵局會賠掉20~30億美元

工會不是自由市場的產物,它是反資本主義的,應當被廢除

這裏還有另外一個因素,工會斯考森教授認爲,工會是反自由的,工會是反資本主義的,所以工會的本質是社會主義性質的,就是工人跟老闆說,你要給我們漲工資,否則我們就罷工。工人一旦罷工的話,對任何一個商業、任何一個企業都是傷害巨大的。

在美國的郵局系統,就有郵差工會等等,有幾個工會,它們就在一起去議價,然後跟政府討價還價,政府就不得不安撫他們,而安撫的結果,就導致美國郵局的成本不斷上升。上升怎麼辦?只好把郵票的價格提高。我們也看到郵票的價格節節上升,當郵票越來越貴的時候,老百姓又不高興了:你那麼貴,我幹嘛要用你啊?我找UPS去,我找FedEX去。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那郵局又會流失它的生意,然後又導致它再賠錢。最終,郵局每年的辦法就是隻會找它的老闆,就是國會,說我要賠錢了,我得運轉,你得給我錢。所以國會每年就用20~30億美元去補貼它。這就是現在所存在的這麼一個問題。

美國的工會應該被廢除,因爲工會它不是一個自由市場的東西。工會它會跟它的工人們說:你看,我們美國的工會工人,賺的錢都比非工會工人要多。它們會以此爲豪,拿這個來吹牛說,你看我給你爭來了福利。但是是不對的,這種爭取是不對的。工人的工資怎樣纔是合理的?它是來自於自由市場,是由自由市場來決定的,而不是由壓迫性的討價還價來達到的。工會工人的工資不斷地成長,也間接幫助了通貨膨脹的出現以及國債的出現。所以工會它宣稱的是爲工人爭取到了市場級別的工作、合理的工資,但它是不對的,合理的工資是自由市場定的。自由市場會淘汰懶惰的工人,淘汰不好的老師,而這些人都是目前各類工會所包庇的人。所以工會的存在和運作都是不對的。

郵局私有化是解決賠錢的一個方法

總結起來,美國的郵局當初它承擔爲法院服務的一個責任,所以國會需要這麼一個可靠的系統,能夠完成把訴訟公文遞送到位。這樣看來,郵局的存在在法律上、用途上是有它的道理的。但即使是如此,也不能讓郵局壟斷郵遞業務,私人企業是可以參與執行合理的郵遞業務的。

從另一個角度講,如果把郵局廢掉的話,完全讓私人企業接手郵遞,也不是不行,那個時候就要訂立嚴格的規則,國會得通過相應的法案,就是UPS要負責確保遞送到位,法院能夠相信你UPS,你遞送到的東西就有法律效應。這部分規則需要建立和增加。這當然也是一個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就是把郵局徹底私有化,然後把它的要求、規格拉到位。這也是一個解決賠錢郵局的方法。

(待續,敬請關注)

======================================

保羅 .斯考森教授所出版的有關美國憲法和揭露美國共產主義的系列叢書,是當今美國關於這方面話題的權威著作,希望瞭解第一手資訊的懂英文的讀者朋友可以在這裏購買閱讀。

締造美國的故事(43): 貨幣發行與決定利率的權力歸國會 不屬於聯儲局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