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香港维园六四纪念
逾万香港民众2020年6月4日在维园点亮烛光纪念“六四”,已持续30年的纪念活动今年依旧冲破阻碍再次震撼登场。(图源:SOH郑铭)

章天亮: 中共还能撑多久? 我的“六四”反思

【希望之声2020年6月6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2020年6月4号,「六四」天安门大屠杀31周年纪念日,逾万香港民众,无惧中共国安法的政治威胁和港府以疫情为由拒予许可,香港维园持续了30年的「六四」悼念晚会再次点燃了烛光。

同一天,由流亡美国的富商郭文贵主导的“新中国联邦”宣布成立,前中国足球名将郝海东在直播中宣读了《新中国联邦宣言》。长达半小时的宣言在例数中共暴政后,宣布建立“新中国联邦”,并表达了联邦纲领。

每年「六四」的时候,很多人都要提出一个问题:共产党到底还能撑多久?特别是现在,我们看到国际环境、国内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有些人现在心中充满了希望,觉得中共可能很快就会垮台;也有些人对现实相当悲观,认为中共还可以撑很久。

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网络媒体公放平台《希望之城》播主章天亮教授针对这个情况,在他的「政论天下」节目中谈了他自己的看法。

香港「六四」悼念活动是香港人在为大陆人民争自由,国人应心存感激

章天亮说,今年香港维园如果没有疫情,香港警方也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阻拦。但今年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样一个东西,警方似乎有了一个拿得上台面的理由,没有批准在维园举行对「六四」的集会悼念。但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说,他们一定要进入维园点燃「六四」悼念的烛光。尽管警方发出了反对通知书,「六四」当晚上仍有超过万人进入维园,点亮了「六四」纪念的烛光。很多香港市民也采取了一种遍地开花的方式,在荃湾、尖沙嘴,在很多地方都有自发的民众,聚集起来点燃「六四」悼念的烛光。

章天亮表示,我觉得香港每年「六四」的悼念活动,是对中共表达直接的抗议,对「六四」屠杀表达一种纪念。因为中共非常希望人们能够忘记它所干的这些坏事、对人民的屠杀。但是每年「六四」的时候,维园点亮的烛光就是告诉中共:你犯的罪我们仍然记得。将来只要人们记得这件事情,到中共垮台之后,这个责任总归是要追究的。这当然也是中共非常害怕的一件事情。

作为中国大陆老百姓我们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如果说「反送中」是香港人在争取自己的自由,那么每年「六四」的悼念活动,是香港人在为中国大陆的人民争取自由。从这点来看,每一个中国大陆的人都应该为香港人的勇气叫好,为他们的付出心存感激。特别是今年,在国安法已经人大通过之后,他们参加这样的活动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很可能被警方拍摄下来,秋后算账。这是非常有可能的。

香港维园「六四」悼念活动的参与者们冒了很大风险

章天亮回忆说,中共其实非常善于搞秋后算账。我记得在1999年7月20号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前的6月14号,也就是镇压开始5周前,中共通过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发表了一个公告。这个公告是说中国政府没有禁止人们修炼法轮功,说大家都有练功的自由和信仰的自由。那个话当时给我们的印象是说,从此练功就不会再受到政府的骚扰,练功的自由就有保障了。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是中共一个巨大的阴谋,因为中共在6月10号专门为了镇压法轮功成立了一个办公室,叫作「610办公室」,它在6月14号的时候发表那样一个公告,目的就是想让人们都出来练功,搜集炼功人的资料,为7月20号的全国大抓捕做准备。

所以这次去香港维园参加「六四」悼念活动的人,他们真的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我相信中共可能是会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去搜集这些对共产党心怀不满的人们的相关信息。

消灭中共是一种正义的选择,共产党是不可改良

同在6月4号这一天,前国足名将郝海东和他的夫人叶钊颖,宣读了《新中国联邦宣言》。选择六月四号这一天也是有一定纪念意义的。这个《宣言》里边有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说:消灭中共是一种正义的选择。说中共它是共产国际花钱在中国扶植起来的那么一个组织,它颠覆了合法政府;它执政的几十年里犯下了反人类的罪行。《宣言》提出,必须要结束中共的暴政,中国才能够走向民主自由,并列出了中共反人类的罪行。

章天亮评论说,这个我觉得确实是一种反应,什么反应呢?从2004年大纪元时报发表《九评共产党》之后,已经在世界很多的地方,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共产党是不可改良的。

他回忆说,在2004年发表《九评》之前,很多人仍然对中共改良抱一定信心的。《九评》发表后到2008年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因为当事人极度的头脑混乱和糊涂呢,还是因为他们有意地受到中共某一派系的授意发表了《零八宪章》。该《宪章》的一个主要签署人和参与者就讲了这样一番话,他说,《零八宪章》的整个内容,很多地方是为那些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屠夫们留出了充足的余地,甚至很多内容都是为了当权者设身处地考虑的。当时《宪章》是说要把中国带向什么自由民主,但实际上是在跟中共当局之间释放一个信号。这个事情后来也没有太多人再提起,也就不了了之了。

《宪章》一事之前,当时中国大陆有一个叫张祖华的人,成立了一个叫做「中国和解智库」,好像他的意思是要让中共跟民间达成一种和解。这种事情当然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实际上是中共在镇压老百姓,它是挥舞著屠刀大肆屠杀中国老百姓的犯罪组织,你不是劝犯罪的人放下屠刀,而是劝被屠杀的人跟屠杀者和解。这种事情当然是根本就不可能的,首先是中共应该放下屠刀的问题。所以这个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解体中共,每个人内心必须做出改变:对共产党不服从

章天亮说, 很多人问说怎么能够让共产党解体的进程加快到来?这个事情取决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我们看到这样一个问题,共产党为什么会掌权?这个问题可以翻译成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共产党权力的基础到底是什么?很简单,它权力的基础就是服从。当人们都服从它的时候,不管它是一个善政还是一个恶政或是一个暴政,当众人都服从它的时候,它就掌握了去支配你的权力。

到了现在,我们看到,人们已经达成了一种共识:如果中国真的要让共产党解体,必须每一个人做出一个内心的改变,就是对共产党的不服从。

这种不服从,你会看到法轮功学员做的,比如说他们贴真相传单、发真相资料、贴标语、挂横幅;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办学校、办媒体、办艺术团体等等,全方位地在各种领域去抵制中共,抵制中共邪教的各种歪理邪说,这反映出的就是一种对中共的不服从。

这种不服从是几乎没有任何代价的,比如说一个社会上普普通通的人,你对中共不服从可以做一些完全没有风险的事情,比如你可以读《九评共产党》,这在中共国是本禁书;你在私下里跟亲朋好友交流的时候,可以把读《九评》的心得或者你觉得哪一句话说得特别对,跟亲朋好友交流一下;再比如说你可以多看一些油管频道,看一看像文昭、江峰和我,类似于我们这样人的一些分析,把你看到的东西跟周围的人说一说……这些对你来说可能就没有什么成本,可是你却能够在人的心中激起一种对共产党的不服从。你可以告诉人,现在不服共产党其实是没有危险的,心里边一定要明白这一点。所以,当人们心里都对共产党不认同、不服从,已经能够成为一个规模的时候,这个社会的形势就会发生变化。

所以捷克思想家哈维尔讲了这样一句话:到了关键时刻,一个赤手空拳的平民,可以解除一个整装师的武装。就是因为人心的力量,人心在改变。所以共产党什么时候解体?当很多人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把这个问题反过来问自己,就是:我能够为共产党尽快解体做些什么?至少我觉得我讲的这些话,给大家提供了一些思考的思路。中国人都是很聪明的,我想很多人会想出更多的高招、更多的妙招,最后能够带来中共尽快的解体。

中国的自由民主绝不能寄托在中共改良

中国走向自由民主,再也不能够把希望寄托在中共改良之上。当我们提出一些普世价值,比如说自由、人权、宪政,当我们提出这样的价值的时候,我们觉得我们在谈一些很高尚的事情。但在中共的耳朵里,当它听到自由、人权、宪政的时候,对它来说就意味着清算、审判,甚至是前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的下场,被人民判处了死刑,财产的没收等等。所以我们感觉这些理念非常美丽、非常有号召力的时候,中共听到的是完全相反的内容。这就是为什么中共绝不可能在这样的一些普世价值的号召或是感召之下,进行任何改良的原因。他们非常清楚他们今天之所以能够骄奢淫逸,能够贪污腐败这么多人民的钱,完全是靠体制的保护,如果没有这个体制保护,他们所有的都会失去,他们就会面临着像纽伦堡式的审判。

到今天为止,人们已经看出来了,《九评共产党》发表到现在已经将近16年了,中共是绝对不可能改良的。

说到这个份上很多人就会产生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每年到「六四」的时候也有人不断提出来,一些自媒体的播主也在提这个事情,就是中国什么时候能够走向自由民主?当然我们知道只要共产党在一天,中国是不可能走向自由民主的。

中共什么时候解体?现存两种不同看法

章天亮说,中国什么时候走向自由民主?我们不妨把这个话翻译成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中共什么时候会解体?既然中共不可改良那就只有解体一途,只有中共被消灭这一个途径。如何才能够解体中共中共什么时候才能够被解体?这就变成了一个我们大家现在可以讨论的问题了。

有些人觉得中国共产党可能很快就完了,因为美国只要祭出大招来,比如说断了中共美元的国际结算能力,或者说只要美国公布了中共贪官的财产,或者是美国只要做什么造成中共内部的分裂,中共的内斗就会造成中共的解体。

章天亮认为,把希望寄托在美国,或是把希望寄托在中共内部权力斗争之上这种想法,我不能说这不能有,很多人是基于这些想法。他们认为中共可能很快就完蛋了,这是一种相当乐观的想法,认为说中共可能很快就完了,只要美国一使绝杀技中共就完蛋了。但这种想法,在我看来并不完全靠谱,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中共会撑很长时间,会撑很多年。这个理由认为中国有14亿的韭菜可以收割,民间没有任何组织能力,是一盘散沙,你只要稍微有一点阻挡,结社的苗头马上就被中共封杀掉。所以民众之间没有一个振臂一呼天下云集响应的一种局面。民间和官府之间掌握暴力是绝对地不对称,官府手中有各种各样的武力,而民众手中却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民众手中的菜刀都要实名制,在这种情况下民间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跟官府之间进行博弈。所以民间就是弱小得像一个面团一样,中共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而且中共可以这样一直熬下去。很多人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不可能看到中共的解体,中国走向自由和宪政。这个是另外的一种想法。

解析在中国大陆唯一几十年抵抗中共迫害的团体只有法轮功,说明了什么?

章天亮怎说,中共什么时候解体?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看自己。之前我们曾经提到过,中共在几十年执政过程中,无论想镇压哪一个团体,基本上用不了三天,包括当时「六四」的时候百万人上街,很快中共一开枪,所有人就全都散掉了。

但是我们要知道中共篡政到现在70多年,有一个团体中共是一直无可奈何而且从来都没有镇压下去的,这就是法轮功团体。我觉得这是没有必要讳言的,如果你只要稍微看一下中国大陆的现状,你看看,那些反对中共迫害的标语都是谁贴的?几乎每个大陆人都收到过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几乎每个人可能都看到过法轮功贴出的「天灭中共」的标语,看到过「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看到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在大陆现在唯一成规模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对中共的抵抗,而且中共花了20年时间都没有镇压下去的唯一的团体,就是法轮功

所以每一个大陆民众不妨问一问自己,你看到了法轮功抵抗中共迫害的努力,你有看到其他任何一个民主运动或是异议人士能够有这样规模的抗争和行动力吗?这就让我们提出一个问题:法轮功为什么能够在20年面对中共残酷迫害还能坚持下去?其中有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法轮功是一群有道德的人。

很多人说中共维持统治的基础就是两种手段:暴力和谎言,用暴力去恐吓,用谎言去欺骗,使它的统治能够一直维系下去。但是,它的暴力和谎言最后都要达成一个结果,就是要让人的道德极度败坏。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自由和民主我们不提这些大词,我们就说贪污腐败这个事情,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人们一听到贪污腐败的时候,都心目中产生一种非常厌恶的感觉,都觉得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会觉得如果这样贪腐下去共产党就完蛋了。所以那时候很多人对贪污腐败是非常痛恨的。现在很多人的心目中也痛恨贪腐,但他恨的不是贪腐本身,而是恨自己没有贪腐的机会。如果把很多骂贪官的人放到贪官的那个位置上,他很可能做的是同样的事情。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几十年来中共在孜孜不倦、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地干着一件事情:败坏中国人的道德。它让你觉得中共的暴行都是可以原谅的,隐瞒疫情是可以原谅的,「六四」屠杀是可以原谅的,中共的贪腐是可以原谅的。只有当人放弃基本的道德是非的时候,你才能够认可中共的存在。所以中共长期以来孜孜不倦的干了这件事,败坏中国人道德。

法轮功学员在这一点上偏偏就不听中共那一套,为什么呢?因为法轮功学员是信神的人。信神的人他带来几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一个真正信神的人,他衡量是非善恶的标准,不在于学校老师怎么灌输,不在于一个政党在电视报纸媒体上如何宣传,而在于神是怎么说的。当神说这个事情是错的,那没什么可以讨论的,这个事情就是错的。因此真正信神的人,中共就没法欺骗他们。

而中国大陆有很多所谓的佛教和尚或者道士,他们只是被中共统战把脑子搞糊涂了,或者是贪图中共给予利益的那么一个利益集团,他们根本就不是真正修佛修道的和尚和道士,也不是真正信神的人。所以人们才能够看到中国的一些和尚道士修道士搞一些什么升旗仪式,什么向共产党党旗致敬,跳那种像“忠字舞”一样向习近平效忠的舞蹈。这些人他们是把共产党放在神佛之上,放在上帝之上。

法轮功是把对神的信仰放在第一位的。这是法轮功能够坚持几十年和平抗暴的第一点。所以我想说的是,如果中国大陆的人们真的想结束共产党,我觉得也应该这样坚持。

第二个特点,真正信神的人,他们在个人利益受到损失的时候是可以承担的,因为他们觉得,世间的损失是一个个人修炼的过程,所以他们可以把世间的名利看得很淡。这是第二点。这点我并不指望所有的人都能够做到,对很多人来说确实是很难做到的。

还有第三个特点,信神的人做事情是不执着结果的。为什么呢?因为信神的人非常相信一点,一个事情最后能不能成,是神决定的。当然这并不是说神决定了我就不做了,在神给出的教导的指引之下,还是要做那些正确的事情。所以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能够坚持。

而其他很多人士在「六四」的时候非常痛恨共产党,后来却选择了投向共产党或者是跟共产党妥协,是因为他们等不及了,对于共产党倒台他已经极度失望的时候,他就有可能乾脆跟共产党合作算了。

但是一个真正信神的人,他不在意等10年、20年、100年、200年,他都会坚持做下去。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的时候,前前后后将近300年的时间,基督徒认为你迫害我那是你的事情,但是信仰是在我心里边的事情,我就要一直坚持下去。所以你会看到,共产党一天不解体,一天不结束,法轮功学员就会一天一天这样坚持下去。

最后人们终究会明白:没有千年的帝国只有千年的信仰。也会知道共产党最后它的结束是一种必然,神必然会让它解体。

章天亮最后说,无论中共解体还是不解体,法轮功学员都会一直坚持,是因为对于一个信神的人来说,中共的解体是一定的,神不会让这样一个邪教长期存在在世界上。关键的问题是,当我们在面对这样一个邪教政权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心中做了什么样的道德选择。中共一直致力于干一件事情,就是在败坏人的道德。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就是找到并且坚守这样的道德价值,这就是在「六四」31周年的时候我的一点反思。

章天亮的节目里讲到了捷克政治思想家哈维尔的著作《无权者的权力》,以及哈维尔这个理论的开端故事。希望了解更多内容细节,请观看以下视频。

章天亮在最新视频公放平台《希望之城》还有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前往观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