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法轮功学员高艳,法轮功学员周秀珍。(明慧网照片,SOH合成)
法轮功学员高艳,法轮功学员周秀珍。(明慧网照片,SOH合成)

中共仍在迫害 张志温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

【希望之声2020年6月6日】(本台记者李静兰综合报导)瘟疫当前,中共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由于网络封锁,迫害恶行很难曝光。据明慧网信息统计,2020年1至5月,至少28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含冤离世,其中10名法轮功学员是在看守所、监狱非法关押期间离世的。 28人中有27人生前被判刑、劳教,被关入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最长被非法判刑14年,长期遭受中共恶警恶人酷刑、药物和超强度奴役迫害,身体与精神受到严重摧残。下面是4位被迫害含冤离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3天,河南张志温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禹州市60 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志温,5月13日被警察入室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5月17日家人被告知张志温已去世。

5月13日,禹州市国保大队指导员罗栋峻、中队长王晓伟等人伙同南城派出所警察,分别将张志温法轮功学员乔书红绑架,张志温遭绑架时正在家中扫地。

第2天,张志温家人四处打听,得知张志温已被关进许昌市女子看守所。15日,家人去看守所给张志温送衣物和药品,看守所拒收所有物品。5月17日上午,家人给国保大队王晓伟打电话询问情况,家人被告知:张志温已去世。

大连市宋淑春被非法关押13个月后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市沙河口区法轮功学员宋淑春, 2018年11月被绑架、被非法判刑3年,于2020年5月30日含冤离世,终年71岁。

宋淑春女士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身体非常健康。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宋淑春多次被绑架、屡遭非法关押。

2018年11月12日,宋淑春在数码广场附近的家中遭沙河口区黑石礁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当天大连市政法委防范办(610)与大连市国保大队及中山区公安分局还绑架了宋学存等20多位法轮功学员。

宋淑春被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判刑(判三年缓四年),同一天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中,有7名被非法判刑,其中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8年以上。

宋淑春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13个月,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在最后一个月中,被迫害的吃不下东西。2019年12月11日,宋淑春被放回家,回家时,吃不下东西,胃部出现肿物,上腹部膨胀,并仍受到警察的监控。2020年5月30日晚,宋淑春含冤离世。

为营救丈夫,唐山市周秀珍被迫害离世

河北省唐山市周秀珍女士,为营救丈夫卞丽潮,与女儿一同被绑架判刑,在河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出现严重肝腹水状态,被取保就医。2020年4月19日,周秀珍在被不断的骚扰中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周秀珍(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周秀珍(明慧网)

周秀珍的丈夫卞丽潮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2012年在家中被绑架,私人财物及十几万元均被抢劫,后被非法判刑12年,先后在保定监狱、石家庄监狱迫害。

周秀珍和女儿卞晓晖四处奔走营救卞丽潮,多次揭露中共对亲人的酷刑折磨,并呼吁外界关注,使唐山公检法与石家庄监狱方面气急败坏。

2014年3月12日,石家庄国保警察绑架了去监狱要求探视父亲的卞晓晖;在火车站绑架了卞晓晖表亲陈英华女士;次日,唐山当地派出所警察又将周秀珍绑架、构陷。

周秀珍、卞晓晖、陈英华分别在唐山及石家庄被非法开庭。周秀珍的罪名是把自己家被警察抢劫走的十几万元发到网上,卞晓晖的罪名是向路人讲述自己一家的不幸,却被强加以破坏法律实施审判,陈英华也被强加以破坏法律实施审判。

周秀珍被非法判刑4年,卞晓晖被非法判刑3年半,陈英华被非法判刑4年。之后三人同被劫持至河北省女子监狱,三人均遭受女子监狱的暴力迫害。

周秀珍在狱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肝腹水严重,被取保就医,在释放后一度住在廊坊姐姐家,警察一直不间断对她骚扰,几度病危,送北京抢救。周秀珍回到唐山家中后,一直被不断骚扰,也不让去北京就医。2020年4月19日,周秀珍含冤离世。

北京市顺义高艳被迫害含冤离世  丈夫和女儿被绑架勒索

高艳,49岁,家住北京市顺义区大孙各庄镇大石各庄村。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之后,高艳和丈夫杨玉良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两人被迫在外流离失所长达10年,杨玉良、高艳夫妇双双被非法劳教2年。高艳长期被骚扰、恐吓,于2020年4月22日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高艳(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高艳(明慧网)

高艳曾被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丈夫杨玉良曾被劫持在北京的劳教所迫害。在被劳教期间,两个人经历了残酷的邪恶转化洗脑,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杨玉良多处器官衰竭,身体每况愈下。高艳也被劳教所迫害出高血压,月经不调,内分泌紊乱,劳教所怕出事经常强迫高艳服药。

2013年两人回家后,高艳从被劳教回来后身体就一直没恢复健康,腿脚也不灵活,地里的农活干着都吃力。一到所谓敏感日,警察就上门骚扰,且年年如此,一年都没有间断过,全家都活在恐惧之中。警察每次上门骚扰,都使高艳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给身体造成很大伤害,2020年4月17日,高艳突发脑出血,抢救无效于4月22日离世。

高艳去世仅仅5天,家属还在料理丧事,顺义分局的七、八个警察闯进院内非法搜家,抄走了几本法轮大法书籍,并强行带走高艳的丈夫杨玉良和女儿杨丹丹。

杨玉良父女俩被带到木林派出所后,又被带到顺义办案中心,被迫做了核酸检查,即“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检查,被敲诈勒索了体检费1000多元。

责任编辑:靳同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