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洪水的規模之大,在《尚書‧虞書‧堯典》中如此記述:“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圖片:pixabay)
洪水的規模之大,在《尚書‧虞書‧堯典》中如此記述:“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圖片:pixabay)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7日】

夏代:大禹治水之一
洪水湯湯

顓頊帝時共工氏怒觸不周山,使地陷東南,引發了一場大洪水。由於洪水一直未得到根本的治理,上古先民自此時常爲水患所困。這種狀況一直延續到帝嚳之世,又延續到帝堯之世。洪水的規模之大,在《尚書‧虞書‧堯典》中如此記述:“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

治水九年無功

帝堯見下民爲水患所苦,嘆息憂愁,於是問四嶽,能否找到治理水患的人。四嶽異口同聲地推薦了。對於這一人選,堯帝並不滿意。堯帝對四嶽說之爲人狠戾,固執專行,知善不用。但四嶽認爲除了,再無其他人選可以治水,於是請求堯帝試用。堯帝以大聖之智,看到天災人禍皆有定數,這場大水亦是時運使然,人力難爲,於是在真正承負天命能夠治理洪水的人出現之前,堯同意了羣臣之請,任命爲司空,治理水患。按《綱鑑易知錄》所載,這一年是帝堯在位六十一年,即公元前2297年。

鯀治水不遵循自然規律,專執己見,一意孤行,耗時九年,治水無功。(圖片:pixabay)
鯀治水不遵循自然規律,專執己見,一意孤行,耗時九年,治水無功。(圖片:pixabay)

治水,果然專執己見,一意孤行。他不用帝命,又盜取息壤。息壤是一種可以自生自長永不耗減的神土。不研究地形地脈,違背水勢規律,直接以息壤填塞洪水,這就是用高層空間的理來干擾人間。此外,他治水不用帝命,又不遵循自然規律,這就是違背天意天命。結果,他自恃其才,卻耗時九年,治水無功。

帝堯在位七十年,(按《綱鑑易知錄》爲公元前2290年),86歲高齡的帝堯要尋找一位可以託付天下的人。於是徵用了舜。舜被徵用後,因治水無功,將他流放於羽山。

禹受命治水

舜又向堯帝舉薦了的兒子──禹。堯帝命禹爲司空,治理水患,拯救下民。

史載大禹爲顓頊帝之後裔,夏后氏,姒姓,亦稱伯禹、夏禹,亦有文命、高密之稱。大禹的父親是,母親是有莘氏之女,至於她的名字,其說有四:女志、女嬉、修己、女狄。

大禹的母親在夢中見到流星貫昂,又吞下神珠薏苡,於是夢接意感而生禹。禹生來既有異相,“虎鼻大口,兩耳參漏,首戴鉤(鈐也),胸有玉斗,足文履已。”

“兩耳參漏”的面相象徵着“大通”,預示大禹將要“興利除害,疏河決江”。鉤鈐乃星座之名,象徵天子之御。“首戴鉤鈐”,即是骨相如“鉤鈐”,象徵着大禹將要君臨天下的天命。“胸有玉斗”,就是胸前有黑子,如北斗七星,象徵璇璣玉衡之道。而“足文履已”,是說足底有“已”字文,已日在天干中屬土,預示着大禹“當平水土”。

大禹治水是因地之宜,因水之勢,順而導之,或分流,或匯合,使大水迴歸故道,朝宗江海。(圖片:pixabay)
大禹治水因地之宜,因水之勢,順而導之,或分流,或匯合,使大水迴歸故道,朝宗江海。(圖片:pixabay)

大禹治水承天命而具聖德。他晝不暇食,夜不獲寢,冠掛於樹,顧不得取下,鞋子掉了,顧不得穿好。他櫛風沐雨,澤行路宿,勞苦奔走,曾經三過家門而不入。他乘車行於平陸之地,乘船行於江河之上,乘橇行於泥濘之處,穿着有鐵齒的鞋子登山攀巖,如此憂勞天下。

而他治水的方式與也完全不同。治水是用圍堵和填塞洪水的方法。治水削平高丘,填塞窪地,不僅耗費民力,且逆勢而爲,違背自然規律。大禹治水則是因地之宜,因水之勢,順而導之,或分流,或匯合,使大水迴歸故道,朝宗江海。所以歷時八年(另有十三年之說),成就治水萬世之功。

可以說,治水失敗從神傳文化天命觀的角度看,也是上天爲後來大禹治水留下一個參照。敬天是第一位的,才能是第二位的。只有敬天順道,再輔之以才能,纔會有所成功。

而面對茫茫洪水,大禹承天命而來,他將要給世人留下的不只是治水的方法與功業,還有垂範後世的聖德,與傳談千古的神蹟。

參考文獻:

1. 《淮南子》

2. 《尚書正義》

3. 《帝王世紀》

4. 《太平御覽》

5. 《史記》(三家注)

文章來源:神傳文化之中國曆史研究組/大紀元

責任編輯:勇舒/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