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帝禹重新確定並統一了重量、容量等的計量 ,又教民造井,定下諸多美政與法度留傳後世。(圖片:《聖帝明王善端錄》)
帝禹重新確定並統一了重量、容量等的計量 ,又教民造井,定下諸多美政與法度留傳後世。(圖片:《聖帝明王善端錄》) 
中國歷史正述

【中國歷史正述】夏之七:萬國共主

【希望之聲2020年6月30日】

夏朝:帝禹時代之三

萬國共主

大禹踐天子之位後,遵循古制,踏上了巡狩天下的長途。所謂巡狩,是指天子定期巡視四方諸侯所鎮守的地方。帝禹第一次巡狩是南向而下,直到淮水之畔的當塗山,在這裏帝禹大會諸侯,史稱塗山大會。

史書上記載了塗山大會的盛況,有萬國來朝,執獻玉帛。諸侯們按建國大小分爲公、侯、伯、子、男 五種等級,按其等級的不同,所執玉帛亦有不同,玉分五玉,亦稱五瑞;帛有三色,用以鋪在玉的下面。精美的玉器是最爲貴重的祭祀神明和祖先的禮器,帛也是衆多絲織品中最爲高貴的。大大小小的國君們執獻玉帛朝見大禹,在他們的身後,風中翻動着以龜蛇爲圖案有着垂飾的旗,以熊虎爲圖案飾以羽毛的旗 。在這場隆重的大典上,夏人們再次奏起《大夏》之樂。六十四位舞者在銅鐘、石磬、竹籥的合奏中起舞。他們頭戴白鹿皮精製的冠,穿着白色絲繒裁成的上衣與下裳,上衣稍袒,展露出華美的錦衣 。他們一手執羽,一手執龠,用舞蹈來敬拜天地,禮致八方來賓。

大禹像(圖片:宋代畫家馬麟/臺北故宮博物院)
大禹踐天子位後巡狩天下,萬國來朝,國君們執獻玉帛朝見大禹,圖爲帝禹像。(圖片:[宋]馬麟繪/臺北故宮博物院)

好一派莊重,好一派祥和,好一派質樸的賞心悅目。對於散居中原的各諸侯國君和部落酋長而言,大夏的樂舞,就是另一輪文明的啓蒙,這是一個值得神往和紀唸的時刻。華夏正聲和雅樂又添新的篇章,華夏文化又有了全新的內涵。

而在唐人馬縞所編篡的《中華古今注》中,還記錄了一個神奇的場面。在塗山大會上,突然颳起大風,雷聲大作,雲中顯現出數萬天兵天將,有的身穿金甲,有的身穿鐵甲,還有一種不穿盔甲的武士,但以紅絹系在額頭上。原來是海神率領着他的人來朝見帝禹。後來,秦始皇巡狩至海濱時,也曾有海神前來朝見。

早在大禹治水時,就有黃龍來朝見大禹,此時又有海神來朝見帝禹,這是因爲,在人神同在的上古之世,帝禹不只是萬國之共主,亦是山川之神主 ,天下之共主。

帝禹治理天下,同他治水一樣辛勞。史書上記載了帝禹最後一次巡狩一直到達江南的大越。這一次巡狩的途中,帝禹舉行了封禪大典。封泰山以祭天,禪會稽以祭地。位於大越之地的會稽山是帝禹此次巡狩的終點,本名茅山,帝禹在這裏大會諸侯,考覈諸侯羣臣之功,賜爵於有德者,晉封於有功者,“惡無細而不誅,功無微而不賞”,這就是會計治國之道 。也因此,帝禹將茅山更名爲會稽山。此外,帝禹在這裏接見高年大德的耆老,聽言納諫,徵集書籍,重新確定並統一了重量、容量等的計量,又教民造井,定下諸多美政與法度留傳後世。

如上章所述,樂治天下的上古之世,同時是以禮、政、刑爲治國的輔助。帝禹定下了貢賦制度、五服制度,會稽考功,等諸多美政與法度的同時,也定下相應的刑政去保證這些美政與法度的實施。破壞法度的人則要受到刑罰的處置。

清陳士倌聖帝明王善端錄(唐虞夏商周) 冊 禹與益稷
帝禹治理天下,同他治水一樣辛勞。大禹治水圖(圖片:《聖帝明王善端錄》)

然而,南方巨人族的首領防風氏桀驁不馴,不聽號令,不聆教化,抗命不朝塗山大會。宗主國與從屬國之間的關係是與天道相對應的人間秩序的展現,可不是僅僅靠人爲的規矩而成的。防風氏的妄爲絕不是一件小事。爲了確立人間秩序和禮法,大禹下令處防風氏以極刑,以儆天下諸侯。由於防風氏足足有三丈高,行刑之人夠不到他,得築起高大的土臺才能完成行刑。這土臺就叫刑塘,有史料說其遺蹟在山陰縣北一十五里。

千年後,吳國攻打越國,在會稽山上發現一副巨人骨,光是一截大腿骨就得用一輛車才能裝載。吳王派使者去魯國,把骨頭拿給博學的孔子看,問孔子:“請問這是什麼骨頭,竟然這麼大?”孔子描述了塗山大會發生的事,並說:“這應該就是當年防風氏的大腿骨了。”

說起巨人,在古書中有不少關於巨人國的記載,如《山海經》中載“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有波谷山者,有大人之國”;“大秦國人,長十丈”。還有追日的夸父、舞干鏚的刑天,與黃帝大戰於涿鹿的蚩尤,都是身長數丈、上古時代的巨人

防風氏的一截腿骨在戰爭中無意之間被髮現,證實了在上古時代,傳說中的巨人族確曾生活在地球上。

其實,古今中外,類似巨型人類和“小人國”等諸多令人驚詫的發現和記述,一直是史不絕書。凡此等等不解之謎,未嘗不可當作一個有趣的思考入口,更理性地從新回望人類、地球乃至宇宙的歷史。

帝禹巡狩天下,定下傳國美政,他的聖德惠澤天地萬物,於是在帝禹的時代,鳳凰飛來,棲息於樹上,鸞鳥飛來安家落戶,麒麟散步於庭中,百鳥飛來田間幫助耕作。這些神奇的瑞象被記錄在史冊中,令後世的我們無限神往。

參考文獻:

1. 《綱鑑易知錄》

2. 《通典》

3. 《禮記正義》

4. 《中華古今注》

5. 《史記三家注》

6. 《吳越春秋》

7. 《越絕書》

8. 《韓非子》

文章來源: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大紀元

責任編輯:勇舒/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