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上古大賢們,不僅在當時輔佐天子立下大功,他們的後裔還分別建立了接續夏代文明的商朝、周朝和秦朝。(圖片:后稷像)
上古大賢們,不僅在當時輔佐天子立下大功,他們的後裔還分別建立了接續夏代文明的商朝、周朝和秦朝。(圖片:后稷像)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日】

夏朝:帝禹時代之六

帝禹賢臣

作爲上古三代之發端的堯舜禹時代是一個賢人輩出的時代。稷、契、皋陶伯益等,這些名字頻頻出現在與堯舜禹相關的史料記載中,這些上古大賢們,不僅在當時輔佐天子立下大功,他們的後裔還分別建立了接續夏代文明的商朝、周朝和秦朝

稷、契都是帝嚳的兒子、帝堯的兄弟。史載帝嚳高辛氏的正妃姜嫄,在野外踏到了天帝的腳印而受孕,生下了周朝的始祖棄,又名稷。帝嚳高辛氏的次妃簡狄,吞下玄鳥蛋而生下商朝的始祖契。稷與契共同輔佐了堯舜禹三位天子。

作農官的后稷

稷被封於邰地,賜姓姬,爲稷官,也就是農官,尊號爲后稷。稷在稼穡方面的有着天賦的能力。史載他在兒時就好以種植麻菽等爲遊戲。成年的稷,更是擅長農耕。因此帝堯命他作農師,造福天下。

大禹奉堯舜之命治水時,稷也隨同大禹奔走四方。稷在洪水退去的地方開墾耕地,教人民播種五穀。(圖片:《帝王道統萬年圖》)
大禹奉堯舜之命治水時,稷也隨同大禹奔走四方。稷在洪水退去的地方開墾耕地,教人民播種五穀。(圖片:《帝王道統萬年圖》)

大禹奉堯舜之命治水時,稷也隨同大禹奔走四方。稷在洪水退去的地方開墾耕地,教人民播種五穀。沒有耕地的地方,傍水而居的人們用魚鹽特產來交換穀物,依出而居的人用林木特產來交換穀物。於是天下之人皆得食米。保證糧食的生產與供給則成爲天下大政之根本。

堯帝駕崩後,舜帝即位,他褒美稷的功勞說:“棄!黎民遭受飢餓,你做爲農官,教民播種百穀,使得民皆有食。”

帝禹即位後,仍以稷爲農官。稷的後裔也都世代爲農官。

作司徒的契

家庭是社會的基礎。一家之中的父、母、兄、弟、子之間有其尊卑秩序,古人稱之爲五品。家庭成員按五品不同各有其道德要求,所謂義、慈、友、恭、孝,古人稱之爲五常,能使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的教化,古人稱之爲五教。

舜帝即位後,褒美契的功勞說“過去天下百姓不相親睦,家內尊卑五品不能和順。你作爲司徒之官,能夠以五常之教來教化萬民,使得五品和順,這是你的功勞啊。”

作虞官的益

最初帝禹將帝位禪讓給皋陶,由於皋陶早逝,大禹將帝位禪讓給了皋陶的長子伯益伯益也叫伯翳,也叫大費。

大禹治水的時候,稷教民播種五穀,爲人們提供了糧食補給,伯益則從山林中捕獲鳥獸,從江河中捕獲魚鱉,爲人們提供了新鮮的肉食補給。

此外,伯益追隨大禹治水時,大禹訪問山川神明,瞭解各處土地裏數,山川地貌,金玉礦藏,鳥獸昆蟲,八方民俗,異域殊國,根據這些信息來治理水患,而伯益則將這些內容一一記錄,整理而成《山海經》。

伯益追隨大禹治水,整理《山海經》。(圖片:【清】大禹治水圖)
伯益追隨大禹治水,整理《山海經》。(圖片:【清】大禹治水圖)

治水成功後,舜帝賜給大禹玄圭。大禹對舜帝說:“治水不是我一個人所能成功的,還因得到了大費的幫助。”於是舜帝對伯益說:“你佐禹成功,我賜給你一面黑色旌旗。你的後人還將有大的作爲。”舜帝將姚姓之女賜給伯益爲妻。

伯益通曉鳥獸之語,帝舜命伯益爲虞官,負責掌管山林川澤,草木鳥獸。伯益調馴鳥獸,鳥獸都會馴服,舜帝褒獎伯益,於是賜姓嬴氏。伯益的後人費昌、仲衍、造父、處父都以善於馴服鳥獸而聞名。《史記》有載,秦之先人爲帝顓頊之後裔,傳至伯益時,舜帝賜姓爲贏,伯益之後建立秦國,所以秦始皇嬴姓之發源則始於伯益

大水退下,江河湖海之水各歸其位,伯益又開鑿水井,爲人們提供了日常飲用的水源。人們有了新的水源,即使在遠離江河的地方生活也能方便取水。不僅生活上得到了方便,也一定程度上遠離了洪水之患。所以人們將伯益尊爲井神。

《淮南子‧本經訓》把伯益造井與倉頡造字相提並論“昔者蒼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伯益作井,而龍登玄雲,神棲崑崙。”記述的正是伯益造井成功後,有龍乘玄雲而升,飛去崑崙之山的異象奇觀。

作士官的皋陶

帝舜年老時,選定大禹代自己攝政。大禹卻竭力向帝舜推薦當時的士官皋陶。後來大禹即位爲天子,欲將天下禪讓於皋陶,但因皋陶早逝,所以才另擇其人。能夠被帝禹如此看重,皋陶是一位什麼樣的人呢?

刑法的制定要以寬仁爲本,依法用刑,不能濫施刑罰。圖爲皋陶像(圖片:《歷代帝王聖賢名臣大儒遺像》法國國家圖書館藏)
刑法的制定要以寬仁爲本,依法用刑,不能濫施刑罰,圖爲皋陶像。(圖片:《歷代帝王聖賢名臣大儒遺像》法國國家圖書館藏)

帝舜即位後,曾如此褒美皋陶的功勞“過去蠻夷戎狄禍亂華夏,又有強寇劫賊內外爲奸,爲害甚大。你作爲主察獄訟之事的士官,能夠以五刑施之遠近,使得蠻夷猾夏皆能信服,這是你的功勞啊。”皋陶用五刑來輔助五教,施用刑罰的目的是爲了使人們有所畏懼,從而避免犯罪。

《尚書》記載大禹治水成功後,皋陶“方施象刑”,這個“象刑”也稱“像以典型”。《易‧繫辭》雲“天垂像,聖人則之”。“像”是指效法天道;“典刑”,即是常法、常刑之意;“像以典刑”就是刑法的制定要效法天道,即以寬仁爲本,依法用刑,不能濫施刑罰。

此外所謂“象刑”,還有一層意思。彼時道德高尚,人們覺悟亦高。大禹鑄鼎像物,人見之即可知神奸。體現在刑罰上,亦可“畫衣冠”,使人見之足以引以爲戒。如《史記》所載,五帝之世即有“畫衣冠則民知禁”的記錄。按罪行不同,犯人穿着顏色款式特製的衣服,以此做爲處罰。在民風淳樸的上古之世,這樣的處罰足以爲懲戒之效。

相傳皋陶有一頭神獸,叫做獬。訟獄難辨的時候,這頭神獸會牢牢抵住有罪的人,從而幫助皋陶斷案。皋陶治獄功績甚大,影響及於後世,所以漢代衙門常供奉皋陶像、飾獬豸圖,尊皋陶爲“獄神”。

參考文獻:

1. 《史記-三家注》

2. 《尚書正義》

3. 《繹史》

4. 《後漢書》

5. 《呂氏春秋》

6. 《漢書》

7. 《通典》

8. 《春秋左傳正義》

9. 《漢書》

文章來源: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大紀元

責任編輯:勇舒/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