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帝禹駕崩後,兒子啓繼承了帝位,天子傳位制度由禪讓制轉變爲世襲制。(圖片:《帝王道統萬年圖》)
帝禹駕崩後,兒子啓繼承了帝位,天子傳位制度由禪讓制轉變爲世襲制。(圖片:《帝王道統萬年圖》)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日】

夏朝:夏代諸王之一

帝啓繼位

帝禹駕崩後,帝禹的兒子啓繼承了帝位,天子傳位制度由禪讓制轉變爲世襲制,這在中國曆史上是一件大事。家天下時代由此開啓。

其先,帝禹欲將帝位禪讓位給皋陶,但皋陶沒有君臨海內的天命,先帝禹而去世。於是,帝禹又將帝位禪讓給伯益。但伯益同樣沒有做帝王的天命。《史記》中記載說伯益輔佐帝禹的時間不長,帝禹駕崩後,他避居箕山之陽,將帝位讓給帝禹之子啓。諸侯們都去朝見啓,他們說:我們的君王是帝禹之子。於是啓應人心之所向,順天命之所受,繼承天子之位,是爲夏后帝啓。

天子傳位制度由禪讓制變爲世襲制,不只是人心向背下的制度變化,在古人的眼中看,這亦是天命之轉移。大約一千六百年後,大儒孟軻與他的學生萬章之間有一段著名的相關討論。

萬章問孟子說:“有人認爲到了禹的時代,道德衰落了,所以天子之位傳子而不傳賢。是這樣嗎?”孟子回答說:“不是的。上天選擇傳賢,帝位就會傳給賢人,上天選擇傳子,帝位就會傳子。”孟子談及舜駕崩後,禹避舜之子,但天下諸侯都去朝見禹。又談到禹駕崩後,益避禹之子啓,但天下諸侯都去朝見啓。孟子認爲人心歸向正是天命的體現。無論是傳賢,還是傳子都是天命使然。孟子又引用孔子的話“唐虞禪讓,與夏、殷、週三代繼統,其義相同”都是天命所在,人們只是在遵循上天的意志。

孟子認爲人心歸向正是天命的體現,無論傳賢,還是傳子都是天命使然,圖爲夏朝帝啓。(圖片:《帝王道統萬年圖》)
孟子認爲人心歸向正是天命的體現,無論傳賢,還是傳子都是天命使然,圖爲夏朝帝啓。(圖片:《帝王道統萬年圖》)

關於三代,孔子還曾說過:“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遠之”。夏人以質樸順命而表達對天地神明的敬畏,而天子傳位這樣的大事,夏人更是尊從天意,中國從此進入了家天下的時代。

啓徵扈氏

夏啓即位後,同爲大禹後裔的有扈氏妒忌不服而起兵叛亂,於是啓出師平叛,“行天之罰”,與有扈氏大戰於甘,也就是有扈氏國都的南郊。

啓騎在戰馬背上,威嚴地說道:“我向你們宣告:有扈氏違背五行之德,拋棄三正之道,現在,我要恭奉上天之命,對他們予以懲罰。戰車左邊的兵士如果不以弓箭從左邊射殺敵人,是不奉行我的命令;戰車右邊的兵士如果不以矛戈從右邊擊殺敵人,是不奉行我的命令;中間駕車的駑手如果不能使戰馬嚴整前行,也是不奉行我的命令。服從命令的人,就在先祖的神位前受賞;不服從命令的人,就在社神的神位前受罰。你們將因罪就戮,你們的後代也將爲此而揹負恥辱。”

啓爲何要指責有扈氏違背五行之德、拋棄三正之道呢?所謂的“五行”,也就是金、木、水、火、土,構成了宇宙中的萬事萬物。在《洪範》中,君王要因循的第一件事就是五行,即萬物的本性。關於“三正”,歷來有兩種不同的看法。一種看法認爲三正即是“天地人”之正道,另一種看法則認爲三正與曆法農時有關,即與天時有關。無論是天地人或是天時、曆法,都是天定的大自然運行的法則,“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就是說人背棄了天地的法則,那麼人也就失去了在天地間的立足之地。

夏啓修德

夏啓致力於修德,使得長幼有序,尊禮賢人,一年後有扈氏歸服。(圖片:臺北故宮博物院)
夏啓致力於修德,使得長幼有序,尊禮賢人,一年後有扈氏歸服。(圖片:臺北故宮博物院)

但是夏啓與有扈氏大戰於甘,卻未能取勝。六卿們紛紛請求再戰,夏啓卻不同意。他說:“我的土地並不小,我的人民並不少,如今卻戰而不勝,這是德薄而教化不廣的原故啊。”於是夏啓致力於修德,平日起居不用華美的席子,飲食不講究豐盛的菜餚,宮中不作琴瑟鐘鼓之樂,子女不爲華麗的裝飾,能夠長幼有序,尊禮賢人,一年後有扈氏歸服,天下諸侯無不來朝。

夏啓做爲第一位繼統之君,亦是一位賢君。《楚辭》中有句“啓九辨與九歌兮”說的正是大禹平治水土,從而登上天子之位。而夏啓則能繼承並守護先君大禹的功業,治理天下,使得九州萬物皆可辨數,此所謂《九辨》之義。大禹所奠定的六府三事這九功,亦皆井井有條,值得歌訟,此則《九歌》之義。夏啓時,奏起《九辨》與《九歌》之樂,向天下昭告夏功。

夏啓滅有扈氏後,在陽翟之地的鈞臺大會諸侯,舉行了祭祀神明的大典,史稱鈞臺之享。鈞臺位於河南禹州南三峯山東峯,近穎水,是祭祀上帝和諸神之地。因爲在方位上與用於祭祀上帝運化天地所處的中央之天──鈞天相對應,所以叫鈞臺。享,就是祭獻神靈,以香氣供奉神靈。啓在鈞臺獻祭神靈,召見諸侯,號令天下。從此開始了“家天下”的歷史格局。

參考文獻:

1. 《史記三家注》

2. 《說文解字》(段注)

3. 《孟子

4. 《呂氏春秋》

文章來源:神傳文化之中國曆史研究組/大紀元

責任編輯:勇舒/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