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商王对伊尹以天子之礼厚葬,并亲自到墓地祭祀三年,以回报伊尹的大德。(图片:《圣帝明王善端录》)
商王对伊尹以天子之礼厚葬,并亲自到墓地祭祀三年,以回报伊尹的大德。(图片:《圣帝明王善端录》)
中國歷史正述

【中国历史正述】商之十七:君臣同心

【希望之声2020年8月4日】伊尹来得空灵,去得隆重,身后抢手。

有一本记述自三皇至汉魏的历代帝王的史学专著《帝王世纪》,是西晋大家皇甫谧所撰,里面记述了商王对伊尹的厚葬:帝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余岁,大雾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礼,祀以大牢,亲自临丧三年,以报大德焉。──沃丁王执政八年的时候,伊尹去世了。享年一百多岁,其时起了三天大雾。沃丁以天子之礼安葬伊尹,用大牢来祭祀伊尹,亲自到墓地祭祀三年,以回报伊尹的大德。

“大雾三日”,古人知道连日大雾不是好事,天地之气痞塞了,映射到人体,就会不健康,映射到国运,就是不顺,映射到商朝,就是师长撤离了,商王们以后得自己走路。皇甫谧做的不是天气报告,是形势预告,沃丁之后,果然慢慢“殷道衰,诸侯或不至”。

伊尹去世后,商朝果然渐渐开始衰败,诸侯有的也不来朝贡了。(图片:[明]代画作局部)
伊尹去世后,商朝果然渐渐开始衰败,诸侯有的也不来朝贡了。(图片:[明]代画作局部)

“大牢”也不是在监狱中祭祀伊尹,“大牢”又叫太牢,是极尊崇的祭祀礼,牛、羊、猪三牲都要备齐的。《礼记‧王制》说:“天子社稷皆大牢,诸侯社稷皆少牢。”“少牢” 只有羊、豕,没有牛。

不仅沃丁,后世的商王对伊尹的“报”仍然隆重,在甲骨卜辞中,伊尹稳居“旧老臣”之首,不仅与成汤同祭,还单独享祀。史籍上对伊尹受尊崇的状况更是记载颇多。

伊尹辅佐了五代君王,寿命“年百有余岁”,随着商朝的渐渐被人所知,伊尹的后人也被找到了,不敌崇拜者的热爱,伊家后人公开了珍藏的《伊氏家谱》,上载:“年百三十岁。”伊尹享年130岁。

被指认为伊尹墓的,至少有四五处之多,河南开封的杞县、洛阳的伊川、嵩县等地都有伊尹墓地,那里的人都声称当地为伊尹故里;还有山东的菏泽市曹县殷庙村,村里的伊尹墓元圣祠,据说和成汤的墓相差七里地,遥遥相望,还是山东的省级文物。圣人就是那么抢手。

被指认为伊尹墓的,至少有四五处之多,那里的人都声称当地为伊尹故里。(图片:选自《清袁瑛山水册》)
被指认为伊尹墓的,至少有四五处之多,那里的人都声称当地为伊尹故里。(图片:选自《清袁瑛山水册》)

成汤墓在哪里,答案也是很多,山东曹县、河南偃师、扶风、宝鼎、虞城、商丘、亳州都有汤陵。

跟伊尹墓最近的曹县汤陵,据说是真正的汤陵墓,已被战火所毁无法寻踪,如今人们供奉香火最多的汤陵在安徽省的毫州,这里的陵寝保存完好,陵墓高出周围地面约5米,旧碑尚存,是商族后人们的圣地,也是省级文物。

君臣两人长得什么样?

一千多年以后的春秋时期,齐国有个晏子很著名,是齐景公的良辅,墨家学徒编篆而成的《晏子春秋》记载,齐景公在梦里见到了成汤和伊尹,很有趣:

齐景公发兵攻打宋国,大军经过泰山时,齐景公梦见两个男子站在他面前,很愤怒的样子。景公心里惧怕了,醒来之后,就开门传召占梦者,占梦人传到,景公对他说:“今天晚上我梦见两个站着并且发怒的男子,不知他们说了什么,只知道他们生气得很。我现在还记得他们的长相,记得他们的声音。”占梦之人说:“军队路过泰山而不祭祀,所以泰山之神发怒了。召来祝史祭祀泰山就行了。”景公答应了。

第二天,晏婴晋见齐景公,齐景公把占梦人说的告诉了他。景公说:“占梦者说:‘军队路过泰山没有祭祀山神,泰山神生气了。’如今我派祝史祭祀泰山去了。”

“伊尹肤黑而个矮。头发蓬松,有胡须,脸型上半部丰满下部小,腰有些弯,说话声音低沉。”(示意图片:<a href="https://www.soundofhope.org/">希望之声</a>合成 )
“伊尹肤黑而个矮。头发蓬松,有胡须,脸型上半部丰满下部小,腰有些弯,说话声音低沉。”(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

晏婴低下头想了一下, 对景公说:“占梦人弄错了,不是泰山神,是宋国的先祖成汤和伊尹。”景公不怎么相信,还认为是泰山神。

晏婴说:“您不相信的话,请让我描述一下成汤和伊尹的长相。成汤皮肤白皙,个子高,脸上有胡子,脸型上窄下宽,身体有点弯,声音高。”齐景公说:“对的,是这个样子。”

晏子又说:“伊尹肤黑而个矮。头发蓬松,有胡须,脸型上半部丰满下部小,腰有些弯,说话声音低沉。”齐景公说:“对的,是这个样子。那现在该怎么办?”

晏婴说:“成汤、太甲、武丁、祖乙(注:这几位是先代商王),他们都是天下仁德的国君,不应该没有后嗣。如今商族唯一的后代就是宋国了,您发兵攻打它,所以成汤、伊尹发怒了,请撤回军队,让宋国平安吧。”

齐景公没有采纳晏婴的意见,还是去攻打宋国。晏婴说:“以攻打无罪之国来惹怒神灵,不改变自己的行为续两国之好,而是继续进军来犯错,不是我所明白的道理。军队如果往前推进,将士必然遭殃。”第二天,齐军进攻宋国,部队向前行进了二舍(相当于现在的六十里),齐国的战鼓却突然坏了,大将也战死了。景公于是向晏子谢罪,撤回军队,再也不进攻宋国了。

晏子所在的春秋时期,与商朝相隔一千多年,君臣两人还在一起,令人感觉有趣之后也产生了问题,商朝人认为祖先们只是离开,用另一种形式活着,是迷信吗?还是我们现在在这些问题上有点太盲目迷信于现代的一些浅陋观念了?毕竟,现代科学也已认识到:我们的智慧并不比古人高明,只是今天的文明形态不同于古代罢了。

参考文献:

1.《尔雅》

2.《吕氏春秋》

3.《尚书‧商书‧咸有一德》

4.《大明一统志》

5.《皇览》

6.《金楼子 兴王篇》

7.《晏子春秋‧晏子谏二十二》

文章来源: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研究组/大纪元

责任编辑:勇舒/楊述之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