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商王對伊尹以天子之禮厚葬,並親自到墓地祭祀三年,以回報伊尹的大德。(圖片:《聖帝明王善端錄》)
商王對伊尹以天子之禮厚葬,並親自到墓地祭祀三年,以回報伊尹的大德。(圖片:《聖帝明王善端錄》)
中國歷史正述

【中國歷史正述】商之十七:君臣同心

【希望之聲2020年8月4日】伊尹來得空靈,去得隆重,身後搶手。

有一本記述自三皇至漢魏的歷代帝王的史學專著《帝王世紀》,是西晉大家皇甫謐所撰,裏面記述了商王對伊尹的厚葬:帝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餘歲,大霧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禮,祀以大牢,親自臨喪三年,以報大德焉。──沃丁王執政八年的時候,伊尹去世了。享年一百多歲,其時起了三天大霧。沃丁以天子之禮安葬伊尹,用大牢來祭祀伊尹,親自到墓地祭祀三年,以回報伊尹的大德。

“大霧三日”,古人知道連日大霧不是好事,天地之氣痞塞了,映射到人體,就會不健康,映射到國運,就是不順,映射到商朝,就是師長撤離了,商王們以後得自己走路。皇甫謐做的不是天氣報告,是形勢預告,沃丁之後,果然慢慢“殷道衰,諸侯或不至”。

伊尹去世後,商朝果然漸漸開始衰敗,諸侯有的也不來朝貢了。(圖片:[明]代畫作局部)
伊尹去世後,商朝果然漸漸開始衰敗,諸侯有的也不來朝貢了。(圖片:[明]代畫作局部)

“大牢”也不是在監獄中祭祀伊尹,“大牢”又叫太牢,是極尊崇的祭祀禮,牛、羊、豬三牲都要備齊的。《禮記‧王制》說:“天子社稷皆大牢,諸侯社稷皆少牢。”“少牢” 只有羊、豕,沒有牛。

不僅沃丁,後世的商王對伊尹的“報”仍然隆重,在甲骨卜辭中,伊尹穩居“舊老臣”之首,不僅與成湯同祭,還單獨享祀。史籍上對伊尹受尊崇的狀況更是記載頗多。

伊尹輔佐了五代君王,壽命“年百有餘歲”,隨着商朝的漸漸被人所知,伊尹的後人也被找到了,不敵崇拜者的熱愛,伊家後人公開了珍藏的《伊氏家譜》,上載:“年百三十歲。”伊尹享年130歲。

被指認爲伊尹墓的,至少有四五處之多,河南開封的杞縣、洛陽的伊川、嵩縣等地都有伊尹墓地,那裏的人都聲稱當地爲伊尹故里;還有山東的菏澤市曹縣殷廟村,村裏的伊尹墓元聖祠,據說和成湯的墓相差七裏地,遙遙相望,還是山東的省級文物。聖人就是那麼搶手。

被指認爲伊尹墓的,至少有四五處之多,那裏的人都聲稱當地爲伊尹故里。(圖片:選自《清袁瑛山水冊》)
被指認爲伊尹墓的,至少有四五處之多,那裏的人都聲稱當地爲伊尹故里。(圖片:選自《清袁瑛山水冊》)

成湯墓在哪裏,答案也是很多,山東曹縣、河南偃師、扶風、寶鼎、虞城、商丘、亳州都有湯陵。

跟伊尹墓最近的曹縣湯陵,據說是真正的湯陵墓,已被戰火所毀無法尋蹤,如今人們供奉香火最多的湯陵在安徽省的毫州,這裏的陵寢保存完好,陵墓高出周圍地面約5米,舊碑尚存,是商族後人們的聖地,也是省級文物。

君臣兩人長得什麼樣?

一千多年以後的春秋時期,齊國有個晏子很著名,是齊景公的良輔,墨家學徒編篆而成的《晏子春秋》記載,齊景公在夢裏見到了成湯和伊尹,很有趣:

齊景公發兵攻打宋國,大軍經過泰山時,齊景公夢見兩個男子站在他面前,很憤怒的樣子。景公心裏懼怕了,醒來之後,就開門傳召占夢者,占夢人傳到,景公對他說:“今天晚上我夢見兩個站着並且發怒的男子,不知他們說了什麼,只知道他們生氣得很。我現在還記得他們的長相,記得他們的聲音。”占夢之人說:“軍隊路過泰山而不祭祀,所以泰山之神發怒了。召來祝史祭祀泰山就行了。”景公答應了。

第二天,晏嬰晉見齊景公,齊景公把占夢人說的告訴了他。景公說:“占夢者說:‘軍隊路過泰山沒有祭祀山神,泰山神生氣了。’如今我派祝史祭祀泰山去了。”

“伊尹膚黑而個矮。頭髮蓬鬆,有鬍鬚,臉型上半部豐滿下部小,腰有些彎,說話聲音低沉。”(示意圖片:<a href="https://www.soundofhope.org/">希望之聲</a>合成 )
“伊尹膚黑而個矮。頭髮蓬鬆,有鬍鬚,臉型上半部豐滿下部小,腰有些彎,說話聲音低沉。”(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

晏嬰低下頭想了一下, 對景公說:“占夢人弄錯了,不是泰山神,是宋國的先祖成湯和伊尹。”景公不怎麼相信,還認爲是泰山神。

晏嬰說:“您不相信的話,請讓我描述一下成湯和伊尹的長相。成湯皮膚白皙,個子高,臉上有鬍子,臉型上窄下寬,身體有點彎,聲音高。”齊景公說:“對的,是這個樣子。”

晏子又說:“伊尹膚黑而個矮。頭髮蓬鬆,有鬍鬚,臉型上半部豐滿下部小,腰有些彎,說話聲音低沉。”齊景公說:“對的,是這個樣子。那現在該怎麼辦?”

晏嬰說:“成湯、太甲、武丁、祖乙(注:這幾位是先代商王),他們都是天下仁德的國君,不應該沒有後嗣。如今商族唯一的後代就是宋國了,您發兵攻打它,所以成湯、伊尹發怒了,請撤回軍隊,讓宋國平安吧。”

齊景公沒有采納晏嬰的意見,還是去攻打宋國。晏嬰說:“以攻打無罪之國來惹怒神靈,不改變自己的行爲續兩國之好,而是繼續進軍來犯錯,不是我所明白的道理。軍隊如果往前推進,將士必然遭殃。”第二天,齊軍進攻宋國,部隊向前行進了二舍(相當於現在的六十里),齊國的戰鼓卻突然壞了,大將也戰死了。景公於是向晏子謝罪,撤回軍隊,再也不進攻宋國了。

晏子所在的春秋時期,與商朝相隔一千多年,君臣兩人還在一起,令人感覺有趣之後也產生了問題,商朝人認爲祖先們只是離開,用另一種形式活着,是迷信嗎?還是我們現在在這些問題上有點太盲目迷信於現代的一些淺陋觀唸了?畢竟,現代科學也已認識到:我們的智慧並不比古人高明,只是今天的文明形態不同於古代罷了。

參考文獻:

1.《爾雅》

2.《呂氏春秋》

3.《尚書‧商書‧鹹有一德》

4.《大明一統志》

5.《皇覽》

6.《金樓子 興王篇》

7.《晏子春秋‧晏子諫二十二》

文章來源: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大紀元

責任編輯:勇舒/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