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從周朝一開始,姜子牙就知道周朝的命運大概有八百年,圖爲周武王。(圖片:《聖帝明王善端錄》)
從周朝一開始,姜子牙就知道周朝的命運大概有八百年,圖爲周武王。(圖片:《聖帝明王善端錄》)
中國歷史正述

【中國歷史正述】商之四十四:歷史要說什麼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8日】

你我是誰

商朝滅亡了,“商”人們繼續活下去。

商族的貴族姓氏“子”,在三千多年的歲月裏,據說繁衍出了一百多個姓氏。它們是:

湯、乙、沃、相、武、鄧、權、祖、梅、殷、箕、王、林、祿、宋、微、黑、戎、牛、鄒、孔、戴、皇甫、華、穆、蕭、桓、向、魚、墨、鍾、褚、匡、談、目夷、苑、苑庚、曼、鄧侯、殿、殷甲、屠、稚、長勺、尾勺、繁、樊、錡、 陶、施、飢、終葵、索、梅、梅伯、黎、整、權、瞿、於、自、枚、鐵、萊、來、旄、北殷、太師、堂陽、鮮虞、鬥耆、孫、比、王子、柴、李、鮮、鮮于、郭、祿、邶、背、微、衍、朔、戎胥、戴、樂、 衎、祝其、皇、督、司城、還、老、老成、考成、老男、目、左師、右師、右、恆、花、子蕩、鍾離、邊、談、時、宗、冀、據、銳、兌、教、政、正、合、聖、懷、遼、寮、朝、晁、買、伉、亢、成、沙、已、尾、罔、 省、坎、木、木門、右歸、白馬、墨夷、墨臺、及木、幹獻、王父、並官、不夷、不更、不第、不茅、三伉、孔父、子奢、禇師、禇、事父、 艾歲、御魚、魚孫、季老、季老男、臣辰經、蕩、墨、臺、酁、舍、近、幾、宜、石弟、即利、中野、桐門、屠三、圍龜、空相、虺、雒。

商族的貴族姓氏“子”,在三千多年的歲月裏,據說繁衍出了一百多個姓氏。(圖片:〔明〕仇英畫作局部)
商族的貴族姓氏“子”,在三千多年的歲月裏,據說繁衍出了一百多個姓氏。(圖片:〔明〕仇英畫作局部)

你姓什麼,我姓什麼,我們的先祖會不會是同一個?如果是,他又是誰?是如何出現的?

最有意思的是孔子

孔子去世前七天,他的學生子貢去看他,他對子貢說做了一個夢:“夏人於東階,周人於西階,殷人兩柱間。昨暮予夢坐奠兩柱之間,予始殷人也!”──夏人殯喪的靈柩停放在東面臺階,周人殯喪的的靈柩停放在西面的臺階,殷商人的停放在中門的兩柱間。昨天晚上,我夢到自己坐在兩柱之間接受祭奠,原來我的祖先殷商人呀!

“予始殷人也!”孔子完成了他的天命,也明白了他的來歷,七天后他回去了。

孔子夢到自己的祖先是殷商人,圖爲孔子聖蹟圖。(圖片:〔明〕仇英繪)
孔子夢到自己的祖先是殷商人,圖爲孔子聖蹟圖。(圖片:〔明〕仇英繪)

歷史要說什麼

商朝的歷史隨着商紂王的燔火而結束,一日之間,江山依舊,商王朝不在了。

對牧野之戰的失敗,很多人從很多方面分析原因。

一說是紂王因爲軍隊不足,主力部隊遠在東邊,趕不回來應戰,業餘軍人一擊即潰。《左傳》的觀點贊同者最多,“紂克東夷,而殞其身”。紂王戰勝了東夷,使得自己殞命。

另一是紂王惡政致天命轉移說。換個角度思考恐怕更合道理:天命安排商朝亡於此時。

商朝的歷史隨着商紂王的燔火而結束,一日之間,江山依舊,商王朝不在了。(圖片:〔明〕陳枚畫作局部)
商朝的歷史隨着商紂王的燔火而結束,一日之間,江山依舊,商王朝不在了。(圖片:〔明〕陳枚畫作局部)

商末周初有個人,是周朝的開朝元勳,卻知曉周朝也有一天會關門結賬,而且曉得大致的時間。這個人,中國人沒有不知道他的,姜子牙。這邊廂,姜子牙爲文王出謀劃策,在牧野之戰中衝鋒陷陣;那邊廂,他用“禮樂文章八百秋”爲周朝的壽命下了斷言。

姜子牙於周朝,相當於伊尹於商朝,到周朝再詳細介紹他。

姜子牙的《乾坤萬年歌》,從周朝開始,將此後各朝的國運、興亡、未來一一道來,甚至有幾處將後世的人物、年代也列以表記,精準得令人瞠目結舌。

只可惜他的預言從周朝開始,直教讀商史的人恨他生不逢商。

也有人認爲《乾坤萬年歌》並非姜子牙手筆,而是託名之作。極有可能。華夏從來不缺靈異之人,除了姜子牙,還有三國的諸葛亮,《馬前課》作者;唐朝的李淳風,《推背圖》的作者;宋朝的邵雍,《梅花詩》作者;明朝的劉基,《燒餅歌》作者。還有更多,託名的、隱名的、不知名的。

姜子牙的《乾坤萬年歌》,從周朝開始,將此後各朝的國運、興亡、未來一一道來,精準得令人瞠目結舌。(圖片:《渭濱垂釣圖》)
姜子牙的《乾坤萬年歌》,從周朝開始,將此後各朝的國運、興亡、未來一一道來,精準得令人瞠目結舌。(圖片:《渭濱垂釣圖》)

這些人分別從自己的時代往後預言,寫出的結論,與歷史的發展竟是八九不離十的。很像時代不同、經歷迥異的一些人,從不同的地方開始散步,最後彙集到一條路上,路名:歷史路。

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現象,似乎“歷史路”早已鋪就,能夠通天感地的某些人,我們現在叫做有特異功能者,看到了,寫出來了。要不然,怎麼“沿途風景”竟都差得不多。

周朝的興衰可以八百年前早知道,是不是可以往前推一推,商朝的結局也是天數使然?

劇本早已備好,天地是個舞臺,夏、商分別登臺,接着天道轉到周朝,下界也隨之而動,最後的紂王就來演出敗德之象,商朝隨之謝幕。

“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在商周的更替交接時期,一面是周王朝從先公到大臣,“君子用而小人退”,一面是商王朝的混亂頹敗,“賢人隱,亂臣貴”,基本無縫接合。

於是帝辛變“紂”王,天子代以“馬童”;“小邦周”速勝“大邑商”,極其不可能發生的事都會發生,不可能的任務也可以完成。

不是沒有可能的,反倒是最可能的。

只是,上天之手鋪排出繽紛世事,要告訴你我什麼?#

參考文獻:

1. 《 史記》

2. 《左傳正義》

3. 《中庸》

文章來源: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大紀元

責任編輯:勇舒/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