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得仙人指點 黃來兒天才自成(示意圖:【明】佚名)
得仙人指點 黃來兒天才自成(示意圖:【明】佚名)
傳奇闖王李自成

小李自成遇到仙人出家 學的竟然是騎馬射箭

【傳奇闖王李自成】(3)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8日】(作者:安吉)上篇咱們說到,黃來兒重病在牀,一遊方僧人上門化緣,幾句話就讓小來兒起死回生。李守忠夫婦自是感激不盡,於是同意僧人帶黃來兒去廟裏剃度,以求娃長命。可是娃兒被僧人帶走後,卻如人間蒸發般,了無蹤影。

夫妻倆萬般無奈,只有經常去廟裏跪拜菩薩。守忠安慰媳婦說,咱這娃是菩薩那兒求來的,又是和尚帶走的,想必確是有佛緣的,也定有菩薩保佑,應該不會有事的。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兩年過去了。這天一大早,李守忠和媳婦又要去廟裏。剛邁出大門,李老漢就看見一光頭的小和尚朝自家走來。守忠想,這大概是來化緣的吧,就回頭招呼媳婦把籃裏剛蒸的饃饃拿兩個給他。話音沒落呢,媳婦就扔了籃子,衝上前,一把抱住那小和尚。

守忠這纔看清,原來這小和尚竟是自己的兒子黃來兒!小來兒長高了,雖然剃了光頭,眉眼兒卻沒什麼變化。守忠忙連聲問道:娃兒,你這兩年到哪兒去了?

黃來兒有些不解地看着他爹,回道:“爹你說啥捏,額就在廟裏呆了三天呀。”他又轉過頭對着他娘撒嬌,“娘,額想吃你做的臊子面!”守忠媳婦疑惑地摸摸兒子頭,沒發燒呀,這兒子是在說啥胡話呢?回到家,黃來兒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經歷告訴了爹孃。

那天大和尚帶着他向西出了村,沿着一條小路,不一會就進了一座大山。山裏綠樹蔥翠,花香鳥語,清澈的溪水從山澗潺潺流過,美得如同仙境。山谷裏有一座小廟,大和尚找了套僧服給黃來兒換上,爲他做了剃度。白天,大和尚帶着黃來兒騎馬射箭,練拳習武,晚上就讓他誦讀經書,並給他講處世爲人的道理。

古畫  山水【明】文徵明《春深高樹圖》
大和尚晚上就讓他誦讀經書,並給他講處世爲人的道理(示意圖:【明】文徵明)

三天后,師父對他說,黃來兒,你塵緣未了,還要回到世間去了卻你的使命,師父這就送你回家。到了村口,師父停住腳步,與黃來兒作別。黃來兒有些不捨,問道,“師父,那你什麼時候再來看我?”師父笑着說,“記住師父的話,咱們後會有期。”

聽了黃來兒的敘述,李守忠驚奇地說,可是咱村的西面沒有廟啊?守忠媳婦沉吟片刻說,聽俺爹說,神仙收徒,會帶徒兒到天上去修行。天上的時間和咱地上時間是不一樣的,他那兒一宿的時間,咱這兒一年就過去了。看來,娃兒八成是遇見仙人了!既然黃來兒資質不淺,我們也不要耽誤了他,趕明兒就送他去書院吧。

明朝的開國皇帝朱元璋雖然是農民出身,但他非常重視教育。明朝除官方學校諸如國子監、府州縣學及衛學等官學之外,義學、私塾等民間教育也非常普遍。明朝初年,宋朝的一些遺老不願爲官,就回去教書,足見當時的師資強大。一些富家巨室開辦家塾、私塾,聘請名師食宿家中,專門教育自己的子弟。而普通老百姓就幾家合在一起,請位教書先生給孩子們教書,而這些教書先生往往是那些未能考取功名的讀書人。到了明朝末年,稅賦日益沉重,很多農民家庭飯都吃不飽,更無力讓孩子讀書了。

李守忠家雖然不是大戶,可是爲了孩子的前途,他們還是決定省吃儉用,把孩子送進當地最好的一間書院。這書院的教書先生姓楊,中了秀才之後就再也無緣功名,只得教書餬口。看見黃來兒這孩子天庭飽滿,濃眉大眼,雖然是農家子弟,對待先生卻恭謹有禮,毫無鄉野粗鄙之態,很是喜歡。

古畫  學校、學生【宋】佚名《村童問學圖》、
李守忠家雖然不是大戶,可是爲了孩子的前途,把孩子送進當地最好的一間書院(示意圖:【宋】佚名)

一天下大雪,先生觸景生情,給學生們講一首吟雪的詩:“天官喪母地丁憂,萬里河山戴孝鬥;明朝太陽來作吊,枝枝節節淚下流。”老先生讚美這首詩寫得好。學生們似懂非懂,也跟着附和。想不到小來兒卻直搖頭。楊秀纔來了興趣,問他,你爲什麼覺得這首詩不好?來兒回道:“依我看,這四句話的語句繁瑣,意思重複,寓意也不清楚,要不是先生詳細講解,別人根本不知道那是在說下雪。”  老先生聽了覺得有理,就反問黃來兒:“你說它不好,那你來做一首!”

小來兒望瞭望窗外,正好看見一隻黑狗和一隻白狗跑過,眨了眨眼,順口唸道:“天地一籠統,井子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那幫學生娃們一聽就懂,齊聲誇讚:“好詩!好詩!”

楊先生吃了一驚,不禁說道:“嗯,的確是好詩!押韻,形象,生動,不識字的人一聽就懂,只是俗了點兒。來,我再出個對子看看。”先生出的上聯是: “雨過月明,頃刻頓分境界”。黃來兒 一拍腦袋,脫口就對出了下聯:“煙迷霧起,須臾難辨江山。”

楊秀才拍案叫好,這幅對子不僅工整,而且磅礴大氣,這孩子可了不得,神童啊!於是他對黃來兒說,你這孩子是天成之才啊,就給你取個大名叫李自成吧。

不過這個大名平常也沒人叫。黃來兒回來後,因爲剃了光頭,常被小夥伴們起鬨,管他叫黃來僧。他也不惱,叫他什麼他都樂呵呵的應一聲。

對於他的歸來,還有一位特別高興,就是李守忠家的那匹高頭大馬黑子。當年因爲黃來兒的說情,他纔沒有被賣掉,被主人留下做了種馬,黑子特別感激小主人。平日沒事的時候,黃來兒經常騎着黑子出去練射箭。大和尚不僅向他傳授了弓法,還送了他一套好弓,並囑咐他回去勤學苦練,將來會派上用場。小來兒也不知道能派什麼用場,反正能出去跑馬射箭,他就特別開心。

羿做書申奏, 使者連夜策馬而去。(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平日沒事的時候,黃來兒經常騎着黑子出去練射箭(示意圖:希望之聲合成)

黃來兒回來了,可是家裏日子並不好過。萬曆年間是明朝爆發災荒最多的時期,48年的時間中僅水災和旱災就達439次。萬曆42年開始,連續三年旱災,其中旱災又伴隨着蝗災,從京城,河北一直到山東,綿延三千多裏,田地乾裂,顆粒無收。

萬曆44年,也就是公元1616年,陝西爆發了特大規模的乾旱,對農民和養馬戶來說,都是災難性的打擊。看着因缺少草料而捱餓的馬匹,李守忠憂心忡忡,決定到西安的騾馬市高價收些草料回來。

守忠媳婦想,這段日子鬧災荒,外面盜匪肆虐,守忠收草料得帶不少銀兩,很不安全。黃來兒年齡雖小,個頭卻挺大,平時又好使槍弄劍,特別是射箭,百發百中,一般賊人還真不是他對手。於是就讓李守忠把兒子帶上。

來到西安,那繁華氣派的景象,和剛纔一路上破敗荒蕪的農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明朝末年腐敗嚴重,貧富懸殊,兩極分化。農民們飯都吃不上,可這城裏的達官貴人們,還照樣過着燈紅酒綠豪華奢侈的生活。頭次離開家鄉的小自成看得眼花繚亂,他好奇地問爹:“這裏就是皇上住的京城嗎?”李守忠回道:“傻孩子,這是西安,不是京城。不過,以前漢朝、唐朝的時候,這兒可一直都是京城哪,那會兒叫長安。後來咱大明皇帝趕走了韃子,才把京城擱到北京去了。”小自成聽了說:“北京有什麼好,等我做皇帝了,我就把京城搬回西安!”守忠笑道:“這娃盡說胡話,你好好唸書,將來考取功名了也好報效朝廷,光宗耀祖!”

父子二人收好草料,匆匆忙忙往家趕。路過一家小村莊,卻看見一個乾瘦的男子肩上扛着一個小娃跑得飛快,後面一個小媳婦哭天搶地的追趕,邊跑還邊喊:“額的娃,額的娃,把額的娃娃還給額!”

黃來兒一看,大白天盜匪搶孩子,也太囂張了吧。於是二話不說,拍馬上前,那男子見有人追來,也不敢作聲,扔下孩子,慌慌張張地往村外跑。小自成拿過背上的弓,搭箭欲射, 有人卻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請看下集《爲湊錢娶親獨闖延安府 青年李自成面對哪些誘惑不動心》

更多文章,請點擊【傳奇闖王李自成】系列。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