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路見不平 驛卒救弱女反被襲(示意圖:【北宋】張擇端畫局部)
路見不平 驛卒救弱女反被襲(示意圖:【北宋】張擇端畫局部)
傳奇闖王李自成

李自成當上了稱職的驛卒 卻讓知縣非常惱火

【傳奇闖王李自成】(5)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3日】(作者:安吉)上篇咱們說到,李鴻基來到延安,一邊打工,一邊讀書,並把攢下的銀兩全部交給母親。這天,鴻基娘看見一全身披掛着盔甲的兵士也不敲門,就闖進了屋,嚇了一跳,仔細一看才認出來,這正是自己的兒子李鴻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李鴻基當上了驛卒。這驛,就是驛站的驛,卒是兵卒的卒。按現在的話就是郵差了,但和現在的郵差又不一樣。那驛卒是不給老百姓送信的,他們是兵士,專門給政府送信的。明朝的驛卒還有一個差使,就是專門護送過路的官府老爺和他們的家眷。

古時驛站供傳遞官府文書和軍事情報的人,或來往官員途中食宿,換馬。官員可憑藉由兵部或各省府衙所填發的勘合——“介紹信”,免費使用驛站舟船、伙食、住宿等各項服務。

明朝驛站的維護和運行,都由民戶按田糧的多寡來負擔。明初對官員免費使用驛站有嚴格的規定,加上吏治甚嚴,幾乎沒有官員膽敢以身試法。到了明末世風日下,官員們腐敗貪婪,公款吃喝,驛站就成了官員權力濫用集體腐敗的場所。

古畫  人物、驛站【明】張翀《梅溪仙釀》
明朝驛站的維護和運行,都由民戶按田糧的多寡來負擔(示意圖:【明】張翀)

李鴻基怎麼當上了驛卒呢?原來他常去的那家書坊,同裕堂的主人白秀才和知縣沾親帶故,這天兩人一起喝酒,知縣說要找個驛卒。這驛卒雖然沒什麼地位,但要求還挺高,得會養馬,會武功,還要力氣大,幹得了雜活,受得了閒氣,護送官員麼,可不得低三下四的。還得能識點兒字,否則信往哪兒送都不知道。白秀才一想,李鴻基不正合適嗎?就把他推薦給了縣令。縣令叫來李鴻基一看,嗯,小夥子是不錯,這樣,放羊倌李鴻基就正式吃上了皇糧,令原來一起打零工的小夥伴們羨慕不已。

這年是1627年,大明皇帝明熹宗朱由校駕崩。朱由校14歲登基,稀里糊塗做了7年皇帝,朝廷要事都有宦官魏忠賢一手操辦。21歲駕崩,卻連一男半女都沒有。臨終留下遺照,讓他的弟弟,17歲的朱由檢即位。朱由檢雄心勃勃,發願要重振大明江山,於是一即位就大刀闊斧地施行新政,把橫行多年號稱“九千歲”的太監魏忠賢拉下馬。魏忠賢畏罪自殺後,按理說他該鬆口氣了,可是,面前的形勢不能讓他有半點鬆懈。

這天他問身邊的太監,庫銀還有多少,一聽數目嚇了他一跳。剛即位的時候還有2千多萬,這即位才一年多,只剩下兩百多萬了!錢呢錢呢錢呢?太監有氣無力地一筆筆報給他聽,小皇帝明思宗才知道,原來花錢這麼容易,掙錢卻又那麼難!

正好是晚飯時間了,一羣花枝招展的歌女舞女上來助興,明思宗一看火就大了,去去去去,跳什麼跳,養着你們得花掉我多少銀子啊!以後晚飯也不要上這麼多菜了,銀子省着點兒花!

第二天上朝,明思宗就迫不及待地問大臣們:你們說,朕還能再從什麼地方收點兒銀子來?大臣們聽了大眼瞪小眼,這不才增加了個剿稅,就是剿滅盜匪的稅,咋又來要錢了呢?總不能從我兜裏掏給你吧。於是大臣們做深沉狀,誰也不吭聲。

古畫  【明】餘壬、吳鉞  《徐顯卿宦跡圖》
明思宗就迫不及待地問大臣們:你們說,朕還能再從什麼地方收點兒銀子來?(示意圖: 【明】餘壬、吳鉞 )

過了好一會兒,終於有人開口了,這人是兵部主事,叫沈迅。他說:皇上,這稅是無論如何不能再加了,再加稅老百姓就都要造反了。古人云“開源節流”,既然不能加稅,那就減少開支吧。明思宗一聽來了興趣,沈迅繼續說,當年內閣首輔張居正採納海瑞的建議改革驛站,省下了不少銀子充作軍費。張居正死後,這驛站的貪污腐敗越來越嚴重,我們不妨從這裏着手,不就能省下銀子了嗎?

明思宗一聽非常高興,對呀,正合朕意!來,咱們研究研究,具體怎麼操作……

對於21歲的李鴻基來說,遙遠京城發生的事情和自己毫無關係,他只想踏踏實實幹好他的驛卒工作,攢夠了銀兩,討個媳婦生幾個娃,母親就可以放心了。

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都沒法讓知縣滿意。怎麼回事呢?這驛卒的活兒雖然薪水不高,油水卻不少,因爲來往官員的費用實報實銷,裏面都是貓膩。這來往官員不是都要用馬嗎,比如用了5匹馬,可以上報用了十匹馬,多報的費用就貪污了。有些官員不會騎馬,驛站也照10匹馬上報,報銷的錢大家分。驛卒拿了好處,也不能私吞,拿出一部分孝敬知縣,皆大歡喜。

李鴻基心眼兒實在,壓根兒就沒想到貪污,也看不上這種宵小之徒的行爲。知縣明示暗示,李鴻基都充耳不聞,從不給知縣上貢,把個知縣惱火的,只恨自己用錯了人。那些過往官員如果不騎馬或用馬少的,習慣從驛站這兒拿點回扣的,現在也拿不着了,爲了泄私憤,就拿馬出氣,他們用過的馬不是耳朵割了,就是尾巴斷了,有些老弱的馬甚至被折磨死。馬死了,驛卒就要賠償,辛苦一年下來,掙的錢還不夠賠馬的。李鴻基挫折連連,但他是個死心眼的人,認定了不能做的事,絕對不會亂來。每天還是該幹什麼幹什麼,盡好一個驛卒的本分。

古畫  人物【明】佚名《水滸》
那些過往官員如果不騎馬或用馬少的,習慣從驛站這兒拿點回扣的,現在也拿不着了。(示意圖:【明】佚名)

這天李鴻基去米脂縣送公文,正好趕上個熱鬧的集市,李鴻基就下了馬,牽着馬慢慢往前走。忽然看見前面圍着一堆人看熱鬧,裏面傳來一個女子悽慘的哭聲。

進去一看,一個十五六歲的姑娘,趴在一個倒在地上的老者身上哭的傷心,老人被人打得頭破血流,旁邊扔着一把斷了弦的二胡。原來這父女是陝南過來的災民,在集市上唱個小曲兒,討點錢餬口。唱的雖然不怎麼地,但是看着可憐,也有好心人給幾個大錢。

正好艾舉人家的公子也帶着幾個家丁在集上閒逛。艾公子是縣裏艾舉人艾詔的獨生兒子。艾舉人老來得子,對兒子是百依百順,要啥給啥。這艾公子讀書不上進,平常就愛逛個窯子,聽個小曲什麼的。旁邊一聽這唱得什麼呀,難聽死了,就衝進來砸場子。再一看,小姑娘模樣還挺俊俏,艾公子動了邪念,扔了點錢就要帶走人家姑娘。老漢當然不幹哪,結果被幾個家丁劈頭蓋臉一頓打。

看見這一幕,李鴻基當然不能不管哪,他喝止了幾個家丁,走上前蹲下來,查看老人的情況。幾個家丁看見是官府的人,有些膽怯,不敢輕舉妄動,艾公子卻不高興了。這艾公子被艾舉人寵溺過度,早就養成了專橫跋扈的脾氣,平時闖了禍都有他爹罩着,他纔不管什麼官府不官府呢。於是罵罵咧咧抄起一根棍子朝李鴻基的後腦砸去。李鴻基的注意力都在老人身上,察覺後面的動靜已經晚了,他以最快的速度轉過身,那棍子正好砸在他的太陽穴,頓時把他砸暈過去。

艾公子洋洋得意地嚷道:“臭小子敢管閒事,也不看看我爹是誰!”接着又招呼家丁:“給我狠狠地打,往死了打!” 光天化日之下,眼看一場慘案就要發生了!

下集請看《李自成幫助鄉親借錢 拼命打工還債 不料借據有陷阱》

更多文章,請點擊【傳奇闖王李自成】系列。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