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一手挑起的盧溝橋事變 (圖片:維基)
中共一手挑起的盧溝橋事變 (圖片:維基)
抗日衛國民族英雄蔣介石

蔣介石被迫面對的驚天陰謀:盧溝橋事變是中共挑起來的!

【抗日衛國民族英雄蔣介石】(八)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4日】(淑智)時光如流,往事如煙。人物百家,回首悠悠歲月,講述真實歷史。百家人物,正如那天上的星星,閃爍在夜空裏,常留記憶中。

上集講到“ 西安事變 ”徹底攪了蔣介石籌備抗戰的通盤大局。瞅着是油盡燈枯的共軍不但有了喘息機會,還成功地把身份洗白了。對國民政府來說,不亞於養虎爲患。日本則聞風而動,迅速派大量兵力進入中國,全面抗日的時間表被迫提前!

蔣介石痛心疾首,在日記裏寫道:“漢卿誤我大事,漢卿壞我一盤好棋。”不過,蔣公對張學良心生惻隱,赦張學良不死,吩咐他多讀書。張學良從此開始幽居生活。

張學良臺灣故居(圖片:Peellden /維基,CC BY-SA 3.0)
張學良臺灣故居(圖片:Peellden /維基,CC BY-SA 3.0)

蔣介石在證道詞《耶穌受難予餘之教訓》中說:“事變既平,叛首自知爲魯莽滅裂,貽禍國家之舉動,深爲惶恐。然餘遵主耶穌饒恕人七十個七次的訓誡,應予以自新之機。”

晚年虔誠信仰基督教的張學良在1990年6月1日的90歲生日時,說了一句很有深意的話:“我是一個罪人,是罪人中的罪魁。”直到101歲在美國去世,張學良再沒回大陸,他知道自個兒罪孽深重,無顏見關東父老!

1937年3月,楊虎城被解除兵權,蔣介石放他一條生路,讓他出國考察,不許再回到中國。抗戰爆發後,楊虎城偷偷潛回香港,打算尋找機會重掌兵權。後來被民國政府逮捕,1949年被槍決。

西安事變臨近結束的時候,延安的毛澤東焦急地等着蔣介石那親筆簽名的協議。周恩來空着倆手回來,告訴毛只簽署了口頭協議“蔣介石答應保證停止內戰”。毛澤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擔心蔣介石很快會“大舉、迅速、殘酷”的舉重兵來報復。

周恩來提醒毛:“蔣介石自認爲英雄人物,一直標榜自己言出必行,致命弱點是喜歡玩光明磊落那一套!應該不能食言!”毛火氣全消,他很同意周恩來的判斷!因爲毛澤東非常瞭解,蔣介石尊崇中國傳統道義,看重自己的品德操守重於生命。他認爲,可以好好利用蔣公這個“弱點”。

1937年7月7日,又一個驚心動魄的事件發生:七七事變盧溝橋上槍聲響起,侵華戰爭全面爆發!

七七事變、蘆溝橋抗戰、盧溝橋事變 (圖片:維基)
1937年7月7日,又一個驚心動魄的事件發生:七七事變!(圖片:維基)

中華民國曆史課教材這麼記錄七七事變:“民國26年7月7日晚11時,日軍於北平盧溝橋一帶進行演習,藉口一名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縣城搜查,吉星文團長嚴詞拒絕,日軍惱羞成怒,發動突襲,國軍守土有責,奮勇還擊。”

後來東京大審判,日本陸軍省兵務局長田中隆吉出庭作證說:“ 盧溝橋的第一槍是共產黨放的,事變是共產黨在盧溝橋兩邊放槍挑起的,而且是共產黨和前日本駐天津特務機關長茂川秀和勾結和操縱的。”

七七事變發生後,日軍出動十萬大軍、飛機、坦克,大規模進犯華北,北平、天津不日相繼淪陷。這次日本出兵目標非常明確:“三月亡華!”

1937年7月8日,也就是七七事變第二天,蔣介石在日記裏寫下一段話:

“戰事一起,則地無分東西南北,人無分男女老幼,均應抱定爲國奮鬥之決心,與敵做殊死戰。如有中途妥協與喪失尺寸土地者,即爲中華民族歷史上之罪人。軍人守土有責,雖戰至一兵一槍,亦必與敵抗戰到底。”

7月13號,蔣介石給北平行政首長宋哲元發電報:“中央已決心運用全力抗戰,寧爲玉碎,不爲瓦全,以保持我國家之人格。”

宋哲元 (圖片:維基)
宋哲元 (圖片:維基)

7月17號,蔣介石發表廬山談話,面向全世界,鄭重宣佈中華民國對日本侵華的態度:

“我們知道全國應戰以後之局勢,就只有犧牲到底,無絲毫僥倖求免之理。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蔣公做了非常冷靜的考量:首先,日軍出兵是侵略,出師不義;國軍自衛是天經地義的正義之舉,而且中國自古早有預言:“哀兵必勝”!其次,日本的策略是速戰速決,沒有長期作戰的準備;中國的策略是持久戰,蔣公從1928年就已經開始了備戰:撒開時空大網,拉長戰線,拖垮日本!再有,日本在亞洲廣開戰場、四面樹敵;中國就日本這麼一個敵國。

最後,日本國內當時實行的是“統帥和國務並立制度”,軍政分離;也就是說,政府並沒有心思非要打這種侵略戰,但是好戰的軍人劫持政府,而且連陸海軍之間也互不買帳,說來說去,高層就不合;中國有“國防最高委員會”,蔣委員長總攬黨政大權。除了中共軍隊之外,各系軍人在民族大義面前,都服從最高統帥蔣委員長的命令!這就在政治體制上技高一籌,“政略”優勢高於日本的“戰略”優勢,高着一級!

蔣介石沉着應對、審時度勢,制定出了一套化解日軍“三月亡華”的戰略,把抗日戰場從北方移到了上海。

鬆滬保衛戰、淞滬戰爭(圖片:維基)
蔣介石沉着應對、審時度勢,制定出了一套化解日軍“三月亡華”的戰略,把抗日戰場從北方移到了上海。(圖片:維基)

1937年8月,毛澤東在陝北洛川會議上有個講話。毛說:“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繞到日軍後方去打游擊,要想辦法擴充八路軍、建立抗日遊擊根據地,要千方百計地積蓄和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對政府方面催促的開赴前線的命令,要以各種藉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軍大大殺傷國軍之後,我們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奪取國民黨的政權。”

“有的人認爲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佔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勢對我們纔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佔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可以藉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

“爲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

27年之後的1964年7月10日,毛澤東接見日本社會黨訪華代表團,代表團負責人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對日本侵華向中國人民道歉。毛澤東說:“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箇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正當共產黨借抗戰爆發養精蓄銳的時候,1937年8月13日,國軍將士在遠東第一大城市上海,開始了用血肉之軀保家衛國的行動;抗日戰爭的第一場生死大會戰——淞滬戰役拉開序幕!

請看下集《慘烈的淞滬會戰 蔣介石把日軍完整週密的整套部署全部打亂》

責任編輯: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