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清明上河圖
《清明上河圖》所描繪的宋朝“地攤經濟”的景象。(局部,YouTube視頻截圖)

江峯: “地攤經濟”在中共歷史中的幾興幾滅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1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中共總理李克強6月1日在記者會上稱讚中國某西部城市設置流動商販攤位,解決就業問題。隨後在山東考察時,他再度倡導「地攤經濟」,說“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和‘高大上’一樣,是中國的生機”。隨即中國媒體開始大量報道各地「地攤經濟」的興起。

但6月4日晚,中共宣傳口突然開始封殺「地攤經濟」表述,中央文明辦收回之前發佈的相關文件。在短短不到一週時間裏,「地攤經濟」突然被叫停。但在民間和各類媒體上,對「地攤經濟」話題的討論仍然熱絡。

著名時政評論家、網絡視頻平臺《希望之城》城主江峯先生,在「江峯漫談」節目中分享了他對「地攤經濟」本身的意義,「地攤經濟」在中共歷史上的幾次興滅,以及中共重提「地攤經濟」意味着什麼等方面的解讀。

地攤經濟」作爲百姓體面地自給自足的生存方式,一直存在着

江峯說,這一段日子,「地攤經濟」這個話題突然熱了起來,甚至圍繞着「地攤經濟」,還傳出黨內鬥爭的消息。

其實,「地攤經濟」並不是李克強李中堂的發明,在他的安徽老鄉,正宗的李中堂李鴻章所在的晚清時代,「地攤經濟」就很發達。北京就有個很有名的鬼市兒,老年間北京四城有八個鬼市兒,都是老百姓練攤兒的場所。再往前,宋朝,著名的《清明上河圖》描繪的就是「地攤經濟」的景象。所以,地攤在中國一直都有,它作爲老百姓養家餬口的方式,雖然沒有大富貴,卻是可以體面地自給自足的一種活下去的方式,它一直存在着。

江峯提出,沒有任何一個朝代,也沒有任何一個現代意義上的國家,可以完全解決全民貧困問題,因此讓百姓自在而有尊嚴地活着,換句話說,怎樣善待老百姓的地攤,往往就是一個政權是否仁義的標準。

地攤經濟」在中共歷史中的幾興幾滅

江峯迴顧說,地攤在中國歷史上也曾出現瞬間徹底消失,發生在中共執政的年代。現在圍繞「地攤經濟」這個話題,也傳出來黨內鬥爭的消息。實際上,在中共篡政的70年裏,圍繞地攤,或者說圍繞底層民衆生存的問題,中共用政治運動的形式折騰過至少五次;毛澤東時代的主要說法叫“割資本主義尾巴”。

第一次:1949年,中共第四野戰軍攻入廣東,葉劍英擔任廣州市長,這個廣東梅縣客家人回到廣州乾的一件事情就是,整治“反革命攤販”。廣州的攤販就是賣黑芝麻糊、龜苓膏、蘿蔔糕、豬雜,這些又不是反革命傳單、國民黨特務的地形圖,怎麼扯上的反革命呢?

當時中共的“反革命”概念有兩種:一種是“歷史反革命”,因爲廣東這個地方匯聚了從辛亥革命到國共內戰的很多政治人物,也是在國民黨時期各種政治鬥爭中成爲政治破落戶的,還有各類前政府的公務員、地方軍警人員。只要不是中共領導的什麼辛亥革命、國民革命都算“反革命”,都不能讓他們擺地攤有活路;另一種就是拒絕進入合作社,拒絕社會主義改造的,按照列寧的話說就是,小產業者每天都在自發地生產著資產階級。葉劍英當然不允許這些街頭攤販每天生產資本主義,你要不接受公私合營,就是“現行反革命”。所以1949年,從廣東番禺增城,每天都有無數的“反革命”搭上小漁船逃亡香港。

第二次:中共篡政的時候,爲了籠絡社會各界,完成它對全國領土的佔領,完成對西南、西北和臺灣的軍事佔領,頒佈了所謂「共同綱領」。1954年,中共的憲法規定:保護私有制和個體勞動者所有制。其實就是保護「地攤經濟」這樣的小生產。但是第二年,毛澤東就發動了消滅農村私有制的合作化運動。你要是合作化道路走慢了,農民家裏的牛遲遲不拖到合作社去,你這個幹部就會被叫做“小腳女人”,說你動作慢,對農民私有財產搶奪不夠積極。

但是很快這就出問題了,農業生產迅速萎靡,靠天吃飯的農民馬上就遇到吃不上飯的問題。怎麼辦?中央馬上出政策:允許社員自留菜地,住宅旁邊的果園自己經營。這算「地攤經濟」一個回合的爭論吧。

第三次:但是很快,毛澤東在中共七屆六中全會上說:要資本主義絕種,要小生產絕種。於是合作社迅速走到了人民公社,別說家裏的牛了,連生活資料都要充公,吃大食堂,你還要鍋要碗幹什麼?統統都拿走了。中國農村幾千年的自然經濟,城鎮的集市、攤販全部消失了。中共把人民最後自救的能力都剝奪了,緊接着來到的就是上世界著名的大饑荒。

毛澤東說:小生產者,一有機會就企圖離開社會主義道路,走資本主義道路;說要擊破資本主義自發勢力的包圍。「地攤經濟」這種弱不禁風的自發形式,竟然成了毛澤東心裏可以對偉大社會主義事業形成包圍的經濟活動,也就是說農村的自留地,跑到城市挑着挑子賣紅薯、賣菜心的小販,竟然可以威脅到國營大企業!

毛澤東的確不懂經濟,但是他太懂政治了,他非常清楚,這些「地攤經濟」力量雖小,但是他是自發的,是來自於人性,只要人不死,這種力量就會存在,是非常真實的。而國營大企業,那些中共搭建的樓閣,場面好大,骨子裏卻是懶散、沒有創造力的。但是,毛澤東不可能讓人們擁有自發的力量,因爲一旦那樣,他就會失去極權的基礎。

第四次:爲了因應“大躍進”時期造成的全國性大饑荒,1962年中共進行經濟調整,推出了“三自一包”的農村經濟政策。「三自」指自留地、自由市場、自負盈虧;「一包」即包產到戶。這在“文革”期間就被打成“修正主義”,於是樹立大寨這樣的極左典型,來“割資本主義尾巴”,“堵資本主義道路”。「地攤經濟」再次被全面剿滅。甚至農民將自家的蔬菜出售換取鹽、糖等生活物資,甚至孩子們上山砍柴賣錢,都被視作投機倒把,並且投機倒把成了一個刑事犯罪。在愛吃紅燒肉的毛澤東的故鄉湖南,養豬就是“發展資本主義”,吃肉就是“個人主義”,於是出現全省宰殺牲畜。中共再一次徹底堵住人民的活路。

第五次:文革”結束後,1978年,安徽小崗村農民開始簽訂“大包乾生死狀”,老百姓要冒死的危險,才能活下去!老百姓活不下去,中共也活不下去了。“文革”期間的黨內第二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鄧小平,爲了維繫中共政權,不致社會全面崩潰,藉着安徽農民自發的生產願望,還有大逃港逼出來的深圳經濟特區,搞“改革開放”,開始了城鄉經濟復甦。

但是,即便是“改革開放”所謂市場經濟的40年來,中共也從來沒有善待過社會底層。最需要「地攤經濟」活下去的民衆,隨着城市化進程的展開,城管竟然被賦予了執法權。中國的城管40年如一日地幹着土匪似的活兒,廝打街頭小商販,搶奪他們的水果……無情地摧毀低收入者活下去、並不奢侈的夢想!

江峯再次提出:沒有任何一個朝代,也沒有任何一個現代意義上的國家,可以完全解決全民貧困問題。美國紐約曼哈頓,世界資本主義的中心,依然有地攤,那些在下城、中城的繁華區域,甚至是繁華的第五大道,到處可見Halai Food清真食品攤。紐約市政府把街道餐車營業執照優先發給退伍老兵,特別是有殘疾卻依然有能力經營的退伍老兵。來自中國的很多畫家、音樂家,都在曼哈頓有過練地攤做走鬼的經歷,不會有人一擁而上搶奪你的工具,剝奪你最後的體面生活的機會。

江峯強調:讓百姓自在而有尊嚴地活着,善待老百姓的地攤,往往就是一個政權是否仁義的標準。

李克強重提「地攤經濟」意味着什麼?

江峯說,「地攤經濟」並不因爲李克強提出而重生,它一直存在。但是李克強等於是第六次重提地攤經濟,卻在當下有着特殊的解讀。

中國的農村、中國的基層,幾十年來都在中共的淫威下戰戰兢兢地生活着。李克強讚美了「地攤經濟」之後,那些個體經營者會怎麼想?那下海捕魚的還弄個休漁期,還要等魚長肥了再來捕撈呢,誰知道這一波是不是經濟不好過了就要放我們一把?這也無所謂,關鍵是什麼時候來收拾我們呀!老百姓真的說得沒錯,中共碰到了過不去的坎兒了。

5月底中共兩會結束前,李克強驚人透露6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人民幣,這個說法對習近平“2020年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宣傳給了個巨大的下不來臺。中國人的極度貧困和巨大的貧富不均,完全暴露在世界面前。對李克強地攤經濟」的正面說法,中宣部以及北京市等都給予了封殺與否定。中共內部的確產生了對外宣傳口徑不一的現實。所以圍繞着「地攤經濟」,表面上是黨內左右思潮的交鋒,實質上是黨內爭奪話語權的鬥爭。

《求是》雜誌最新一版繼續刊登習近平的屬名文章指出:總體而言,中國已經基本實現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不過目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有一些短板,必須加快補上。換句話說,李克強說的6億人月入1000元不過是一個短板,補上就行了。

江峯表示,實際上我們看到,強調「地攤經濟」,儘管它一直在中共的鐵腕社會治理下頑強地存在着,但是作爲一貫歌頌功績的“兩會”期間冒出來,說明中共經濟倒退的巨大無奈,既然已經根本瞞下去了,還不如作爲一種經濟形勢提出來,還不如把它放到一個提振文化、“人間煙火”的百家樂層面來美化一下。

他認爲,在這一點上,李克強未必是犯了黨內錯誤,未必衝撞習近平,對於國務院總理來說,這也是政治上成熟的表現,自己主管工作的困境說出來了,描述上也沒有得罪習近平,畢竟屬於習近平說的短板的一部分麼。《求是》是半月刊,兩個星期來一本,所以習近平的文章,在“兩會”之前就有準備,不會像外界有的分析說是針對李克強而來。實際上是中共黨內已經沒有能力進行哪怕是表面的思想統一了,習近平的強人只是形象而已,根本不具備實際威信。此外黨內組織秩序混亂,對於最高層幹部言論已經沒有做到象過去那樣細緻到祕書文稿都要中辦過目,並能夠讓更高一層把關了。

那麼李克強習近平分工發言要達到什麼目的呢?那就是高層轉移社會矛盾的手段,不直接說“改革開放”40年的徹底失敗,不說習近平上臺以來宏觀調整的失敗,更不說疫情和疫情之後中共所處的極度絕望的經濟、國際關係的現狀。地攤經濟盛行,一定是產業升級失敗,一定是「中國製造2025」失敗,一定是上海、深圳新自貿區國際金融中心的規劃失敗了。更重要的,似乎是要配合政治上的全面左轉,閉關鎖國,用全民擺地攤這樣最低級的經濟自保形式,來遲緩中共垮臺的時間。

江峯評論說,中共這一次“兩會”,不僅是中共史上最無政治抱負的一次,也是在最短時間裏毀滅自己最徹底的一次:它用一個「香港國安法」,毀掉中國一座讓全世界羨慕的國際金融中心香港,並將美國徹底擺放在了自己的敵對位置,面對一系列自己無法應對的懲罰制裁措施;並向自己的國民宣告:儘管你們有6億人月入1000元,我黨還是任性地全世界大撒幣,減免非洲的鉅額債務;它把治國安邦罕見的愚蠢,徹底展現在中國人面前。

一位被樹爲經典英雄的現實悲慘:擺地攤求生存

江峯說,說到中共的「地攤經濟」,我想起了一位年紀已經90歲的擺攤人,他就是中共紅色經典電影《英雄兒女》中的英雄王成的原型,那個“向我開跑”的人物已成爲中國一代人的情結。

但是現實中的王成的原型,蔣慶泉,並沒有死,而是成爲戰俘,並被美軍搶救過來。蔣慶泉和其他志願軍被俘人員一樣,回國後遭打壓,一輩子悲慘地活着。爲了謀生,90歲的蔣慶泉,爲掙錢補貼家用,一週三天的集市他一天也不敢落下。1塊錢一雙的鞋墊,賣幾十雙的時候有,賣一兩雙的時候也有。家離集市只有二里地,路不遠,老人和老伴兒卻要推着小車走上半個小時。

蔣慶泉最怕看到《英雄兒女》這部與美國人英勇作戰的電影,每次他都要全身顫慄,掩面大哭……

江峯在節目中,借「香港反送中」運動一週年之際,以具體事實和數據論證了幾十年來,不是香港受到了大陸帶來的好處,而是大陸一直在受香港的蔭惠;還講述了老北京鬼市兒是怎麼回事,以及中共的中國農村治理榜樣江蘇華西村的故事。希望瞭解更多內容,請觀看以下視頻。本節目的文字版和音頻下載《希望之城》均有提供。

江峯的會員網站是在去年芒種這天開通的,好多朋友來捧場,現在一眨眼又是一年了,網站也有些變化,現在叫做《希望之城》,增加了很多節目、也增加了主持人。歡迎前往《希望之城》觀看和欣賞更多節目內容。網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