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投亲不成 李鸿基从戎做把总(图片:维基)
投亲不成 李鸿基从戎做把总(图片:维基)
传奇闯王李自成

投靠亲戚不成却参了军 李自成喜欢摆弄火枪火炮

【传奇闯王李自成】(8)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5日】(作者:安吉)上篇说到,李鸿基和侄子李过因为打抱不平而闯下大祸,不得已告别家乡,踏上逃亡之路,到甘肃去投奔舅舅高迎祥。岂料到了甘州才发现,舅舅竟然是官府悬赏捉拿的匪首!这是怎么回事呢?

高迎祥出生于教书先生家庭,上有一个长许多的姐姐,就是李鸿基的娘。他自幼聪明伶俐,如果不是父母早逝,他应该就会走科举之路,考秀才考举人这么一路考下去。父母双亡后,姐姐为了生计被迫远嫁陕北,他靠姐夫李守忠的接济生活,后来就走街串巷做些小生意。

明朝初年商人的社会地位很低,明太祖朱元璋规定商人子弟不能参加科举考试,商人平时甚至不能穿绸纱等好衣料做的衣服。后来随着时局的稳定,经济的发展,明朝商业也逐渐发展起来,从明世宗嘉靖元年,到明神宗执政后的一百多年,是古代经济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这个时期,商品经济的发展,工商业的繁荣,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朝代。随着城市交通发达、农产品的商品化和手工业的发达,在全国已形成庞大的商业网络。

高迎祥没有走求取功名的路,他的聪明才智就在经商上体现出来。慢慢的他从卖针头线脑到经营布匹、粮食、茶、食盐等主要生活用品。他为人豪爽,慷慨大方,不计较小利,所以生意越做越大。但是后来他的生意却受到沉重打击,每况愈下。怎么回事呢?这和当时的苛捐杂税有关。

古画  人物【宋】  李嵩《货郎图》
高迎祥慢慢的他从卖针头线脑到经营布匹、粮食、茶、食盐等主要生活用品。(示意图:【宋】 李嵩)

从历史记载看,明朝的商税并不高,税收的90%来源于农业税。那商人的日子是不是就比农民好过呢?没有。朝廷虽然纳的税少,可地方贪官污吏们以各种名目变着花样从商户身上盘剥。

举个例子,用船运货的话,就要缴纳船钞,相当于现在高速公路收费站的买路钱。这无本万利的买卖,谁都想做,于是只要能跟这条河沾上点儿边,当地官府就设个卡开个收费站。结果一些小商人,辛辛苦苦贩一船货过去,还没到目的地就破产了。

还有什么“货物堆放许可费”,门摊费,货栈许可税,实在叫不出名来,就改叫“捐献”,后金入侵,国难当头,你爱不爱国?爱国那就交钱吧。再后来,为了从那些不愿意交钱的人口袋里掏钱,当地官府就雇佣大批人员,说白了就是现在的“城管”。雇人要花钱吧,羊毛出在羊身上,对商户加的税就更高了。

高迎祥的生意还算大的,要想在这种情况下发展,唯一的办法就是去贿赂那些贪官污吏。明朝很多大商人,就是以白花花的银子收买官府,当他们的生意成一定规模后,连官府都惧怕他们三分。可是高迎祥生性耿直,不愿巴结那些贪官污吏。结果渐渐的他的生意就难以为继。

高迎祥一向仗义,邻里乡亲,谁有了困难他都会出手相助。饥荒灾年,老百姓日子过不下去,都来找他想办法。最后他一咬牙,带着一帮乡亲截了几家豪绅富户,落草为寇了。

李鸿基和李过两人站在告示面前,一时愣住了。告示上还有高迎祥的头像,也是高鼻子深眼窝,人说“外甥象舅”,李鸿基高迎祥的眉眼和脸型还真的挺像,难怪刚才的商家看到他是一脸讶异。

两人情知此地不能久待,赶紧离开集市找了个僻静地方商量对策。李过有些兴奋地说:叔,看舅公都揭竿而起了,咱们也找他入伙吧。李鸿基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他小声。沉吟了片刻,李鸿基说道:此事还是要慎重,恐怕爹的在天之灵也不愿咱们沦为盗匪啊。李过有些泄气地看着他,问道:“那,咱们怎么办呢?”李鸿基回道:“这一路走来,频频听到边境线吃紧的消息,后金蛮夷侵扰,大明江山受到威胁。我刚才看见旁边还有一征兵告示,咱们不如从戎吧,如果能有机会效忠朝廷,也算对得起咱这身武艺了。”

古画  明朝军队(图片:	Yprpyqp/维基,CC BY-SA 4.0)
咱们不如从戎吧,如果能有机会效忠朝廷,也算对得起咱这身武艺了。(图片: Yprpyqp/维基,CC BY-SA 4.0)

明太祖朱元璋统一全国后,将所有军人的户籍单列为「军户」,并在各地设立卫、所机构,管理军户。军户世代为兵,除极特殊情况外,不得脱籍。明朝还将屯田制度与世兵制结合起来,由朝廷拨出一部分土地,分配给军户耕种,实行「以屯养军」的制度。军户的管理完全和民户分开,即使军户之间的诉讼案件也由军队系统审理。军户既进行军事训练也从事农业生产。

由于卫所兵不完全脱产,在军粮方面能够做到自给自足,所以政府的财政负担相对较轻。明朝的卫所制维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但是卫所制的弊端也十分明显,比如军队的训练水平低、军户没有人身自由等等。明朝中后期,卫所的长官大多把军户当成自己的佃户或者苦力看待,训练废弛,军户的生活状态也十分凄惨。

明代不允许军户随便改为民籍,而且科举考试也对军户限制极多,基本把军户排除在外,断绝了军户子弟改变自身社会地位的希望。民户如果与军户通婚,子女也要受到连累。军户也不能将自己的子侄过继给民户,以保证其不脱离军籍。甚至民户犯罪,也往往以充作军户来作为处罚。古时候讲“发配充军”就是这么个典故。

这一系列措施,都使得军户地位大大低于普通民户,几乎沦为国家的奴隶。如此一来,军户的士气低下,无论是训练还是出征,都没有任何积极性可言。到了明朝末年战事频频,朝廷不得已只能依靠从民间征兵的办法来维持军事力量。

叔侄二人来到甘州总兵杨肇基的旗下,成为参将王国下属的士兵。那时候愿意当兵的人,多数都是在家乡混不下去的饥民,一个个都饿的面黄肌瘦的,会武功的就更少了。李鸿基不仅年轻力壮,高大健硕,还武艺高强,小有文采,在新兵里简直就是鹤立鸡群分外耀眼啊。参将一看,这李鸿基,人才啊,就给他封了个“把总”的小官儿。

这把总,也叫百总,手下管一百多号新兵。李鸿基怀着一片精忠报国的赤诚之心,每天带着新兵们努力训练。明末的军队装备已经相当先进了,有火炮火枪什么的,还从欧洲引进了当时最先进的一种火炮,叫“红衣大炮”,威力巨大,据说努尔哈赤就是被这种大炮轰死的。

古画  明朝火炮  (图片:pr/维基,CC BY-SA 4.0)
当时最先进的一种火炮,叫“红衣大炮”,威力巨大(图片:pr/维基,CC BY-SA 4.0)

明朝还初步运用了火箭原理来用于战争,比如明军装备的“神火飞鸦”和“集束火箭”就是这类武器的代表,它们可以载着火药在空中飞翔,然后落在敌人阵地造成爆炸。

还有明朝嘉靖年间,从葡萄牙偷学并仿制了一种火炮,叫佛郎机炮,开火后直接把使用后的子炮从母炮后部提出,再填装进新子炮,这就省得再清理炮筒,填装火药。打仗时据说可以封锁60米宽的正面,一度被誉为“战神”。佛朗机炮,明朝就装备了三四千门,其余火铳、鸟枪、抬枪更是数不胜数。明朝军队的火器,无论在质量还是在数量上,都居中国古代历朝之冠。

李鸿基天生就喜欢兵器,到了军队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如鱼得水,每天他都快乐地学习各种兵器和战术,并琢磨如何将这些知识用在实战中。

崇祯二年冬,后金兵大举南下,朝廷急调四方军队赴北京防守。李鸿基所属的部队也在征召之列。大家收拾和行李辎重,准备第二天开拔。夜深了,李鸿基还捧着一本书秉烛夜读,忽然侄子李过匆匆跑进他的帐子,神色慌张地说,叔,不好了,咱营有几个人要开溜!

李鸿基吃了一惊,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

请看下集《军队将领如此腐败 李自成被逼无奈杀贪官率兵起义》

更多文章,请点击【传奇闯王李自成】系列。

责任编辑: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