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投親不成 李鴻基從戎做把總(圖片:維基)
投親不成 李鴻基從戎做把總(圖片:維基)
傳奇闖王李自成

投靠親戚不成卻參了軍 李自成喜歡擺弄火槍火炮

【傳奇闖王李自成】(8)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5日】(作者:安吉)上篇說到,李鴻基和侄子李過因爲打抱不平而闖下大禍,不得已告別家鄉,踏上逃亡之路,到甘肅去投奔舅舅高迎祥。豈料到了甘州才發現,舅舅竟然是官府懸賞捉拿的匪首!這是怎麼回事呢?

高迎祥出生於教書先生家庭,上有一個長許多的姐姐,就是李鴻基的娘。他自幼聰明伶俐,如果不是父母早逝,他應該就會走科舉之路,考秀才考舉人這麼一路考下去。父母雙亡後,姐姐爲了生計被迫遠嫁陝北,他靠姐夫李守忠的接濟生活,後來就走街串巷做些小生意。

明朝初年商人的社會地位很低,明太祖朱元璋規定商人子弟不能參加科舉考試,商人平時甚至不能穿綢紗等好衣料做的衣服。後來隨着時局的穩定,經濟的發展,明朝商業也逐漸發展起來,從明世宗嘉靖元年,到明神宗執政後的一百多年,是古代經濟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時期。這個時期,商品經濟的發展,工商業的繁榮,超過了以往任何一個朝代。隨着城市交通發達、農產品的商品化和手工業的發達,在全國已形成龐大的商業網絡。

高迎祥沒有走求取功名的路,他的聰明才智就在經商上體現出來。慢慢的他從賣針頭線腦到經營布匹、糧食、茶、食鹽等主要生活用品。他爲人豪爽,慷慨大方,不計較小利,所以生意越做越大。但是後來他的生意卻受到沉重打擊,每況愈下。怎麼回事呢?這和當時的苛捐雜稅有關。

古畫  人物【宋】  李嵩《貨郎圖》
高迎祥慢慢的他從賣針頭線腦到經營布匹、糧食、茶、食鹽等主要生活用品。(示意圖:【宋】 李嵩)

從歷史記載看,明朝的商稅並不高,稅收的90%來源於農業稅。那商人的日子是不是就比農民好過呢?沒有。朝廷雖然納的稅少,可地方貪官污吏們以各種名目變着花樣從商戶身上盤剝。

舉個例子,用船運貨的話,就要繳納船鈔,相當於現在高速公路收費站的買路錢。這無本萬利的買賣,誰都想做,於是隻要能跟這條河沾上點兒邊,當地官府就設個卡開個收費站。結果一些小商人,辛辛苦苦販一船貨過去,還沒到目的地就破產了。

還有什麼“貨物堆放許可費”,門攤費,貨棧許可稅,實在叫不出名來,就改叫“捐獻”,後金入侵,國難當頭,你愛不愛國?愛國那就交錢吧。再後來,爲了從那些不願意交錢的人口袋裏掏錢,當地官府就僱傭大批人員,說白了就是現在的“城管”。僱人要花錢吧,羊毛出在羊身上,對商戶加的稅就更高了。

高迎祥的生意還算大的,要想在這種情況下發展,唯一的辦法就是去賄賂那些貪官污吏。明朝很多大商人,就是以白花花的銀子收買官府,當他們的生意成一定規模後,連官府都懼怕他們三分。可是高迎祥生性耿直,不願巴結那些貪官污吏。結果漸漸的他的生意就難以爲繼。

高迎祥一向仗義,鄰里鄉親,誰有了困難他都會出手相助。饑荒災年,老百姓日子過不下去,都來找他想辦法。最後他一咬牙,帶着一幫鄉親截了幾家豪紳富戶,落草爲寇了。

李鴻基和李過兩人站在告示面前,一時愣住了。告示上還有高迎祥的頭像,也是高鼻子深眼窩,人說“外甥象舅”,李鴻基高迎祥的眉眼和臉型還真的挺像,難怪剛纔的商家看到他是一臉訝異。

兩人情知此地不能久待,趕緊離開集市找了個僻靜地方商量對策。李過有些興奮地說:叔,看舅公都揭竿而起了,咱們也找他入夥吧。李鴻基把手指放在嘴邊,示意他小聲。沉吟了片刻,李鴻基說道:此事還是要慎重,恐怕爹的在天之靈也不願咱們淪爲盜匪啊。李過有些泄氣地看着他,問道:“那,咱們怎麼辦呢?”李鴻基回道:“這一路走來,頻頻聽到邊境線吃緊的消息,後金蠻夷侵擾,大明江山受到威脅。我剛纔看見旁邊還有一徵兵告示,咱們不如從戎吧,如果能有機會效忠朝廷,也算對得起咱這身武藝了。”

古畫  明朝軍隊(圖片:	Yprpyqp/維基,CC BY-SA 4.0)
咱們不如從戎吧,如果能有機會效忠朝廷,也算對得起咱這身武藝了。(圖片: Yprpyqp/維基,CC BY-SA 4.0)

明太祖朱元璋統一全國後,將所有軍人的戶籍單列爲「軍戶」,並在各地設立衛、所機構,管理軍戶。軍戶世代爲兵,除極特殊情況外,不得脫籍。明朝還將屯田制度與世兵制結合起來,由朝廷撥出一部分土地,分配給軍戶耕種,實行「以屯養軍」的制度。軍戶的管理完全和民戶分開,即使軍戶之間的訴訟案件也由軍隊系統審理。軍戶既進行軍事訓練也從事農業生產。

由於衛所兵不完全脫產,在軍糧方面能夠做到自給自足,所以政府的財政負擔相對較輕。明朝的衛所制維持了相當長一段時間。但是衛所制的弊端也十分明顯,比如軍隊的訓練水平低、軍戶沒有人身自由等等。明朝中後期,衛所的長官大多把軍戶當成自己的佃戶或者苦力看待,訓練廢弛,軍戶的生活狀態也十分悽慘。

明代不允許軍戶隨便改爲民籍,而且科舉考試也對軍戶限制極多,基本把軍戶排除在外,斷絕了軍戶子弟改變自身社會地位的希望。民戶如果與軍戶通婚,子女也要受到連累。軍戶也不能將自己的子侄過繼給民戶,以保證其不脫離軍籍。甚至民戶犯罪,也往往以充作軍戶來作爲處罰。古時候講“發配充軍”就是這麼個典故。

這一系列措施,都使得軍戶地位大大低於普通民戶,幾乎淪爲國家的奴隸。如此一來,軍戶的士氣低下,無論是訓練還是出征,都沒有任何積極性可言。到了明朝末年戰事頻頻,朝廷不得已只能依靠從民間徵兵的辦法來維持軍事力量。

叔侄二人來到甘州總兵楊肇基的旗下,成爲參將王國下屬的士兵。那時候願意當兵的人,多數都是在家鄉混不下去的饑民,一個個都餓的面黃肌瘦的,會武功的就更少了。李鴻基不僅年輕力壯,高大健碩,還武藝高強,小有文采,在新兵裏簡直就是鶴立雞羣分外耀眼啊。參將一看,這李鴻基,人才啊,就給他封了個“把總”的小官兒。

這把總,也叫百總,手下管一百多號新兵。李鴻基懷着一片精忠報國的赤誠之心,每天帶着新兵們努力訓練。明末的軍隊裝備已經相當先進了,有火炮火槍什麼的,還從歐洲引進了當時最先進的一種火炮,叫“紅衣大炮”,威力巨大,據說努爾哈赤就是被這種大炮轟死的。

古畫  明朝火炮  (圖片:pr/維基,CC BY-SA 4.0)
當時最先進的一種火炮,叫“紅衣大炮”,威力巨大(圖片:pr/維基,CC BY-SA 4.0)

明朝還初步運用了火箭原理來用於戰爭,比如明軍裝備的“神火飛鴉”和“集束火箭”就是這類武器的代表,它們可以載着火藥在空中飛翔,然後落在敵人陣地造成爆炸。

還有明朝嘉靖年間,從葡萄牙偷學並仿製了一種火炮,叫佛郎機炮,開火後直接把使用後的子炮從母炮後部提出,再填裝進新子炮,這就省得再清理炮筒,填裝火藥。打仗時據說可以封鎖60米寬的正面,一度被譽爲“戰神”。佛朗機炮,明朝就裝備了三四千門,其餘火銃、鳥槍、擡槍更是數不勝數。明朝軍隊的火器,無論在質量還是在數量上,都居中國古代歷朝之冠。

李鴻基天生就喜歡兵器,到了軍隊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如魚得水,每天他都快樂地學習各種兵器和戰術,並琢磨如何將這些知識用在實戰中。

崇禎二年冬,後金兵大舉南下,朝廷急調四方軍隊赴北京防守。李鴻基所屬的部隊也在徵召之列。大家收拾和行李輜重,準備第二天開拔。夜深了,李鴻基還捧着一本書秉燭夜讀,忽然侄子李過匆匆跑進他的帳子,神色慌張地說,叔,不好了,咱營有幾個人要開溜!

李鴻基吃了一驚,那麼這是怎麼回事呢?

請看下集《軍隊將領如此腐敗 李自成被逼無奈殺貪官率兵起義》

https://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3/2018/05/lzc-aj-08b.mp3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