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軍隊腐敗 李自成殺貪官率兵起義(示意圖:【明】仇英畫局部)
軍隊腐敗 李自成殺貪官率兵起義(示意圖:【明】仇英畫局部)
傳奇闖王李自成

軍隊將領如此腐敗 李自成被逼無奈殺貪官率兵起義

【傳奇闖王李自成】(9)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5日】(作者:安吉)上篇說到,李鴻基和李過投親不成,就應徵做了邊兵。不久,他們所屬的部隊被朝廷徵召,要到京師去抗擊入侵的金兵。出發前的夜晚,李鴻基手下的幾個士兵要溜號,正好被李過看到了。

李鴻基連忙放下手中的書,和李過一起前去查看。營地邊上果然有幾個人,正急匆匆的往外走。李鴻基一個箭步衝上前,喝問道:“什麼人!” 幾個人頓時慌作一團,其中一個撲通跪了下來,連聲喊:把總饒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李鴻基仔細一看,原來是個叫田玉貴的年輕士兵。

田玉貴本來是附近的一個農民,他是獨子,上有父母,下有幼子,爲了生計不得不應徵入伍,平時省吃儉用,把發的一點兒糧餉和津貼都拿給家人用。這田玉貴是很本分很老實的一個人,那他爲什麼要冒着被砍頭的風險,臨陣逃脫呢?

明朝中後期,軍隊腐敗十分嚴重,軍中什麼都可以靠錢來買。軍中有錢者可以“買閒”,比如搞急行軍幾十公里之類,太累體能吃不消怎麼辦?沒事,只要你交錢就可以免於訓練,呆在軍營裏睡大覺。買官更沒問題。“總兵”、“副將”、“參將”、“守備”之類,都有價碼,要麼“不跑不送,原地不動”,要麼“既跑又送,提拔重用”。所以,你要是會溜鬚拍馬,捨得下血本,在軍中混個一官半職的,並非難事。

古畫  明朝軍隊(圖片:	Yprpyqp/維基,CC BY-SA 4.0)
明朝軍隊(圖片: Yprpyqp/維基,CC BY-SA 4.0)

當了軍官有什麼好處呢?可以利用職務便利侵吞軍用物資。軍官在營房的建造中或剋扣工程款,或拿回扣,這些錢常常是工程造價的一半以上,可想那些軍中管後勤的軍官該有多肥水,發了多大的財。掌管軍器製造的軍官侵吞料價銀,致使造出的兵器成劣質產品,俗話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真是難以想象用這樣一批僞劣武器,怎麼能在戰場上殺敵制勝。

至于軍官剋扣士兵糧餉,就更多了,朝廷發給士兵的軍餉,軍官都要雁過拔毛,有時候毛拔掉一半,士兵都快成裸雁了,窮困得跟叫化子似的:“在邊軍士多有衣不遮體,食不飽口,疲損羸弱,形容枯槁”。

李鴻基手下的這些士兵也是好久都沒有收到軍餉了。田玉貴本來以爲,隊伍開拔前會補發些軍餉,他也好用這些錢接濟家人。可是現在不但拿不到錢,自己可能還會送命,那父母老婆和孩子可怎麼辦?他越想越急,正好身邊的士兵攛掇大家逃營,他也就戰戰兢兢跟着那幾個往外跑。

現在事情敗露,那幾個看見田玉貴跪下了,也忙不迭一起跪下來給李鴻基磕頭。李鴻基嘆了一口氣,叫他們起來。這幾個士兵他都很熟悉,其實也不見的都是貪生怕死之徒,家家都有一本難唸的經。如果能如數收到軍餉,他們也不至於出此下策。

李鴻基安慰大家,你們彆着急,我再到王參將那兒去催催軍餉。

王參將從睡夢中被叫醒,看到深夜造訪的李鴻基,很不高興。聽了李鴻基爲士兵們催要軍餉的請求,他就更生氣了,暗想,本來軍費就少,我剋扣的這些款項,還不夠跑官用的,哪有錢發給你們!聽說士兵們要譁變,王國非但沒有誇讚李鴻基應變及時,反而暗怪李鴻基多事。

王參將從睡夢中被叫醒,看到深夜造訪的李鴻基,很不高興。(示意圖片:<a href="https://www.soundofhope.org/">希望之聲</a>合成)
王參將從睡夢中被叫醒,看到深夜造訪的李鴻基,很不高興。(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明朝軍官們貪得無厭,慾壑難填,他們還想着法子向朝廷虛報士兵數,“吃空餉”、“吃人頭費”,即軍中本無此士兵,但花名冊上還有名字,上面照冊發餉,錢都進了武將的腰包。爲了多“空餉”,一方面,軍官向朝廷虛報兵數,《明史·袁崇煥傳》記載:士兵只有四萬七,卻虛報十萬,多吃了一倍的空餉;另一方面,對那些“皆苦於饑饉,迫於貪殘,不能聊生,逃亡相踵”的士兵,軍官並不阻止他們逃亡,反引以爲利,有時故意懲罰士兵,逼他們逃跑,這既可貪污軍餉,又可向逃亡士兵索取賄賂。

王國知道李鴻基爲人正直,愛護手下,只得搪塞他說:我這裏也很久沒收到軍餉了。明天咱們會路過金縣。金縣有許多富裕大戶,我去跟知縣說說,先從他那兒支些款項來吧。

到了金縣,王國就去拜會金縣縣令縣令很是客氣,又是誇又是贊,洋洋灑灑發表了一通感言。聽王國提出了犒軍的請求,知縣卻立馬就沒聲了。最後實在無法推脫,才扭扭捏捏地拿出一百兩銀子,說道:本縣物資稀少,貧困不堪,能力有限,這些錢還請笑納。王國和金縣知縣本來就是好朋友,他心照不宣地接過銀兩,沒有吱聲。

出來后王國一琢磨,就這麼點銀子,怎麼分啊,肯定是擺不平。算了,還是留着我自己花吧。可是一幫士兵還在翹首以待,等着補發餉銀呢。一聽隊伍要開拔,卻連半個銅板都沒看到,大夥兒就不幹了。一時間吵吵嚷嚷,一片喧譁。

王國一看氣壞了,命人抓了幾個士兵捆綁起來,要以違抗軍令的罪名將他們就地處死,以儆效尤。李鴻基站了出來,請求王國刀下留人,放了這些士兵。王國本來就對李鴻基不滿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命人將李鴻基一起殺了。

李鴻基豈能束手待斃,他拔出劍來,一劍就砍了這個貪得無厭草菅人命的參將,然後對在場的士兵說:狗官王國濫用職權,營私舞弊,貪贓枉法。既然朝廷治不了他,那我就替天行道,取了他的狗命。這金縣縣令霸佔了軍田,卻一毛不拔,讓弟兄們捱餓受凍,連咱們的父母妻兒們都跟着受累。今天也不能放過了他。

於是一衆兵士跟着李鴻基衝進縣衙門,找到縣令一頓痛打。李鴻基又帶人將王國和縣令貪污的銀兩收繳下來,分給士兵們。士兵們長期受武官和地方官的欺壓,欲訴無門,早就積怨已久。今天眼看狗官們遭了報應,真是揚眉吐氣,分外高興。

最後,李鴻基把士兵們集合起來,對他們說: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我李鴻基今日起義,誓要殺盡天下貪官,爲百姓做主。各位弟兄們分了銀兩後可以各尋出路了。如果有願意跟隨我李鴻基的,我一定不會虧待了各位。

當下,田玉貴等五十幾位士兵毫不猶豫地站了出來,誓要與李鴻基走江湖。李鴻基合計了一下,決定帶這些人投奔鄰近的一支農民起義軍。

古畫 軍隊 【明】佚名《平番得勝圖卷》
李鴻基合計了一下,決定帶這些人投奔鄰近的一支農民起義軍。(示意圖片:【明】佚名)

這支起義軍的頭目叫王左掛,領的一幫人本來就是農民,連兵器都是鋤頭砍刀什麼的,仗着人多勢衆,打家劫舍,逐漸在當地也形成了一股勢力。這天忽然聽說山下來了一幫全副武裝的官兵,嚇了一跳,還以爲是來圍剿的,想不到竟然是來投靠自己的,真是又驚又喜。

兩位頭領見面後互報姓名。那時候農民起義都喜歡起個花名,什麼老回回,渾天王,射塌天。李鴻基不想整那麼些個花裏胡哨的名字,但是又考慮到不要連累家鄉的母親,就決定用以前私塾先生給他起的大名“李自成”。

李自成帶的人馬加入後,無論是裝備上還是戰術上,都大大提高了一個檔次。王左掛的這支起義軍立刻壯大了,當地官府一看實在打不過,就派人以高官厚祿來勸降。王左掛本來也沒見過什麼世面,一聽開出的條件這麼優厚,高興壞了,毫不猶豫就同意了。

可是,官府卻祕密跟王左掛做了個交易,就是要他把手下大將李自成交出來。那麼李自成的命運究竟如何呢?

請看下集《另一義軍領袖被官府收買動殺機 李自成驚險逃過一劫》

https://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3/2018/05/lzc-aj-09b.mp3

更多文章,請點擊【傳奇闖王李自成】系列。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