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豪杰荥阳聚首 李自成出奇招崭露头角(示意图:【明】商喜)
豪杰荥阳聚首 李自成出奇招崭露头角(示意图:【明】商喜)
传奇闯王李自成

另一义军领袖被官府收买动杀机 李自成惊险逃过一劫

【传奇闯王李自成】(10)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7日】(作者:安吉)上篇说到,李鸿基不满军官贪污腐败滥杀无辜的恶行,挺身而出,领着一群士兵起义,投奔了当地的一个农民军领袖王左挂,并用李自成作为自己的称号。

王左挂是当地的一个农民,因为连年饥荒,就带着乡里的一群农民造反了。人家说盗亦有道,可是这帮农民军并不讲什么道,平日里打家劫舍,干的大多是些偷鸡摸狗的事,大到地主家的一头牛,小到农民家的一只鸡,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去抢。

一般的豪门大户家里都有武装家丁,他们来抢劫就和他们对打,所以这帮农民军也不敢惹人家,抢来抢去,抢的都是当地稍微富裕点的老百姓。告到官府那里,官府也象征性地去围剿了几次。可是这官府出兵也是要出枪出炮花银子的,所以只要没有抢到自己头上,他们也懒得去管那些农民军。可是李自成来了就不一样了。

古画 盗贼〔明〕仇英《倭寇图卷》局部
这帮农民军抢的都是当地稍微富裕点的老百姓。(示意图片:【明】仇英画卷局部)

李自成对待手下非常仁慈,但军纪也极为严明,规定任何士兵绝不可以骚扰乡里百姓,对那些遵纪守法平日乐善好施的富户,也网开一面,绝不侵犯。他们的目标是那些为富不仁的豪门恶霸和罪大恶极的贪官污吏。从他们那里收缴到的钱财,除了留下部分作为军队的开支,还有一部分就分给周边地区特别穷苦的百姓。这样李自成的大名就渐渐在当地传开了,有一些人还慕名投奔到李自成的旗下来。

可是这下触犯了利益阶层,官府就不干了,多次出兵前去清剿。他们也知道李自成原是王国手下的一员干将,所以派出的兵力也相当强悍。有一次官府买通了王左挂的一个手下,预先打探好他们要落脚的地方,在那里埋伏了重兵,旨在将王左挂李自成一网打尽。

农民军猝不及防,一场激战相当惨烈。王左挂的那支部队本来装备就差,一看这阵势,拔腿就跑,李自成率领自己的精兵强将断后,以一当十,全力抵抗。来围剿的士兵其实也是当地的老百姓,平常就受尽了欠饷的苦,缺衣少食的非常可怜,有的还私下抱怨干脆投奔李自成算了。所以他们打的并不那么卖力,很快农民军就杀出一个突围的口子。待战事略略平息,李自成也不恋战,率领大家迅速撤退。

李自成的手下田玉贵和一个官兵扭打在一起,一时无法脱身,别人都在撤退,几个官兵就一起过来围攻他。田玉贵眼看不敌,被打倒在地,他心中暗叫不好,看来今天小命休矣,只得双眼一闭,横下心来受死。这几秒钟的时间,就好象几万年,只听得一阵乒拎乓啷的兵器撞击声,田玉贵却觉得自己好象没死啊,睁眼一看,刚才围攻自己的官兵们横七竖八躺倒了一片,李自成宛如天神一般稳坐在一匹白马上,手拎一杆长枪,正以关切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田玉贵一骨碌爬起来,跳上旁边的一匹战马,随着李自成一起绝尘而去。

古画  骑马【唐】韦偃《双骑图》
田玉贵一骨碌爬起来,跳上旁边的一匹战马,随着李自成一起绝尘而去。(示意图片:【唐】韦偃)

这场战役官兵损失惨重,王左挂也吓得不轻。他心里开始怨恨李自成。老子以前虽然抢不着大户,可是也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得挺自在的,还没有人来管老子。现在你李自成来了,队伍是壮大了,可是麻烦也多了。这次是侥幸逃过一劫,下次要再来这么一把,怕是在劫难逃了。

正在那儿烦恼呢,一个手下鬼鬼祟祟溜进来,看四下没人,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递给王左挂,低声说:“是总兵大人的信”。王左挂有些不耐烦地一挥手说,去去去,老子又不识字,谁知道上面写的啥。

手下慌忙展开信件,压着喉咙念给他听。等念完了,王左挂的眼睛也亮了,原来,这是总兵的一封劝降信。信中说只要王左挂肯归降,县城西面方圆百里的地都归他。那片地原来是一个恶霸土豪的,这个恶霸在当地作恶多端,民愤极大,前一阵子被李自成的农民军处死了。总兵在劝降信中说,不仅地归他,连这土豪的家眷都归他使唤。王左挂还记得那个土豪的一众妻妾,个个美貌如花,令他垂涎三尺。可是这李自成,平时就不好女色,不仅自己不碰那些女子,还严禁他们染指,说什么万恶淫为首,劫财不劫色,令王左挂极为扫兴。

古画 人物【清】孙温《红楼梦》
王左挂还记得那个土豪的一众妻妾,个个美貌如花,令他垂涎三尺。(示意图片:【清】孙温)

总兵还说,过往不究,只要他归降了,还给他封个什么官衔,原来的这些人马一半遣送回乡,一半还可以继续由他差遣。这王左挂本来就是个农民,最大的理想不过是当个地主老财,再娶个三妻四妾,那人生就完美了。他面前浮现出恶霸的妻妾们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景象,不禁咧着大嘴笑了起来。

手下见状又说,大人还有一个条件。他凑到王左挂的耳边,轻声说:县令大人要您把李自成交出去,活的死的,都行!王左挂想,这李自成平日里是烟酒不沾,生活俭朴,冒着生命危险抢来的银子,都分给别人花,说是救苦救难,为民做主,你当自己是观音菩萨呀。既然咱们没有共同语言,也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他也知道自己打不过李自成,于是叫了几个心腹过来,设计请李自成第二天晚上来赴宴,在李自成的饭菜里下毒,然后直取李自成的首级。其中一个心腹多了个心眼,问了一句:李自成的手下忠心耿耿,他死了,那些手下怕是不干哪。王左挂恶狠狠地说,那就把他们全杀了。

晚上夜深人静了,田玉贵正要就寝,忽然他的一个姑表亲来找他。这姑表亲和田玉贵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感情很好。当年田玉贵从戎,姑表亲就投奔了王左挂,成为王左挂的心腹。白天听了王左挂的计谋,他最担心的就是田玉贵。他知道,田玉贵的命好几次都是李自成救的,他对李自成感恩戴德,不惜以命相报。他来给田玉贵通风报信,希望田玉贵赶紧躲出去。田玉贵送走了姑表亲,片刻都没有迟疑就赶到了李自成的帐子,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告诉了李自成

古画  【明】唐寅  山水图(局部)
田玉贵送走了姑表亲,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告诉了李自成。(示意图片: 【明】唐寅 山水图局部)

李自成思忖片刻,叫来侄子李过和另外几个手下。他也知道自己和王左挂不是同路人,恐怕无法长久共事,既然王左挂已动了恶念,他不如就此和他分道扬镳,各寻出路。和大家商量了一番,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带领自己的人马离开这里。

其实李自成早有离开此地的想法。当年率部下起义后,他最想投奔的还是舅舅高迎祥。多方打听后才知道,舅舅已经离开了甘肃,转战到陕西去了。他秘密派人到陕西米脂老家,想把母亲接出来,不料母亲贫病交加,思儿心切,在他们离开没多久就过世了。

王左挂旗下的这段时间,他清楚地认识到,农民军要长期生存,必须有自己的基地。象王左挂他们那样打家劫舍,四处流窜,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官兵剿灭的。当然对王左挂这样的人来说,被劝降也不失为一个好结局,可是他们手下的多数人却会落得个无处安身的悲惨下场。李自成这样讲义气的人,是绝不会放弃跟随自己闯江湖的手下。所以即使官府要连李自成一起招降,他也不会同意的。

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带着士兵们去陕西。一来陕西是老家,各方面情况比较熟悉,二来可以和舅舅高迎祥汇合。这些日子他也听到了不少高迎祥的传奇故事。他的这位舅舅人称“高闯王”,虽然是农民军领袖,却喜欢穿一身白袍,干练清爽,书生气很浓。他武功相当了得,打仗时一向冲在前头,冲锋陷阵,勇敢无畏,令敌人胆寒。如果叔侄二人联合起来,力量一定会壮大不少。另外,李自成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要找一处合适的地方作为长期驻扎的基地。老家陕北地处高原,那里沟壑纵横,森林茂密,地形复杂,可守可攻,利于农民军长期生存。

当时的陕西因连年饥荒,义军四起,从1627年至1630年,陕西多地的灾民、失业驿卒和欠饷士兵纷纷起义,给当地利益阶层带来沉重的打击,也使刚刚登基的崇祯皇帝惊恐万状。在对付农民起义的问题上,明朝中央和地方的官员大抵主张剿抚并用。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侍郎杨鹤主张“剿抚并施,以抚为主”的策略,总督陕西军务,试图平息农民起义的熊熊烈火。然而由于多种原因,此政策以失败告终。1631年,杨鹤的手下,强硬派洪承畴被任命为延绥巡抚。他主张以剿为主,对失败或投降的起义军一概格杀勿论,一时间令农民起义军闻风丧胆。

李自成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回到陕北。到了陕北才发现,高迎祥为了保存实力,已转战山西。而洪承筹的人马正虎视眈眈,摩拳擦掌,准备将李自成一行人杀个片甲不留。李自成的人马虽然比刚起义的时候多出不少,但要和洪承筹的精兵劲旅正面冲突,恐怕也完全不是对手。那么,李自成到底能不能逃过这一场劫难呢?

请看下集《大队人马被围困黄河边 李自成祈求上天竟然绝处逢生》

更多文章,请点击【传奇闯王李自成】系列。

责任编辑: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