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豪傑滎陽聚首 李自成出奇招嶄露頭角(示意圖:【明】商喜)
豪傑滎陽聚首 李自成出奇招嶄露頭角(示意圖:【明】商喜)
傳奇闖王李自成

另一義軍領袖被官府收買動殺機 李自成驚險逃過一劫

【傳奇闖王李自成】(10)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7日】(作者:安吉)上篇說到,李鴻基不滿軍官貪污腐敗濫殺無辜的惡行,挺身而出,領着一羣士兵起義,投奔了當地的一個農民軍領袖王左掛,並用李自成作爲自己的稱號。

王左掛是當地的一個農民,因爲連年饑荒,就帶着鄉里的一羣農民造反了。人家說盜亦有道,可是這幫農民軍並不講什麼道,平日裏打家劫舍,乾的大多是些偷雞摸狗的事,大到地主家的一頭牛,小到農民家的一隻雞,只要有機會他們就會去搶。

一般的豪門大戶家裏都有武裝家丁,他們來搶劫就和他們對打,所以這幫農民軍也不敢惹人家,搶來搶去,搶的都是當地稍微富裕點的老百姓。告到官府那裏,官府也象徵性地去圍剿了幾次。可是這官府出兵也是要出槍出炮花銀子的,所以只要沒有搶到自己頭上,他們也懶得去管那些農民軍。可是李自成來了就不一樣了。

古畫 盜賊〔明〕仇英《倭寇圖卷》局部
這幫農民軍搶的都是當地稍微富裕點的老百姓。(示意圖片:【明】仇英畫卷局部)

李自成對待手下非常仁慈,但軍紀也極爲嚴明,規定任何士兵絕不可以騷擾鄉里百姓,對那些遵紀守法平日樂善好施的富戶,也網開一面,絕不侵犯。他們的目標是那些爲富不仁的豪門惡霸和罪大惡極的貪官污吏。從他們那裏收繳到的錢財,除了留下部分作爲軍隊的開支,還有一部分就分給周邊地區特別窮苦的百姓。這樣李自成的大名就漸漸在當地傳開了,有一些人還慕名投奔到李自成的旗下來。

可是這下觸犯了利益階層,官府就不幹了,多次出兵前去清剿。他們也知道李自成原是王國手下的一員干將,所以派出的兵力也相當強悍。有一次官府買通了王左掛的一個手下,預先打探好他們要落腳的地方,在那裏埋伏了重兵,旨在將王左掛李自成一網打盡。

農民軍猝不及防,一場激戰相當慘烈。王左掛的那支部隊本來裝備就差,一看這陣勢,拔腿就跑,李自成率領自己的精兵強將斷後,以一當十,全力抵抗。來圍剿的士兵其實也是當地的老百姓,平常就受盡了欠餉的苦,缺衣少食的非常可憐,有的還私下抱怨乾脆投奔李自成算了。所以他們打的並不那麼賣力,很快農民軍就殺出一個突圍的口子。待戰事略略平息,李自成也不戀戰,率領大家迅速撤退。

李自成的手下田玉貴和一個官兵扭打在一起,一時無法脫身,別人都在撤退,幾個官兵就一起過來圍攻他。田玉貴眼看不敵,被打倒在地,他心中暗叫不好,看來今天小命休矣,只得雙眼一閉,橫下心來受死。這幾秒鐘的時間,就好象幾萬年,只聽得一陣乒拎乓啷的兵器撞擊聲,田玉貴卻覺得自己好象沒死啊,睜眼一看,剛纔圍攻自己的官兵們橫七豎八躺倒了一片,李自成宛如天神一般穩坐在一匹白馬上,手拎一杆長槍,正以關切的眼神注視着自己。田玉貴一骨碌爬起來,跳上旁邊的一匹戰馬,隨着李自成一起絕塵而去。

古畫  騎馬【唐】韋偃《雙騎圖》
田玉貴一骨碌爬起來,跳上旁邊的一匹戰馬,隨着李自成一起絕塵而去。(示意圖片:【唐】韋偃)

這場戰役官兵損失慘重,王左掛也嚇得不輕。他心裏開始怨恨李自成。老子以前雖然搶不着大戶,可是也吃香的喝辣的,日子過得挺自在的,還沒有人來管老子。現在你李自成來了,隊伍是壯大了,可是麻煩也多了。這次是僥倖逃過一劫,下次要再來這麼一把,怕是在劫難逃了。

正在那兒煩惱呢,一個手下鬼鬼祟祟溜進來,看四下沒人,從袖子裏掏出一封信遞給王左掛,低聲說:“是總兵大人的信”。王左掛有些不耐煩地一揮手說,去去去,老子又不識字,誰知道上面寫的啥。

手下慌忙展開信件,壓着喉嚨念給他聽。等唸完了,王左掛的眼睛也亮了,原來,這是總兵的一封勸降信。信中說只要王左掛肯歸降,縣城西面方圓百里的地都歸他。那片地原來是一個惡霸土豪的,這個惡霸在當地作惡多端,民憤極大,前一陣子被李自成的農民軍處死了。總兵在勸降信中說,不僅地歸他,連這土豪的家眷都歸他使喚。王左掛還記得那個土豪的一衆妻妾,個個美貌如花,令他垂涎三尺。可是這李自成,平時就不好女色,不僅自己不碰那些女子,還嚴禁他們染指,說什麼萬惡淫爲首,劫財不劫色,令王左掛極爲掃興。

古畫 人物【清】孫溫《紅樓夢》
王左掛還記得那個土豪的一衆妻妾,個個美貌如花,令他垂涎三尺。(示意圖片:【清】孫溫)

總兵還說,過往不究,只要他歸降了,還給他封個什麼官銜,原來的這些人馬一半遣送回鄉,一半還可以繼續由他差遣。這王左掛本來就是個農民,最大的理想不過是當個地主老財,再娶個三妻四妾,那人生就完美了。他面前浮現出惡霸的妻妾們圍繞在自己身邊的景象,不禁咧着大嘴笑了起來。

手下見狀又說,大人還有一個條件。他湊到王左掛的耳邊,輕聲說:縣令大人要您把李自成交出去,活的死的,都行!王左掛想,這李自成平日裏是菸酒不沾,生活儉樸,冒着生命危險搶來的銀子,都分給別人花,說是救苦救難,爲民做主,你當自己是觀音菩薩呀。既然咱們沒有共同語言,也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他也知道自己打不過李自成,於是叫了幾個心腹過來,設計請李自成第二天晚上來赴宴,在李自成的飯菜裏下毒,然後直取李自成的首級。其中一個心腹多了個心眼,問了一句:李自成的手下忠心耿耿,他死了,那些手下怕是不幹哪。王左掛惡狠狠地說,那就把他們全殺了。

晚上夜深人靜了,田玉貴正要就寢,忽然他的一個姑表親來找他。這姑表親和田玉貴是一起長大的好兄弟,感情很好。當年田玉貴從戎,姑表親就投奔了王左掛,成爲王左掛的心腹。白天聽了王左掛的計謀,他最擔心的就是田玉貴。他知道,田玉貴的命好幾次都是李自成救的,他對李自成感恩戴德,不惜以命相報。他來給田玉貴通風報信,希望田玉貴趕緊躲出去。田玉貴送走了姑表親,片刻都沒有遲疑就趕到了李自成的帳子,把這件事一五一十告訴了李自成

古畫  【明】唐寅  山水圖(局部)
田玉貴送走了姑表親,把這件事一五一十告訴了李自成。(示意圖片: 【明】唐寅 山水圖局部)

李自成思忖片刻,叫來侄子李過和另外幾個手下。他也知道自己和王左掛不是同路人,恐怕無法長久共事,既然王左掛已動了惡念,他不如就此和他分道揚鑣,各尋出路。和大家商量了一番,決定第二天一早就帶領自己的人馬離開這裏。

其實李自成早有離開此地的想法。當年率部下起義後,他最想投奔的還是舅舅高迎祥。多方打聽後才知道,舅舅已經離開了甘肅,轉戰到陝西去了。他祕密派人到陝西米脂老家,想把母親接出來,不料母親貧病交加,思兒心切,在他們離開沒多久就過世了。

王左掛旗下的這段時間,他清楚地認識到,農民軍要長期生存,必須有自己的基地。象王左掛他們那樣打家劫舍,四處流竄,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官兵剿滅的。當然對王左掛這樣的人來說,被勸降也不失爲一個好結局,可是他們手下的多數人卻會落得個無處安身的悲慘下場。李自成這樣講義氣的人,是絕不會放棄跟隨自己闖江湖的手下。所以即使官府要連李自成一起招降,他也不會同意的。

經過深思熟慮,他決定帶着士兵們去陝西。一來陝西是老家,各方面情況比較熟悉,二來可以和舅舅高迎祥匯合。這些日子他也聽到了不少高迎祥的傳奇故事。他的這位舅舅人稱“高闖王”,雖然是農民軍領袖,卻喜歡穿一身白袍,幹練清爽,書生氣很濃。他武功相當了得,打仗時一向衝在前頭,衝鋒陷陣,勇敢無畏,令敵人膽寒。如果叔侄二人聯合起來,力量一定會壯大不少。另外,李自成還有一個想法,就是要找一處合適的地方作爲長期駐紮的基地。老家陝北地處高原,那裏溝壑縱橫,森林茂密,地形複雜,可守可攻,利於農民軍長期生存。

當時的陝西因連年饑荒,義軍四起,從1627年至1630年,陝西多地的災民、失業驛卒和欠餉士兵紛紛起義,給當地利益階層帶來沉重的打擊,也使剛剛登基的崇禎皇帝驚恐萬狀。在對付農民起義的問題上,明朝中央和地方的官員大抵主張剿撫並用。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侍郎楊鶴主張“剿撫並施,以撫爲主”的策略,總督陝西軍務,試圖平息農民起義的熊熊烈火。然而由於多種原因,此政策以失敗告終。1631年,楊鶴的手下,強硬派洪承疇被任命爲延綏巡撫。他主張以剿爲主,對失敗或投降的起義軍一概格殺勿論,一時間令農民起義軍聞風喪膽。

李自成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回到陝北。到了陝北才發現,高迎祥爲了保存實力,已轉戰山西。而洪承籌的人馬正虎視眈眈,摩拳擦掌,準備將李自成一行人殺個片甲不留。李自成的人馬雖然比剛起義的時候多出不少,但要和洪承籌的精兵勁旅正面衝突,恐怕也完全不是對手。那麼,李自成到底能不能逃過這一場劫難呢?

請看下集《大隊人馬被圍困黃河邊 李自成祈求上天竟然絕處逢生》

https://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3/2018/06/lzc-aj-10b.mp3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