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淞滬會戰(圖片:維基)
淞滬會戰(圖片:維基)
抗日衛國民族英雄蔣介石

慘烈的淞滬會戰 蔣介石把日軍完整週密的整套部署全部打亂

【抗日衛國民族英雄蔣介石】(九)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5日】(淑智)上篇說到正當共產黨躲到窯洞裏養精蓄銳的時候,1937年8月13日,國軍將士已經打響保衛家國的淞滬戰役

七七事變爆發以後,日本揚言要“三月亡華”。1937年7月底,北平天津已經相繼淪陷。當時國軍非常被動。大敵當前,蔣介石苦思冥想,制定了一套破解日軍“三月亡華”計劃的戰略——用“淞滬會戰”打頭陣,拖着日本人的軍隊,把他們的路線,從“由北向南”拖成“由東向西”!

這麼打的好處是:

第一,避開平原作戰,阻擋日本人的軍需供應,降低日軍機動性和炮火優勢。

第二,中國西邊是雲貴川,疆域廣闊、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國軍可以“背對基地、邊打邊退,……用空間換時間”。

淞滬會戰、淞滬會戰(圖片:維基)
大敵當前,蔣介石苦思冥想,制定了一套破解日軍“三月亡華”計劃的戰略——用“淞滬會戰”打頭陣(圖片:維基)

關於這個時空佈局戰略,《蔣緯國口述自傳》裏有一個詳細說明:

“父親確實對中國大陸做了詳細的地略分析,所以才決定,要對抗強敵日本,先要替日本做一個打勝中國的構想。他發現,日本如果要侵略中國,肯定把攻勢基地放在北方,由北向南攻擊,把國軍推到東南沿海,如此一來,就能達到三月亡華的美夢。我們的對策是:使日軍由北向南的攻擊改變爲由東向西,把自己的攻勢基地放在大後方(雲貴川),只要基地後門是開着的,我們就有機會,所以我們會花那麼大的勁開發西南公路、滇緬公路和雷多公路。如果父親不是熟讀中國的古戰史,恐怕也不容易體會中國的地理。”

就在蔣公里裏外外重新佈局的時候,日本人還做着“三月亡華”的美夢呢!

日本人的部署跟蔣介石預測的如出一轍:從北平往西南斜線一條下來,直搗西南,之後佔領中國這條線和漫長海岸線之間的半壁江山。也就是從中國地圖公雞脖子開始,往雞屁股上切一刀,整個雞肚子城市最密集的區域,全部佔領。日本參謀本部當時分析:華北軍閥割據、各自爲政,一打就散,不容易發起全面反抗!所以把華北做戰場非常有利!

7月29號,日軍公佈《對華作戰計劃大綱》:“在平津地區對中國軍隊儘量加以沉重打擊。萬不得已不在青島和上海作戰。”日軍參謀本部還不放心,補充規定:“一旦抗日行爲波及華中華南,儘量不要出動陸軍兵力。”

日軍如意算盤,讓蔣介石給廢了。

當時的大上海是著名的“十里洋場”,商賈林立、租界密佈。上海和周邊地區,城市街道、水道密佈,對國軍的輕裝備部隊很有利。而淞滬戰役前,日本在上海駐軍還不到6000人!因爲上海有租界,法租界和蘇州河以南的英、法、美、意4國公共租界,分別有這四國的駐軍,實行武裝中立。日本沒打算在上海開戰,蔣介石出其不意主動求戰!

上海、1930年代的南京路(圖片:維基)
1930年代的上海南京路(圖片:維基)

蔣介石命令國軍張治中的部隊堵塞吳淞口,封鎖揚子江口,向日軍發起“謹慎挑釁”。蔣介石在日記裏說:“此戰不在勝負,而在民族精神之消長。”蔣公很清楚,憑軍事實力,沒法跟日本人打,只能憑血肉和民族精神。

淞滬戰役打響的前一天(1937年8月12日),國軍海軍第1、第2艦隊主力在江陰江面集合完畢。現場氣氛相當悲壯,全體海軍官兵鬥志高昂,誓與日寇決一死戰!之後通濟艦、大同艦、自強艦、德勝艦等艦船,同時打開水底門,開始自沉行動。

這是蔣介石的命令:在江陰長江江面上建立堵塞線,阻住長江航道!具體就是:把船上的炮卸下來以後,在江面上自沉!

阻塞長江航道太重要了!因爲仗一打起來,日本海軍肯定得順着長江水路從側面偷襲淞滬前線國軍的側後方,而且還有沿長江西進威脅首都南京的危險。不堵不行!

日軍爲打通江陰防線,飛機轟炸、艦艇增援,攻了仨月,到上海淪陷也沒衝過去。不過中方的代價太大了。大小船隻炸沉了35艘,國軍海軍幾乎消耗殆盡!海軍將士以慘烈的犧牲拼死掩護了淞滬前線70萬陸軍弟兄的後方,保護了長江下游軍政機關、工礦企業向四川大後方的安全轉移。

江陰堵塞線建好的第二天,也就是1937年8月13日,“淞滬戰役”在上海打響。隨着戰事鋪開,日本人發現,這仗打起來沒完沒了,東一下西一下,死活就弄不出個勝負來!日本總部急了,陸續從日本、中國華北、臺灣各處調兵。真按蔣介石設想的路數發展了:把主力全吸引到南邊來了。

蔣介石部署重兵,下令:“不惜任何犧牲,予以強韌作戰。”

這場強韌作戰太慘烈了!日軍的火力猛如槍林彈雨,佈下一片火海。國軍的武器裝備照日軍差的可以說天上地下,只能靠血肉之軀愣填。戰役每持續一個鐘頭,國軍的死傷數目,就以千爲單位累加。

鬆滬保衛戰、淞滬戰爭、上海戰役、八一三戰役(圖片:維基)
鬆滬保衛戰(圖片:維基)

當時第三戰區司令官馮玉祥說過:“我們的部隊,每天一個師一個師投入戰場,有的不到仨鐘頭就犧牲一半,有的支援5個小時死了3分之2!”一個師多少人哪?一萬五!仨鐘頭就戰死七千五!馮玉祥說:“這個戰場就像大熔爐一般,填進去就熔化了!”倖存下來的國軍戰士後來回憶:當時戰場上到處是戰友的屍體,把黃埔江的水都染紅了。

國軍88師裏頭有個叫蔣堂華的戰士,參加過第1輪進攻。他回憶:“8月15號之後,我們要拿回被日本人佔領的一個大紗廠。我們523團攻進去一個營,中斷他的電網,結果,整個營的人一個也沒回來,都死在裏頭了。”當時很多陣地幾易其手,一會失守,一會搶回來。這種拉鋸戰,堅持了三個月!

仗打得最艱難的時候,蔣介石親自出任第三戰區長官,到前線指揮。蔣公捨生忘死,有一回坐火車趕往前線的半路上遭到敵機轟炸,差點把命搭上。蔣夫人也在撫軍途中被日軍飛機炸傷。

淞滬戰役從1937年8月13日到11月13日打了整整仨月,中日雙方投入的兵力加一起接近百萬人馬,日軍投入兵力37萬人,死傷4萬人;國軍投入75萬人,死傷30萬人。國軍至少有28位團長以上指揮官殉國,85個師全部犧牲。德國幫助訓練的最精銳部隊,四分之三都在淞滬會戰中陣亡,大部分是蔣介石的嫡系部隊。

淞滬決戰讓侵華日軍三月亡華的美夢破滅,迫使日軍拉大戰場,改變戰略走向。戰後,當年在日本投降書上的簽字人、日本外相重光奎就回憶錄說,這是日本的戰略失誤,37萬大軍在淞滬一拖就是一年不說,而且南京淪陷後已經是12月底,氣候寒冷,行動不便,加上長江流域水鄉澤國的地理環境,日軍裝備威力大減。

上海淪陷,南京危在旦夕,蔣介石決定遷都重慶。11月20日,蔣介石發表遷都聲明。他說:“我們始終相信,暴力是不能打垮我們的。終有一天,會由敵人製造的廢墟中出現嶄新的國家,只要地球存在,這個國家就將繼續存在。”

其實上海淪陷直接威脅首都南京,日本考慮到國軍的困境,開始策劃逼蔣投降。沒想到蔣介石出了遷都這張牌!12月13日,南京失陷,侵華日軍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南京大屠殺”慘案。面對殘暴、沒人性、又勢不可擋的日軍,國民黨上層那悲觀情緒,簡直都沒法說了。基本上都是一個看法,跟日本硬打,結果就一個:戰敗、亡國!

汪精衛派系的人就更甭說了,連投降的準備都做好了。大部分文職官員也都主張議和,支持蔣公抗戰的人甚至被嘲笑是不切實際的“唱高調”。

蔣介石知道,這時候所謂的議和,等於是投降。蔣介石橫下一條心:團結全體國民,抗戰!

1937年12月16日,蔣介石發表《我軍退出南京告全國國民書》,向全體國民宣告:

“中國持久抗戰,其最後決勝之中心,不但不在南京,抑且不在各大都市,而實寄於全國之鄉村與廣大強固之民心;我全國同胞,……父告其子,兄勉其弟,人人敵愾,步步設防,……造成有形無形之堅強壁壘,以制敵之死命。”

淞滬會戰,爲中華民國換來一年零三個月的緩衝時間。按照日本原先的侵華路線圖,當年沿平漢線就可以順勢拿下的武漢三鎮,到了第二年10月才被日軍佔領。這一年零三個月的時間裏,整個南中國的學校、工廠、機關,全部得以沿長江西遷,國家基礎得以保全!在那裏,抗戰的力量正在重新凝聚!

請看下集《戰爭最艱難時刻 蔣介石在日記裏準確預言了抗戰兩大轉機》

責任編輯: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