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天降奇冰 轉戰河南絕路逢生(示意圖:【明】佚名)
天降奇冰 轉戰河南絕路逢生(示意圖:【明】佚名)
傳奇闖王李自成

大隊人馬被圍困黃河邊 李自成祈求上天竟然絕處逢生

【傳奇闖王李自成】(11)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9日】(作者:安吉)上篇說到,李自成離開農民軍王左掛,帶人馬來到陝北投奔舅舅高迎祥。豈料明朝大將洪承疇率大軍在陝西清剿農民軍,他不僅大力剿匪,而且殺降。據說有一次他的上司楊鶴讓他清剿一支農民軍,一羣農民當場就投降了。他卻不依不饒,讓自己的士兵把農民軍繳械了之後,一個不漏全部殺掉,當時被他殺掉的投降農民軍有幾萬人。王左掛先投降又造反,後來也死在洪承疇手裏。

李自成回到陝北,才知道舅舅高迎祥爲了保存實力,已帶着人馬轉戰到山西去了。而洪承疇的人馬正虎視眈眈,意欲剿滅陝西所有的農民軍。李自成知道自己實力不夠,就聯合了張存孟的一支人馬,共同抵抗洪承疇

1631年4月,在一次激烈的戰役後,張存孟放棄抵抗,投降了。李自成則率領自己的部下獨自反抗。和洪承疇作戰數次後,他就搞清楚了洪承疇的作戰特點。

洪承疇其實是文官出身,他家境清寒,小時候還幫媽媽賣過豆乾。不過這人極有天賦,23歲就考中了舉人,後來還中了進士。一次韓城被圍,楊鶴手裏無將,情急之下讓還是參將並且完全沒有作戰經驗的洪承疇去抵抗。當時大家都認爲這是送羊入虎口,想不到洪承疇竟然斬殺敵軍三百人,凱旋而歸,一時間名聲大噪。

洪承疇 (圖片:維基)
洪承疇 (圖片:維基)

李自成注意到,洪承疇是那種典型的正規軍打法。比如要圍剿一千農民軍,他就派五千到一萬人馬過去,把農民軍圍得嚴嚴實實,然後先拿大炮轟,轟完了再上騎兵砍,步兵緊跟在後麪包抄過去,見一個砍一個。這陣勢農民軍怎麼受得了,本來就是拿着鋤頭和砍刀造反的,更沒有什麼戰術戰略了,所以洪承疇的大軍一來,農民軍就亂了陣腳,除了受死就是投降了。

李自成的人馬本來就是起義的士兵,平時很注重訓練,在體能和武功方面,比官兵都要強。他們的武器也比較精良,在歷年的戰役中,也繳獲了些大炮。不過李自成知道自己在兵力人數上是無法和洪承疇的人馬抗衡的,他就利用陝北的複雜地形,以及人馬少,行動靈活的特點,揚長避短。明軍來了他們就跑,不和他們起正面衝突。

但是時間長了也不行,因爲老是到處跑就沒法穩定發展。軍隊畢竟還要有糧食供給的,陝北這地方本來就窮,不能老搶大戶。如果不能自給自足,到最後就算沒被打死,可能也得餓死了。李自成早已派人到山西去四處打探,終於找到了舅舅高迎祥。1633年他率領人馬東渡黃河,來到山西和舅舅會師了。

舅甥相見,分外歡喜。高迎祥早就聽說李自成的赫赫戰績,想不到這精壯勇武的小夥子還是自己的外甥,真是喜上加喜。高迎祥拍拍李自成的肩膀說,我既然叫了闖王,你就叫闖將吧!咱舅甥聯手,殺盡天下貪官!

不過山西的情形也不輕鬆,武將曹文詔率千人鐵騎對山西境內的農民軍發起強攻,給農民軍以沉重的打擊。高迎祥李自成不願束手待斃,於是帶領人馬逃到河南。和他們一起跑到河南的還有另一支農民軍,來自延安的張獻忠的人馬。曹文詔在崇禎皇帝的統一調派下,率軍跟到河南,和明朝大將左良玉聯手,繼續打擊從陝西和山西跑到河南來的農民軍。

古畫  軍隊【明】佚名《平番得勝圖卷》局部
武將曹文詔率千人鐵騎對山西境內的農民軍發起強攻,給農民軍以沉重的打擊。(示意圖片:【明】佚名)

高迎祥李自成的人馬無論從人數上還是裝備上都遠遠不敵,他們邊戰邊退,頑強抵抗,一路敗退,最後被圍困在黃河邊上。官兵大軍壓境,農民軍眼見着就要被消滅殆盡,曹文詔就等着喝慶功酒了,誰知人算不如天算,一件意外的事情竟然給河南的農民軍解了圍。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1633年6月,崇禎皇帝接到密報,後金將襲擊山西大同。崇禎皇帝急令戰功顯赫的曹文詔出任山西總兵,帶領大批人馬趕回大同準備防守事宜。剩下的人馬則交給明朝監軍太監楊進朝,繼續圍剿農民軍。楊進朝只是一個太監,並沒有什麼作戰經驗,幾次圍剿均以失敗告終。雙方僵持不下,當年11月,楊進朝接到報告,農民軍願意歸降。

11月份的河南,天氣已經變冷了。農民軍雖然一時不會敗在楊進朝的手裏,但是冬天一到,這些衣服單薄的農民軍恐怕是連寒冷都抵擋不住了,更何況糧草和武器都成了問題。於是高迎祥李自成讓人帶了貴重的禮品求見楊進朝,希望談判求和。楊進朝吃了幾次敗仗,信心大挫,一聽農民軍求和,一時大喜過望,收了禮物就下令暫停攻打,第二天農民軍正式受降。

李自成心裏不甘,悄悄命人打造船隻,希望能夠渡過黃河逃生。可是這造船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午夜,李自成披衣來到河邊,一看這船連個船型都沒有,別說橫渡黃河了,恐怕是一放到水上就得沉底。他知道此計是無法奏效了,心裏很是悲涼,暗想,蒼天啊,我李自成起義是爲了替天行道,爲天下百姓討個說法,絕非爲了一己之私。這幾年出生入死,雖然屢入險境,卻如有神靈護佑,總是能死裏逃生,絕處逢生,感恩蒼天。今日被困在黃河邊上,苦戰數月無法脫身,一衆弟兄們也傷亡很大,實在不能眼睜睜看着他們送死了。明日受降必然凶多吉少,如果我李自成的命能換來弟兄們的平安,我甘願一死。如我李自成命不該絕,但求蒼天明示脫逃之路。

北風在李自成的身邊呼呼地颳着 ,唔咽的聲音彷彿在爲英雄哭泣。不知什麼時候起,天上飄起了鵝毛般的大雪,洋洋灑灑好象要掩埋這人間的不平和悲哀。風越刮越大,李自成如一尊雕像般靜靜的佇立着,目光堅毅地注視着黃河彼岸,彷彿在平靜地接受上蒼的安排。

古畫  風景【明】周臣《北溟圖》
李自成目光堅毅地注視着黃河彼岸,彷彿在平靜地接受上蒼的安排。(示意圖片:【明】周臣)

忽然,一位部下匆匆跑過來,慌慌張張地說,李闖,不好了,氣溫驟降,河水結了冰,就算咱們的船造好了,也不能下水了!李自成聽了非但沒有驚慌,反而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他快步來到河岸邊上查看,果然,寒冷的北風竟然在幾個小時間,讓黃河結了厚厚的一層冰,雪不知什麼時候也停了,放眼望去,面前彷彿一條平坦的通天大道。

李自成毫不遲疑,立刻集結了衆將士,帶好人馬輜重順利穿過黃河,到達南岸。第二天楊進朝還等着農民軍歸降呢,日上三杆了才發現,人家早就跑得不見蹤影了,氣得是火冒三丈。

南岸的明軍完全沒有防備,原以爲黃河這道天塹是自己的天然防衛,誰知道人家李自成這麼好命,竟然從冰上跑過來了。結果南岸多個縣城都輕易被農民軍攻陷,附近城鄉的饑民和欠餉士兵們也不斷加入高迎祥李自成的隊伍。歷經幾個月的清剿,他們這支農民軍不但沒有被剿滅,反而壯大了,一度打到湖廣和四川一帶,所到之處官兵紛紛告急。

1634年,崇禎特設山西、陝西、河南、湖廣、四川總督,以延綏巡撫陳奇瑜擔任五省總督,專門圍剿李自成部隊。這天,崇禎皇帝接到陳奇瑜的一個加急奏告,他說自己通過籌劃,把高迎祥李自成張獻忠等人圍困在陝西興安車箱峽四十餘里的狹長緩衝地帶內。他在奏報中說,十幾支流寇,好幾萬人馬,一頭全扎進這個兩匹馬寬,十里長的峽谷裏,被官兵圍得死死的。幾十天下來,流寇缺乏糧草,死亡過半,已經無力再戰,向朝廷求和。陳奇瑜請求崇禎皇帝允許招安。

招安招安又是招安。上次老天相助,李自成一行人馬得以從冰上逃走,這一次被圍困在山谷裏,他們怕是插翅難飛了吧?

請看下集《起義軍不斷壯大 爲這件事李自成張獻忠一言不合分道揚鑣》

https://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3/2018/06/lzc-aj-11b.mp3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