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江峯漫談0612韓正汪洋
美國會制裁方案列入中共兩名正國級、五名正省部級高官,打擊力度前所未有。(圖片:SOH合成)

江峯: 談美國最強制裁爲何沒直接懲罰中共最高領導人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4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美國國會「共和黨研究委員會」經過一年半的縝密研究策劃,於6月10日發佈了題爲《強化美國以及應對全球威脅》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提出了對中國共產黨有史以來最強有力的制裁方案,並首次將制裁人員擴大到了中共正國級和正省部級高官。

針對人們就這一制裁方案提出的問題,比如,爲什麼是汪洋而不是慄戰書上了制裁榜?爲什麼美國沒有直接懲罰中共最高領導人?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城主江峯先生,在他的「江峯漫談」節目中做出了精闢分析。

制裁方案列入兩名正國級、五名正省部級高官,打擊力度前所未有

美國國會共和黨人6月10日在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提議,對踐踏人權的中國共產黨高層官員實施制裁,制裁對象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汪洋。這份安全報告名爲《強化美國以及應對全球威脅》,是由國會大約150名議員組成的「共和黨研究委員會」(the Republican Study Committee)推出的。報告長達115頁。

第一部分就是關於如何應對美國的頭號“威脅”中國共產黨。報告說:“中國(中共)的宏偉戰略‘中國夢’是要將國際體系轉變爲由中共領導的體系。”報告說,習近平領導下的威權政府,不僅對中國國內,而且對世界各地的自由和人權都構成威脅。報告建議採用“史上最嚴厲的制裁措施”制裁爲侵犯和踐踏人權負責的中國官員。報告提議,對涉港事務的中共官員進行制裁,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港澳辦主任夏寳龍以及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我們知道,夏寶龍和羅惠寧在涉及香港領導職務之前,都是地方黨政大員第一把手,加上報告同時提議制裁的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吳英傑,以及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一下子就五名正省部級高官上榜。這個打擊力度是前所未有的。

江峯表示,韓正上榜是預料中事。韓正是上海幫派出身,儘管江澤民早就天天在念《地藏經》爲地獄生活做準備,原來的軍機大員都已經鳥獸散了,什麼令計劃、周永康、徐才厚,但韓正畢竟是上海出身,加上中共內部根系的盤根錯節,韓正自上而下都有自己的一套眼線人馬。香港因爲一直有曾慶紅的國安隊伍經營,深入香港社會各階層。曾慶紅進入香港走的是黑道,仗着很多黑社會出身背景的大佬進入金融界,所以曾慶紅派系控制香港水很深,包括政治人物、娛樂界、金融界和黑社會,通吃。韓正手裏就是曾慶紅交過來的這一大批人,去年香港「反送中」從韓正控制的港澳辦、中聯辦一直到香港的這些地下勢力,一路刻意惡化形勢,迅速提升定義和平抗議爲“暴亂”,試圖威逼中南海出重手,好讓掌握香港基本盤的上海幫勢力獲得實際控制權。

這個事情本身就讓習近平非常惱怒,尤其是香港區議會選舉情報錯誤,使中共非常被動。所以,韓正是箇中共黨內願意在政治平衡中處於下風的人物,老領導不會出面,自己主管工作做砸了引發國際危機,都可以成爲政治局內部被邊緣化的理由。所以一旦美國韓正實施制裁,那麼他以後的政治前途就是零,最起碼以後出國訪問不方便了,因爲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凍結並禁止在美國的財產交易。美國方面也願意拿韓正下手,不易刺激中共黨內反彈。

制裁汪洋美國對中共全球戰略反制的重大標誌,遠遠超越了香港問題

江峯分析說,但是美國製裁汪洋,真的是一個大動作。當然川普會不會真的下手,還有待觀察,但就這個人選提出來,他就有着超越韓正的意義。爲什麼是汪洋而不是慄戰書?中共人大委員長慄戰書是直接跟「香港國安法」立法有關的,但是對汪洋的制裁,已經超越了香港問題,而是美國對中共全球戰略反制的標誌。

慄戰書是人大委員長,這個職務相當於美國國會的議長,懲罰他,習慣於民主代議制度的西方人有時還不好接受,他不知道中共的人民代表的本質是扼殺民意的代表。而汪洋除了政協主席之外,他有着一個關鍵的實質性工作職務:中共統戰部部長。這個統戰部,英文是United Front Work Department, 其中Front就是前線、前沿陣地的意思。統戰部誕生於戰爭年代,鬥爭色彩依然很濃,美國人一看就知道,這不是普通的政府職能部門,是一個準軍事的服務與對外戰爭、而且是前沿戰斗的部門。

根據工作職能,港澳辦和中聯辦都要接受統戰部的業務指導,統戰部有個三局:就是港、澳工作局,還有僑務局(也跟香港事務掛鉤),就是原來做老華僑工作的這一攤,國民黨元老廖仲愷的兒子廖承志抓的業務。從這一點說,汪洋也跟「香港國安法」實施有關。

統戰部也有單獨的新疆、西藏協調工作小組,新疆的人去麥加朝拜,在境外跟宗教組織接觸,工作小組起作用;監視達賴喇嘛,達賴喇嘛訪問美國,工作小組號召留學生上街,那筆錢也是西藏協調工作小組的專款,中共領事館要回北京跟汪洋報銷的。這次新疆、西藏的中共書記都在制裁名單裏,所以汪洋也跑不了干係。

但這還只是一方面,國會報告中有一句,就是要制裁中共統戰部的所有官員。實際上就是美國意識到中共統戰部不僅侷限於與中國直接相關的事務,對於西方世界的整體滲透,中共統戰部也有着方向性指導和具體工作規劃。包括在各國的華人商會、同鄉會、學生學者聯誼會,甚至直接在美國、澳大利亞召集黨員開會的統促會,統統都是統戰部海外直屬機構。

江峯指出,這次美國國內的大型騷亂,乃至蔓延至歐洲等地的極端活動,後面是中共中央國際部、中調部這些調動國際共運政黨和組織的部門調動的,這在江峯以前的節目中討論過,中共發通知要各國共產政黨和機構起來,阻撓對中共疫情責任的追索,不少政黨和組織也都在報紙上發表迴應。那麼這箇中共國際部、中調部,其實除了一部傳真機以外,在海外沒有實際組織架構,沒有執行人。那麼誰來執行呢?統戰部

從上世紀40年代開始,中共統戰部就跟美國共產黨緊密聯繫,有人有錢。這些年,因爲中共的經濟賄賂利益優惠,有更多的海外僑團降下青天白日旗,升起五星紅旗;在海外對民運人士的打壓當中,到處可見統戰部特務的身影。在紐約法拉盛2008年對法輪功學員的集體攻擊當中,中共特務直接就在華人超市邊上當場發勞務費。這一幕跟當下美國國內的騷亂極其相似,大巴拉送前往中心城市,一天一兩百塊錢,統一着裝,發送小旗子。

江峯評論說,對汪洋的制裁,遠遠超於對香港問題,而是反映了美國政治人物們、近150名議員組成的委員會,已經清楚認識到了中共通過統戰工作,正在美國建立United Front,把鬥爭前沿建立到美國本土來了。因此,對汪洋的制裁有着明確的政治信號,那就是:美國政府隨着對海外留學生、對涉及中共“千人計劃”的間諜行爲的抓捕之外,對於海外華人僑團,對中共統戰系統發展的海外組織,開始進行重點查堵治理了。

誰都知道中美必有一戰,在這種戰爭的準備中,美國沒有理由對來自內部的威脅有任何輕視,那些長期因爲利益而附着於中共的僑團組織和個人,我想也別再抱有僥倖心理了,該選擇了,你不做選擇不站隊,那就是等著別人來認定你的紅色身份了。

解讀爲什麼美國沒有直接打擊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

有網友在問,川普爲什麼不直接打擊習近平呢?對於這個問題,江峯迴答說,美國國會這個制裁方案,首先由國會提出,就是制裁要有法律依據,到執行的時候是川普政府來執行,所以不是川普來打擊是誰,準確地說,是川普遵照國會法案來執行制裁,當然他也保留根據美國國家利益最大化原則決定打誰不打誰的權力。國內老百姓其實心裏都希望能夠實現這個終極打擊,平時城管搶老百姓的水果攤兒,百姓都不敢說話,現在那麼大的官,甚至那個都敢掛在教堂裏的獨裁者都會被美國製裁,當然是很解氣的事情啊。爲什麼不那麼幹呢?

江峯先解釋了法律依據問題。在美國2015年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啓動對獨裁腐敗者、人權侵害者禁止入境、凍結資產的懲罰之前,英美等西方國家就已經開始了凍結獨裁者資產行動,當時主要打擊的是利比亞政權的獨裁者卡扎菲和他的家族企業。聯合國安理會第1970、1973號協定中,除了對卡扎菲之外,他的幾個子女、對外安全局局長、還有他的親信都在制裁名單中;還有利比亞中央銀行和卡扎菲家族控制的金融機構和經濟實體也包括在內。1973號決議承諾,這些被凍結的資產和收益都將用於利比亞人民的福祉。最後卡扎菲真的是窮得衆叛親離,死得比薩達姆還慘。

不僅對利比亞,聯合國安理會曾有過多次凍結某國資產的決議,伊拉克、伊朗、索馬里、蘇丹、朝鮮等都曾經出現在名單上。中共批判美國說,這是美國強行推廣自由民主的工具。好笑吧!這就是民主自由的死敵,獨裁者最害怕的下場,其實美國最早凍結他國政府、個人資產的行動就跟中共有關係。

江峯介紹說,美國有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別以爲它是查帳對帳的普通會計,它可是來者不善,它的前身是二戰時凍結納粹領導資產的機構。這個辦公室正式成立是因爲中共出兵朝鮮,總統杜魯門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藉助這個「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凍結了中共和朝鮮的資產。現在它直接隸屬於美國總統「戰時和國家緊急情況委員會」,可以針對特殊指定的國家和個人進行制裁,也可以對恐怖主義組織或者涉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制裁。它的調查能力,對被執行人資產情況瞭解的細節很多,因爲美國經濟和貿易網路對於全球金融結算系統的掌控,所以只要美國真的要懲罰誰,是很難有倖免的。對於極權國家獨裁者本人的懲罰有很多先例,比如卡扎菲、委內瑞拉、尼日利亞、索馬里等國的最高統治者。

江峯強調說明:對於統治者的懲罰的作用,可以最大限度地中止正在發生的邪惡,可以最大可能地改變造成當事國人民傷害的行動;對於政權更迭,制度選擇,都不在美國的懲罰條文當中。此外,中國不同於以上國家的重要一條在於,擁有核武器,是可以反過來對美國形成國家安全威脅的。因此對中共的懲罰,目的是要讓它有所忌憚,而不是刺激一個很有可能現在理智不清的獨裁者的末日瘋狂,對本國人民和世界造成重大威脅。當然,這種教訓、控制與肆意張狂,最終還是會去到一個臨界點。

對於獨裁者的懲罰依據很多,比如這次疫情,如果查實病毒是人工開發,那就可以作爲大規模殺傷武器來制裁,如果這個制裁針對獨裁者本人,那習近平就不準訪問美國了,其實也就等於徹底斷交了;對於獨裁者的懲罰,也往往可以被認爲是對獨裁政權的宣戰。所以,不到臨界點,不會動大獨裁者。但是如果達到開戰臨界點的時候,制裁獨裁者已經失去制約的意義了。而對於阻止開戰臨界點的到來,只有一個角色能夠完成,那就是獨裁者賴以張狂的土地上的人民,只有人民的覺醒與行動,無論怎樣行動,它的代價都比任由獨裁者發動戰爭要小得多。德國和無數的歷史例證都說明瞭這一點。對統治集團的官員懲罰,是促進這個臨界點的到來,因爲對臨界點到來的恐懼,會促使獨裁政權崩潰與人民的行動。

江峯在節目中還點評了前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接受德國記者採訪時的言論,以及香港因中共因素導致在世界經濟自由度指數、世界新聞自由等方面排位極度下落。希望瞭解江峯節目更多內容,請觀看以下視頻。本節目文字版和音頻文件在《希望之城》均有提供。

江峯的下一集節目,解讀了中共四家媒體上了黑名單的深層含義;還有就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臺灣防衛法」。敬請關注。

江峯的會員網站是在去年芒種這天開通的,好多朋友來捧場,現在一眨眼又是一年了,網站也有些變化,現在叫做《希望之城》,增加了很多節目、也增加了主持人。歡迎前往《希望之城》觀看和欣賞更多節目內容。網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