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杜奎在这破屋里经历了坐怀不乱的事后又在这里停留了几天(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杜奎在这破屋里经历了坐怀不乱的事后又在这里停留了几天(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让他坐怀不乱的这件奇事 却在他五十岁时给他带来了好运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157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2日】(作者:紫君)

君如柳下惠

县丞邱天锦说,西北有位叫杜奎的商人,邱县丞也不清楚他的乡里、籍贯。只说听他说话象是泽潞人。这个杜奎性情刚直,气力过人,很有胆量,从来不怕鬼神。他平时外出遇到空屋破庙,总是铺好被褥独自睡觉,也不会出什么事。

有一次,他偶然路过六盘山脚下,天色已晚,就停下来歇宿,找到一处废堡破屋,遍地荒烟野草,四无人迹,他料想万万不会有盗贼,就解下行李,拴好马。捡了些枯枝烧火御寒,就铺开被褥准备睡觉,要入睡时,听到附近有哭声,仔细听时,好像是从屋后的地下传出来的。

这时他烧的木炭还亮着,屋子里很明亮,有如白天。于是他侧身躺着,持刀等待。一会儿,声音慢慢靠近,已到了窗外暗处,呜呜不停,但一直没有露出身影。

杜奎大声责问道:“我一生没见过你们,是什么鬼怪,可以出来当面跟我讲。”

黑暗中有声音回答道:“我是女人,身上一丝不挂,感到很羞愧,不能相见,如你不嫌弃,允许我到你被窝里来,就有东西遮着我的身体,可以当面同你讲话了。”

杜奎知道鬼怪想媚惑自己,但他也不害怕,就以讥讽的语气说:“你想进来就进来呗。”

只听阴风飒然作响,一位美女已与他同床共枕了。只见她羞容满面,腼腆地蒙面哭诉道:“才不过讲了一句话,我就同你偎依在一起,即使是再放荡的人,也不至于到如此地步。只因我有苦情,不得不向您陈述。因此才如此造次,请您千万不要以为我是淫奔下贱之人。

“这个废弃的土堡原来是一群盗贼住着。有一次,我独自路过这里,被他们劫持,把我的衣服首饰全抢光,然后就绑起来丢到山涧中。夏天浸泡在冰凉的泉水里,冬天埋于积雪之中。沉寂、阴凉、冷冻,说不清我受了多少苦。后来盗贼们被官府抓住伏法,这里废为空墟,极少有人来,我无人可以求告,忍痛至今。今天我听到了空谷中的脚步声,有幸遇到您,这是千载难逢的机缘,所以我忍耻相投,不惜献身。想以我一个晚上的恩爱,乞求你为我买一具小棺木,把尸骨移葬到平原。大概地气稍微温暖些,使灵魂得以安宁。如果您能为我做佛事,超度我早日投生,那您对我的再造之恩,我愿世代侍奉您作为回报。”

说罢抹着眼泪,就把身体投入杜奎的怀抱,桂奎慨然回答道:“我以为你是妖怪,却原来蒙受如此深冤,我虽然喜欢沉湎于花柳丛中,但这样乘人窘急求助之危,要挟别人以满足所欲,那是我这样一个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按理绝不屑于干的缺德事。你如果怕冷,靠近我取暖无妨。如果说偷情,就不如赶快离开这儿。”

女鬼趴在枕头上叩头拜谢,也就不再多言。杜奎拥着她酣睡,她也很自然地被他抱着。天亮的时候,女鬼已不知去向。这样,杜奎就在这里停留了几天,为女鬼安葬,还花钱请来和尚为她做了佛事超度。 

过了几年,杜奎的邻家有个小女孩,一看到他就恋恋不舍地跟在他身后。后来,杜奎已经将近五十还没有儿子,要娶那小女孩为妾,女孩的父母不愿意,但那女孩儿却自己主动要求嫁给杜奎,后来还生了一个男孩,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觉得那小女孩就是那女鬼转世的。

杜奎也真不愧为坐怀不乱奇男子了。

更多文章请点击【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