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杜奎在這破屋裏經歷了坐懷不亂的事後又在這裏停留了幾天(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杜奎在這破屋裏經歷了坐懷不亂的事後又在這裏停留了幾天(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讓他坐懷不亂的這件奇事 卻在他五十歲時給他帶來了好運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57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2日】(作者:紫君)

君如柳下惠

縣丞邱天錦說,西北有位叫杜奎的商人,邱縣丞也不清楚他的鄉里、籍貫。只說聽他說話象是澤潞人。這個杜奎性情剛直,氣力過人,很有膽量,從來不怕鬼神。他平時外出遇到空屋破廟,總是鋪好被褥獨自睡覺,也不會出什麼事。

有一次,他偶然路過六盤山腳下,天色已晚,就停下來歇宿,找到一處廢堡破屋,遍地荒煙野草,四無人跡,他料想萬萬不會有盜賊,就解下行李,拴好馬。撿了些枯枝燒火禦寒,就鋪開被褥準備睡覺,要入睡時,聽到附近有哭聲,仔細聽時,好像是從屋後的地下傳出來的。

這時他燒的木炭還亮着,屋子裏很明亮,有如白天。於是他側身躺着,持刀等待。一會兒,聲音慢慢靠近,已到了窗外暗處,嗚嗚不停,但一直沒有露出身影。

杜奎大聲責問道:“我一生沒見過你們,是什麼鬼怪,可以出來當面跟我講。”

黑暗中有聲音回答道:“我是女人,身上一絲不掛,感到很羞愧,不能相見,如你不嫌棄,允許我到你被窩裏來,就有東西遮着我的身體,可以當面同你講話了。”

杜奎知道鬼怪想媚惑自己,但他也不害怕,就以譏諷的語氣說:“你想進來就進來唄。”

只聽陰風颯然作響,一位美女已與他同牀共枕了。只見她羞容滿面,靦腆地蒙面哭訴道:“纔不過講了一句話,我就同你偎依在一起,即使是再放蕩的人,也不至於到如此地步。只因我有苦情,不得不向您陳述。因此才如此造次,請您千萬不要以爲我是淫奔下賤之人。

“這個廢棄的土堡原來是一羣盜賊住着。有一次,我獨自路過這裏,被他們劫持,把我的衣服首飾全搶光,然後就綁起來丟到山澗中。夏天浸泡在冰涼的泉水裏,冬天埋於積雪之中。沉寂、陰涼、冷凍,說不清我受了多少苦。後來盜賊們被官府抓住伏法,這裏廢爲空墟,極少有人來,我無人可以求告,忍痛至今。今天我聽到了空谷中的腳步聲,有幸遇到您,這是千載難逢的機緣,所以我忍恥相投,不惜獻身。想以我一個晚上的恩愛,乞求你爲我買一具小棺木,把屍骨移葬到平原。大概地氣稍微溫暖些,使靈魂得以安寧。如果您能爲我做佛事,超度我早日投生,那您對我的再造之恩,我願世代侍奉您作爲回報。”

說罷抹着眼淚,就把身體投入杜奎的懷抱,桂奎慨然回答道:“我以爲你是妖怪,卻原來蒙受如此深冤,我雖然喜歡沉湎於花柳叢中,但這樣乘人窘急求助之危,要挾別人以滿足所欲,那是我這樣一個堂堂男子漢大丈夫按理絕不屑於乾的缺德事。你如果怕冷,靠近我取暖無妨。如果說偷情,就不如趕快離開這兒。”

女鬼趴在枕頭上叩頭拜謝,也就不再多言。杜奎擁着她酣睡,她也很自然地被他抱着。天亮的時候,女鬼已不知去向。這樣,杜奎就在這裏停留了幾天,爲女鬼安葬,還花錢請來和尚爲她做了佛事超度。 

過了幾年,杜奎的鄰家有個小女孩,一看到他就戀戀不捨地跟在他身後。後來,杜奎已經將近五十還沒有兒子,要娶那小女孩爲妾,女孩的父母不願意,但那女孩兒卻自己主動要求嫁給杜奎,後來還生了一個男孩,知道這件事的人,都覺得那小女孩就是那女鬼轉世的。

杜奎也真不愧爲坐懷不亂奇男子了。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