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告别洪崖仙人后,帝尧君臣,老将羿率领着三千兵马,一路向彭蠡大泽而去。 (示意图片:明代画作局部 )
告别洪崖仙人后,帝尧君臣,老将羿率领着三千兵马,一路向彭蠡大泽而去。 (示意图片:明代画作局部 )
帝尧的故事

帝尧请教洪崖仙人 对未来事仙人言“天机不能预泄”仅稍加指点

【帝尧的故事】35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日】(作者: 紫君)帝尧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上次我们讲到帝尧一行离了缙云山,这天,将到彭 湖附近,只听得空中有异鸟飞鸣之声,举头一看,却是一个仙人骑了一只青鸾,自西南翱翔而至。

赤将子舆认得是洪崖仙人,高声大叫道:“洪崖先生!洪崖先生!请少停一停,下来谈谈。”

洪崖仙人听见了,就降下鸾驭,先过来与帝尧行礼道:“原来是圣天子在此,幸遇幸遇。”  

又向老将羿赤将子舆拱手道:“久违久违。”

羲叔在旁,亦行过了礼。赤将子舆曾和洪崖在一起为官, 极其相熟,这次相遇,分外欣喜。十分亲热。 

帝尧洪崖仙人,白须鬈鬃 ,鬓发如银,一派仙风道骨,暗想:“赤将子舆说他有三千岁,真是看不出。但是,他能够骑鸾遨游,一定是个真仙无疑。”

遂和他说道:“久仰老先生大名,现在此地相遇,真是生平大幸。不知道老先生自从先高祖皇考上升之后,一向都在何处?高祖皇考现在又在何处?怎么不象老先生一样的降临人世,使某等子孙,可以拜识?”

洪崖仙人道:“贫道在令高祖的时候,虽曾做过几年官,但是后来早已不在朝廷了。一向萍踪浪迹,本无一定的住所。后来在彭蠡湖边一座洪崖山上,爱它风景清幽,就住了很久,并在那里掘井炼丹,有些道友,就呼贫道为洪崖先生,其实洪崖并非贫道姓名 。

“至于令高祖,现住在九重天中的无想无结无爱天上,是最高的一重天,所以不轻易下来。如贫道等,九重天上游玩游玩都很难得,何况居住,所以只好仍在人世间了。”

羲叔在旁问道:“某闻上界有三十三天,何以只有九重?”

洪崖仙人道:“三十三天,是一种天的名字,并非有三十三重天。”

洪崖仙人遇见帝尧
洪崖仙人遇见帝尧 (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

羲叔道:“这三十三天,是否就是九重天中之一重?”洪崖先生道:“不是不是。九重天是清虚超妙之天,三十三天是欲界十天中之第六天。凡人生在世,能够不杀不盗,死后就可以生在三十三天,可见生到三十三天,并非甚难之事, 但还是免不了要轮回人世。清虚超妙天,是正途直上。欲界十天,总名忉利天。”

两人正在问答,帝尧是个圣君,听了这种说话,并无动心稀奇之意。他的心中惟时时以百姓为意,见他们不谈了,就问洪崖仙人道:“前日某在淮水之阴,看见淮水为患。据阴国侯说,老先生的意思认为是天数,并且说将来还有极大极大的灾患,究竟不知有无其事?还请老先生明白见示。”

洪崖仙人叹道:“的确有的,这个真是天意,无可如何。”

帝尧听了不免惊慌,忙问道:“老先生总有仙术,可以挽救。”

洪崖仙人摇摇头道:“实在无法挽救。但是圣天子不要着慌,过五十年之后,自有大圣人出来拯救。”

帝尧道:“是大圣人吗?” 洪崖仙人道:“虽则是大圣人,亦须神仙帮助。”

帝尧道:“是哪一位神仙?” 洪崖仙人道:“天机不能预泄。”

帝尧苦苦追问,洪崖仙人说了三个字,叫作“西王母”。帝尧听了,谨记在心。

洪崖仙人帝尧道:“圣天子此刻到何处去?”

帝尧道:“某此番巡守,拟从三苗国再到交趾去。”洪崖仙人道:“三苗国可去,交趾去不得了。”  

帝尧忙问何故。

洪崖仙人道:“交趾路远,往返勾留约须两三年。贫道仰观天象,恐怕后年春夏之交,天有非常大变,这就是贫道所说,几十年灾害的第一步。帝若远出,不在京师,殊非所宜。所以贫道劝帝,不要到交趾去。”

帝尧又惊问道:“果如老先生所言,大灾骤来,那时某就使在京师又怎样呢?”

洪崖仙人道:“请圣天子斋戒沐浴,虔诚的祷祀天地宗庙,再请这位老将帮忙就是了。”说着,用手指指羿

羿听了,顿时义形于色,说道:“某果能消弭大灾,无不出力。”

洪崖仙人称赞道:“真是英雄!”说毕,遂与众人告辞,又向赤将子舆说道:“我们隔十年再见。”说完之后,跨上青鸾,扶摇而去。

话分两头,现在要说三苗国了。那三苗是驩兜的儿子。自从帝挚时候,他到彭蠡、洞庭两大湖之间立起国来,依照手下名叫狐功的臣子所定的三条政策去实行。

一是实行严刑酷法,使百姓都是重足而立,侧目而视,人人害怕; 

二是 提倡男女性自由,使那些青年男女无不糜烂其中,举国若狂;

第三是使用巫先、巫凡两个大行巫术,驱使低灵, 医治疾病,求福祛灾,亦似乎颇有效果。使得黎民百姓全然不懂善恶有报之理。只以行巫术邪教为主,

十几年时间,把个社会民风搞得道德败坏,人心不再。

所以自三苗立国五六年之后,竟把这些百姓收拾得服服帖帖。叫他们去赴汤蹈火,亦不敢不去。如此还不够, 那三苗、狐功,日夜在那里想称霸中原的方法,平阳帝都城中也 有他的探子,探听朝廷之事。

一日,得到信息说帝尧要南巡了;又说起治兵的时候军容如何的盛大,技术如何的精良;又说起羿与逢蒙比射的神妙;未了又说起帝尧南巡,老将羿带了三千兵士扈从。

帝尧继续南巡了
帝尧继续南巡了 (示意图:清明上河图 局部)

狐功看到这一句,就说道:“带了兵士扈从做什么?尧上次东巡并不带兵的,这次为什么要带兵?若不是有疑我们的心思,就是有不利于我们的念头。好在只有区区三千兵,还不必怕他。”

三苗道:“我们选三万兵去打,一概杀死他,如何?”

狐功道:“不好。只能智取,不能力敌,且看将来情形再说。”

过了几日,亳邑的獾兜亦有信来,说道:“听说尧要南巡,带了兵来,其势不妙。现在与共工商酌,尧所倚靠的就是一个老不死的羿,到那时,最好先将羿弄死了,一切便都可以迎刃而解。但是如何弄死他的方法,可与狐功商量,想来他必定有妙计的。”

  三苗看了这信,又来请教狐功。狐功道:“这个想法,正与小人不谋而合。小人昨日已想得一法,等他们来了,可以叫他们一个个都死,请小主人放心。”

三苗问道:“是什么方法?”

狐功附着三苗的耳朵,叽叽咕咕,不知说了些什么。但见三苗连连点头,接着又怕掌大笑,连声称赞道:“好计好计!果然不愧为智囊。尤妙在泯然看不出痕迹。这个计策,真妙极了!”

自此之后,三苗等将他的计划安排妥当,专等帝尧前来。

且说帝尧等,自从会见过洪崖仙人之后,一路向彭蠡大泽而来。

路上羲叔说道:“从此地经过三苗国,经过鬼方国,再到交趾,路程虽远,但是少则六个月,至多一年,亦可以往还了。臣素来走惯,是知道的。洪崖仙人所说,天将大变,是在后年春夏之交。那么就是到交趾一转,亦尽来得及。何以力劝帝不要去,殊不可解。”

帝尧道:“或者恐朕有意外之延搁,或者须朕返都之后,可以有一种预备布置,均未可知。”

老将羿道:“或者是三苗叛乱,须用兵征讨,因此延迟。三苗如果敢于叛乱,老臣管教杀得他一个不剩!”

赤将子舆道:“现在亦无庸去研究他。总而言之,洪崖仙人决不会说错。既然他这样说,我们总依他就是了。”帝尧听了,甚以为然。于是众人就直奔三苗国而去。

 到了三苗,发生了什么事吗?请您继续收听帝尧的故事第三十六集。 

 【帝尧的故事】36   帝尧见百姓受暴虐 训诫三苗 三苗设宴令帝生疑

更多文章请点击【帝尧的故事】系列。

责任编辑:林靜心/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