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告別洪崖仙人後,帝堯君臣,老將羿率領着三千兵馬,一路向彭蠡大澤而去。 (示意圖片:明代畫作局部 )
告別洪崖仙人後,帝堯君臣,老將羿率領着三千兵馬,一路向彭蠡大澤而去。 (示意圖片:明代畫作局部 )
帝堯的故事

帝堯請教洪崖仙人 對未來事仙人言“天機不能預泄”僅稍加指點

【帝堯的故事】35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日】(作者: 紫君)帝堯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上次我們講到帝堯一行離了縉雲山,這天,將到彭 湖附近,只聽得空中有異鳥飛鳴之聲,舉頭一看,卻是一個仙人騎了一隻青鸞,自西南翱翔而至。

赤將子輿認得是洪崖仙人,高聲大叫道:“洪崖先生!洪崖先生!請少停一停,下來談談。”

洪崖仙人聽見了,就降下鸞馭,先過來與帝堯行禮道:“原來是聖天子在此,幸遇幸遇。”  

又向老將羿赤將子輿拱手道:“久違久違。”

羲叔在旁,亦行過了禮。赤將子輿曾和洪崖在一起爲官, 極其相熟,這次相遇,分外欣喜。十分親熱。 

帝堯洪崖仙人,白鬚鬈鬃 ,鬢髮如銀,一派仙風道骨,暗想:“赤將子輿說他有三千歲,真是看不出。但是,他能夠騎鸞遨遊,一定是個真仙無疑。”

遂和他說道:“久仰老先生大名,現在此地相遇,真是生平大幸。不知道老先生自從先高祖皇考上升之後,一向都在何處?高祖皇考現在又在何處?怎麼不象老先生一樣的降臨人世,使某等子孫,可以拜識?”

洪崖仙人道:“貧道在令高祖的時候,雖曾做過幾年官,但是後來早已不在朝廷了。一向萍蹤浪跡,本無一定的住所。後來在彭蠡湖邊一座洪崖山上,愛它風景清幽,就住了很久,並在那裏掘井煉丹,有些道友,就呼貧道爲洪崖先生,其實洪崖並非貧道姓名 。

“至於令高祖,現住在九重天中的無想無結無愛天上,是最高的一重天,所以不輕易下來。如貧道等,九重天上游玩遊玩都很難得,何況居住,所以只好仍在人世間了。”

羲叔在旁問道:“某聞上界有三十三天,何以只有九重?”

洪崖仙人道:“三十三天,是一種天的名字,並非有三十三重天。”

洪崖仙人遇見帝堯
洪崖仙人遇見帝堯 (圖片: 希望之聲合成 )

羲叔道:“這三十三天,是否就是九重天中之一重?”洪崖先生道:“不是不是。九重天是清虛超妙之天,三十三天是欲界十天中之第六天。凡人生在世,能夠不殺不盜,死後就可以生在三十三天,可見生到三十三天,並非甚難之事, 但還是免不了要輪迴人世。清虛超妙天,是正途直上。欲界十天,總名忉利天。”

兩人正在問答,帝堯是個聖君,聽了這種說話,並無動心稀奇之意。他的心中惟時時以百姓爲意,見他們不談了,就問洪崖仙人道:“前日某在淮水之陰,看見淮水爲患。據陰國侯說,老先生的意思認爲是天數,並且說將來還有極大極大的災患,究竟不知有無其事?還請老先生明白見示。”

洪崖仙人嘆道:“的確有的,這個真是天意,無可如何。”

帝堯聽了不免驚慌,忙問道:“老先生總有仙術,可以挽救。”

洪崖仙人搖搖頭道:“實在無法挽救。但是聖天子不要着慌,過五十年之後,自有大聖人出來拯救。”

帝堯道:“是大聖人嗎?” 洪崖仙人道:“雖則是大聖人,亦須神仙幫助。”

帝堯道:“是哪一位神仙?” 洪崖仙人道:“天機不能預泄。”

帝堯苦苦追問,洪崖仙人說了三個字,叫作“西王母”。帝堯聽了,謹記在心。

洪崖仙人帝堯道:“聖天子此刻到何處去?”

帝堯道:“某此番巡守,擬從三苗國再到交趾去。”洪崖仙人道:“三苗國可去,交趾去不得了。”  

帝堯忙問何故。

洪崖仙人道:“交趾路遠,往返勾留約須兩三年。貧道仰觀天象,恐怕後年春夏之交,天有非常大變,這就是貧道所說,幾十年災害的第一步。帝若遠出,不在京師,殊非所宜。所以貧道勸帝,不要到交趾去。”

帝堯又驚問道:“果如老先生所言,大災驟來,那時某就使在京師又怎樣呢?”

洪崖仙人道:“請聖天子齋戒沐浴,虔誠的禱祀天地宗廟,再請這位老將幫忙就是了。”說着,用手指指羿

羿聽了,頓時義形於色,說道:“某果能消弭大災,無不出力。”

洪崖仙人稱讚道:“真是英雄!”說畢,遂與衆人告辭,又向赤將子輿說道:“我們隔十年再見。”說完之後,跨上青鸞,扶搖而去。

話分兩頭,現在要說三苗國了。那三苗是驩兜的兒子。自從帝摯時候,他到彭蠡、洞庭兩大湖之間立起國來,依照手下名叫狐功的臣子所定的三條政策去實行。

一是實行嚴刑酷法,使百姓都是重足而立,側目而視,人人害怕; 

二是 提倡男女性自由,使那些青年男女無不糜爛其中,舉國若狂;

第三是使用巫先、巫凡兩個大行巫術,驅使低靈, 醫治疾病,求福祛災,亦似乎頗有效果。使得黎民百姓全然不懂善惡有報之理。只以行巫術邪教爲主,

十幾年時間,把個社會民風搞得道德敗壞,人心不再。

所以自三苗立國五六年之後,竟把這些百姓收拾得服服帖帖。叫他們去赴湯蹈火,亦不敢不去。如此還不夠, 那三苗、狐功,日夜在那裏想稱霸中原的方法,平陽帝都城中也 有他的探子,探聽朝廷之事。

一日,得到信息說帝堯要南巡了;又說起治兵的時候軍容如何的盛大,技術如何的精良;又說起羿與逢蒙比射的神妙;未了又說起帝堯南巡,老將羿帶了三千兵士扈從。

帝堯繼續南巡了
帝堯繼續南巡了 (示意圖:清明上河圖 局部)

狐功看到這一句,就說道:“帶了兵士扈從做什麼?堯上次東巡並不帶兵的,這次爲什麼要帶兵?若不是有疑我們的心思,就是有不利於我們的念頭。好在只有區區三千兵,還不必怕他。”

三苗道:“我們選三萬兵去打,一概殺死他,如何?”

狐功道:“不好。只能智取,不能力敵,且看將來情形再說。”

過了幾日,亳邑的獾兜亦有信來,說道:“聽說堯要南巡,帶了兵來,其勢不妙。現在與共工商酌,堯所倚靠的就是一個老不死的羿,到那時,最好先將羿弄死了,一切便都可以迎刃而解。但是如何弄死他的方法,可與狐功商量,想來他必定有妙計的。”

  三苗看了這信,又來請教狐功。狐功道:“這個想法,正與小人不謀而合。小人昨日已想得一法,等他們來了,可以叫他們一個個都死,請小主人放心。”

三苗問道:“是什麼方法?”

狐功附着三苗的耳朵,嘰嘰咕咕,不知說了些什麼。但見三苗連連點頭,接着又怕掌大笑,連聲稱讚道:“好計好計!果然不愧爲智囊。尤妙在泯然看不出痕跡。這個計策,真妙極了!”

自此之後,三苗等將他的計劃安排妥當,專等帝堯前來。

且說帝堯等,自從會見過洪崖仙人之後,一路向彭蠡大澤而來。

路上羲叔說道:“從此地經過三苗國,經過鬼方國,再到交趾,路程雖遠,但是少則六個月,至多一年,亦可以往還了。臣素來走慣,是知道的。洪崖仙人所說,天將大變,是在後年春夏之交。那麼就是到交趾一轉,亦盡來得及。何以力勸帝不要去,殊不可解。”

帝堯道:“或者恐朕有意外之延擱,或者須朕返都之後,可以有一種預備佈置,均未可知。”

老將羿道:“或者是三苗叛亂,須用兵征討,因此延遲。三苗如果敢於叛亂,老臣管教殺得他一個不剩!”

赤將子輿道:“現在亦無庸去研究他。總而言之,洪崖仙人決不會說錯。既然他這樣說,我們總依他就是了。”帝堯聽了,甚以爲然。於是衆人就直奔三苗國而去。

 到了三苗,發生了什麼事嗎?請您繼續收聽帝堯的故事第三十六集。 

 【帝堯的故事】36   帝堯見百姓受暴虐 訓誡三苗 三苗設宴令帝生疑

更多文章請點擊【帝堯的故事】系列。

責任編輯:林靜心/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