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帝尧君臣从老者那里了解清楚了蛊毒、养蛊的各种情况及镶银筷子的用处(示意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
帝尧君臣从老者那里了解清楚了蛊毒、养蛊的各种情况及镶银筷子的用处(示意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
帝尧的故事

传说中养蛊及蛊毒诸情形 帝尧向老者问了个清楚明白

【帝尧的故事】38

【希望之声2020年8月4日】(作者: 紫君)帝尧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上集我们讲到帝尧问那老者为什么要用镶银的筷子

老者听了,叹息道:“不瞒圣天子说,因为要防蛊毒,不得已,才千拼万凑,去弄这双筷子,并非是要奢华,正是古人所谓‘行路难’呀!”

帝尧听了,知道内中必有道理,便问他道:“怎样叫作蛊毒?”

老者道:“圣天子没有听说过吗?这种蛊毒,是谋财害命唯一的好方法。因为害死的人与病死的人一样,丝毫没有形迹可寻,岂不是妙法吗!这个方法,不知起于何年何月,也不知是何人所发明。有人说,是从三苗国传出来的,但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

帝尧道:“这种毒究竟是什么东西,汝知道吗?”

老者道:“听说是一种毒虫的涎沫,或矢粪等。”

帝尧道:“是什么毒虫?”

老者道:“听说这毒虫不是天生的,是人造的。他们于每年五月五日的正午时辰,搜集了蜈蚣、蛇虺 、蜥蜴、壁虎、蝎虿等种种有毒的动物,将它们盛在一个器皿之中,上面加了盖,重重压住,勿使它们逃去;一面念起一种咒语去压制它们。过了一年之后,打开来看,内中各种毒物因饥不得食不免自相吞噬,到得最后,只剩了一个,就叫作蛊。

“它已通灵,极善变化,而其形状不一。有些长形的叫蛇蛊;有些圆形的叫蛤蟆蛊;有些五彩斑斓、屈曲如环,名叫金鼋蛊。此外还有蜥蜴蛊、蜣螂蛊、马蝗蛊等等,种种名目,就是各种毒物互相吞噬,最后剩下的一个是什么,就叫作什么蛊。详细情形,亦不得而知。据说金蚕蛊最毒,亦最灵幻。”

老者喘了口气,接着说:“ 养蛊的人家,米筐里的米可以吃不完,衣箱里的绸帛可以用不完。一切金宝珠玉,自会凭空而来,贫穷人家,可以立刻变成大富。但是有一项可怕,就是那蛊虫是要吃人的,每年至少须要杀一个人去祭它;若不去祭它,它就要不利于养蛊的主人,跑进他胸腹之中,残啮他的肠胄,吃完之后,和尸虫一般的爬出来。你想可怕不可怕呢?所以养蛊的人家,往往开设旅舍或饭店,专等那孤身无伴的旅客来,下了蛊去弄死他,供这蛊虫吃。这种害人,是出于不得已,但是其他专门以此而谋财害命的,亦不少。”

说到此处,羲叔接着问道:“这种旅舍、饭店如此凶恶,久而久之,外间总有人知道。虽则中毒而死,与病死一样,寻不出痕迹,不能加之以罪。但是大家怕了,竟没有人去投宿,那他怎样?”

老者道:“他们害死的,都是远方孤客,不知道此中情形的人。一年之中,总有一个两个撞来送死。至于近地的人,他亦不敢加害的。假使竞没有人来送死,那养蛊的主人只有自受其殃,或儿子,或女儿,或媳妇,只能牺牲了,请蛊虫大嚼。小人曾听见说,有一处养蛊之家,一门大小竟给蛊虫完全灭尽,这亦可谓自作自受了。”

老者告诉帝尧,他们害死的都是远方孤客(示意图片:〔明〕戴进画作局部 )
老者告诉帝尧,他们害死的都是远方孤客(示意图片:〔明〕戴进画作局部 )

羲叔道:“竟没有方法可以避免吗?”

老者道:“小人听见说,有一种嫁蛊之法,养了蛊之后,觉得可怕了,赶快将蛊虫,用锦绣包裹了,里面又将金宝珠玉等等,安放其中,它的价值,要比蛊虫弄来的加一倍,包好之后,丢弃大路之旁。假使有人拾了去,那蛊虫就移至他家,与原养的主人脱离关系了。假使包内金宝珠玉之类,不能比蛊虫摄来的加一倍,则蛊虫不肯去。假使没有人肯来拾,那蛊虫无处可去,仍旧寻着原主人,原主人必至灭门而后已。所以养蛊容易去蛊烦难,真是危险而可怕之事。”

老将羿道:“小小虫儿,弄死它就是了,怕什么?”

老者连连摇头道:“弄不死呢,弄不死呢。它已通灵,仿佛是个鬼灵,倏忽之间,能隐形而不见,你从何处去弄死?它倒能够钻入你的肚皮之内,弄死你呢。就使你捉住了,它是脚踏不烂,刀斫不断,水淹不死,火烧不焦,你奈何得了它!”

帝尧道:“竟没方法可以弄死它吗?”

老者道:“不知道,小人听说的有这么两件事,也不知确切不确切。一个是有个读书人,偶然清晨出门,看见一个小笼,里面盛着银器,他捡起来拿到室中,便觉得股上有物蠕蠕而动,一看是个金蚕,其色灿然,捉而弃之,须臾又在股上,无论如何,弄它不死,并且赶它不走。一个朋友知道了,就和他说:‘你上当了,人家嫁出的金蚕蛊,你去娶来了,是很难对付的。”

老者接着说道:“那读书人听了,懊丧之至,回去告诉妻子道:‘我不幸得到这个金蚕蛊,要想养它起来呢,于理不可;要想转嫁它出去呢,照例要加倍的银器,我家贫哪里拿得出?而且做人也不可以这样做的。我不能再去害人。想来是我前世的冤孽,早晚要让它啮死,横竖总是个死,不如我把它吃掉,听天由命吧。

“说着,就将那金蚕蛊嚼了吞下去。

“妻子大哭,说他是必死的了,但是没想到,久之无恙,这个书生后来他的寿命还很长。大家说这个是至诚之极,感动神灵,妖不胜正,上天给他除了这个毒。这可算一种方法,然而不能照搬的。”

老者又说道:“还有一个,是养蛊的人家,因为无法供给蛊虫,大遭荼毒,全家人口,几乎都被蛊虫食尽。内中有一个人,异想天开,竟跑到地方官那里去求告,求他救援。可巧遇到一个地方官,是很仁慈干练的,竟接下了这个 。 

”他督促公役,亲自到这家住处细细搜查。但是蛊虫能隐形,能变化,哪里搜查得出呢!那地方官回去发愤研究,得了一个方法。第二日,捉了两只刺猬,带了公役,再到他家,将刺猬一放。可怪那刺猬,如猫捕鼠一般,东面张张,西面嗅嗅,那躲在榻下或墙隙中的金蚕蛊,刺猬将它的刺一挑,统统都擒出来,咬死,吃去。这又是一个方法了。”

羲叔等听了,大以为奇,都说道:“这个真真是一物降一物了!" 

帝尧又问道:“那么汝的银镶筷子,究竟有什么用处呢?”

老者道:“是这样,凡养蛊的旅舍食店,总是拿了蛊的涎沫或粪暗放在食物中来害人的。要防备他,据说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当面叫破。将要饮食的时候,先将碗敲几下,问主人道:此中有蛊毒没有?这么一来,其法自破,就不会中毒了,但是不知有效无效。

“还有一个,就是用银筷或象牙筷。因为这两种筷子,都可以试毒的。象牙筷遇毒就裂,银镶筷见毒即黑。小人孤身来往,深恐遭凶徒之暗算,所以不得不带银筷子了。”

老者告诉帝尧,用银筷或象牙筷,都可以试毒的(示意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
老者告诉帝尧,用银筷或象牙筷,都可以试毒的(示意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

羲叔道:“中了蛊毒之后,是否立刻就发作吗?”

老者道:“听说不一定,有的隔一日发作,有的隔几日发作,甚而至于隔几年发作的都有。这边妇女,近来最欢喜自由恋爱,尤其欢喜与中土人恋爱,因为中土人美秀文雅。你在中土,有妻无妻,她都不计较。她既和你发生恋爱之后,决不许你抛弃她,除非她另有所爱。如果你要回中土去,看望你的家人妻子,她亦答应。不过要你约定,过多少日子转来,原来她早已下蛊毒在你的肚里了。

你假使按期而至,她自有药可以给你解救。假使不来,到那时便毒发而亡。照这样看来,岂不是隔几年发作的都有吗?”帝尧等听了这话,不觉恍然大悟,才知道三苗的毒计,真是厉害。

当下帝尧又问道:“养蛊的人,看得出吗?”

老者道:“人的面貌是看不出的,至于他的家庭里,是看得出的。跑到他家里去,只见他洁净之至,一无灰尘,这个情形,就有一点可疑了。

“还有一种,养蛊的人家,到得夜间,往往放蛊虫出来饮水,如流星,如闪电,如金光。假使看见有这种情形,就可以知道:这份人家,一定是养蛊的。”

帝尧等听了又恍然大悟,便又问道:“养蛊究竟是用什么东西养的,汝可知道吗?”

老者道:“小人只知养金蚕蛊是用梁州地方所出的锦。它每日吃四寸,如蚕食桑叶一般。因为金蚕产于梁州,以后才蔓延各处,所以须用梁州锦,其余小人却不知道。”

帝尧听了,便不再问,赏赐那老者不少的财物,足以养他的老,养他的孤寡,使他以后不必再做这个负贩的生计了。那老者欢天喜地,拜谢而去。

这里羲叔等觉着三苗如此之阴险凶恶,无不痛恶切齿。老将羿尤其忿忿不平,请帝尧下令征讨。帝尧道:“事虽的确,然而毫无证据。他可以抵赖,岂不是倒反师出无名,不如且待将来吧。”老将羿只得罢休。 

 之后帝尧羲叔等一班人,沿沅水而下, 一路回到了平阳。一日视朝,得到华邑的奏报,说道:“太华山上现在发现一条大蛇,六足四翼,甚为奇怪。查到志书,知道这蛇名叫肥𧒭 ,它出现则天下大旱。究竟可信与否不可知。但既有此说,且关系天下,不敢不以奏闻。”

帝尧看了,就向大司农道:“去年朕遇到洪崖仙人,曾说天有大变大灾。现在果有此异物出现,难道就是旱灾吗?天数虽定,人事不可不尽,汝去预备吧。”大司农答应,立刻发文书通告天下,叫人们修缮池泽,蓄储水量,不在话下。那么,洪崖仙人说的大灾难是不是旱灾呢?  

更多文章请点击【帝尧的故事】系列。

责任编辑:林靜心/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