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国经济,信用卡,美联社图片。
中国消费者信用卡债务规模创记录。(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6日】(本台記者贺景田綜合報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导致中国许多人遭遇减薪失业,拖欠的信用卡债务短期贷款数量不断增加,达到创纪录规模,银行互联网贷款机构正在采取激进的手段催促借款人偿还债务。

中国消费贷欠款规模创记录

《华尔街日报》6月16日报道,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蔓延,今年1月以来,中国有许多人被困在家中数月,遭遇减薪失业,其信用卡债务短期贷款等数量不断增加,规模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据中国市场研究公司艾瑞谘询(iResearch)估计,中国今年拖欠消费贷款的应收账款总额可能达到人民币2.8兆元(合3,770亿美元),比2019年底增长14%,比五年前增长超过一倍。该公司的数据显示,拖欠的贷款中有一半是信用卡债务,其余来自非银行贷款机构。

欠债人被追债

贷款机构正在加紧追回借款人所欠的债务。许多机构还引入收债人来追踪欠款人,说服他们还钱。这些贷款机构有传统的银行,也有近年来涉足金融服务业的一些中国顶级科技公司的子公司。

近年来,智能手机和移动应用的普及让数以百万计的人更容易从在线贷款机构获得贷款。许多借款人在申请贷款时提供了家人和朋友的联系方式。

30岁的Zhou Dan住在中国东部城市宁波,她曾是一家宠物产品出口公司的职员,4月份被解雇,当时她背负着大约人民币30万元(约合42,122美元)的贷款和信用卡欠款。Zhou说,她之前借钱投资了一个朋友的公司,而这个朋友的生意也很差。

Zhou称,在未能偿还中信银行信用卡最低还款额的一天后,她接到了10多个电话和一条短信,这种情况持续了数周。她被告知,如果不偿还总计人民币41,445元(约合5,840美元)的贷款,她可能会失去信用卡、被起诉并面临追债人上门追债。

Zhou还受到了代表美团点评一个部门的追债人的催款。Zhou表示,她的祖母、父母和一名前人力资源同事也接到了电话,并被要求转告Zhou偿还拖欠该公司的人民币1万元。短信内容显示,Zhou可能被列入政府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Zhou说,收债人现在更加肆无忌惮了。她正在找一份新工作,以便偿还部分债务。她表示已不再接听她不认识的号码打来的电话。

一家小型建筑公司的联合创始人Ye Bin称,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停工,他自2月份以来一直没有任何收入。早些时候,他从一家名为小花网络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在线信贷机构借款超过人民币3万元(合4,207美元),从平安银行借了人民币4万元(合5,609美元),为自己的生意提供资金支持。

Ye称,5月10日,也就是小花贷款到期日后的次日,他接到10通讨债电话。之后,他每天接到20通电话,他的姐/妹夫也在10分钟内接到七、八通电话。

今年31岁的Ye表示,他延期偿还债务的请求被拒绝,讨债公司告诉他,他们会继续打电话和发短信给他的家人和同事,直至他偿还贷款。

其中一条短信称:“我们会不断找在乎你的人出来,看看你爸妈受不受得了?自己造的孽,让他们帮你一起分担?”

Ye说,他还接到了平安银行的无数催款电话。

中国债务催收公司催债模式

中国经济下行,消费者拖欠银行信用卡和互联网贷款机构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这给专门收债的行业带来机会,中国出现了成千上万的债务催收公司,它们或独立运营或与多个贷款机构签约,从收回的钱中赚取佣金。

过去几年,中国曾出现过用身体暴力和死亡威胁来迫使欠款人还债的催收人。

2018年,准官方机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National Internet Finance Association of China)发布了催收公约,内容包括债务催收人不得骚扰与借款人无关的人员,不得使用威胁或侮辱性语言,不得冒充政府机构或执法官员等。

北京锦创合生科技有限公司雇佣了数以百计的人员,代表银行和持牌在线信贷机构追债,其创始人王晓婷今年41岁。

王晓婷表示,催款的技巧在于找到处于不同年龄段、不同文化背景的借款人的痛点。

她说,中国年轻人的贷款违约率正在上升,对他们而言,打电话给他们的父母和朋友往往有助于提高贷款收回率。她还称,如果电话打给雇主,年纪较大的借款人更有可能还债。

她表示,公司对收债人员每天打给个人的电话数量进行了限制,并使用软体来检测某些敏感词语的使用情况,但她对此未作详细说明。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